西沙海战:人民海军首次对外亮剑/何立波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何立波

导语: 1974年1月17日至20日,在毛泽东的亲自决策下,中国人民解放军对入侵我西沙永乐群岛海域的南越海军进行了自卫反击。这是一场维护中国领土主权的正义斗争,是我人民海军舰艇第一次同外国海军作战,也是我人民海军同陆军及民兵联合,在海军航空兵、潜艇和人民空军的支援下,第一次在远离大陆条件下的海上和岛屿与敌作战。西沙海战是中国海军在处于劣势的情况下取得的胜利,“创造了以小舰打大舰的成功战例”,赶跑了侵略者,捍卫了国家主权和领土完整,向世界证明了中国海军的力量。

西沙群岛地处南海的交通要冲,是中国西出印度洋、南至印度尼西亚的必经之地,不仅战略地位十分重要,而且资源丰富,因而近代以来一向为帝国主义所觊觎。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西沙群岛中的一些岛屿一度被法国侵占,其后又被日本占据。二战结束后,西沙群岛连同中国南海诸岛全部归还中国。1951年月8 15日,中国政府在《关于美英对日和约草案及旧金山会议的声明》中,严正指出:“西沙群岛和南威岛正如整个南沙群岛及中沙群岛、东沙群岛一样,向为中国领土。”此后,中国政府曾多次申明这一立场。

然而,从1956年到1958年,南越当局先后侵占永乐群岛的珊瑚、甘泉、琛航和金银四岛。在中国政府的抗议和国际舆论的压力下,才被迫撤走了侵占甘泉、琛航和金银岛的军队,但仍保留着对珊瑚岛的侵占。

1973年1月签订《巴黎协议》后,美军撤出南越,却留下大批武器装备用以增强南越军队的实力。当时,以阮文绍为首的南越政权自认为其海军力量已跻身世界十强,野心勃勃地企图侵占中国西沙群岛。9月,南越当局非法宣布中国南沙群岛中的11个岛屿划归其福绥省管辖。

1974年1月15日,南越当局不顾中国政府的警告,派驱逐舰“李常杰”号(舷号16)进入我西沙永乐群岛海域,对在甘泉岛附近进行生产的中国南海渔业公司捕鱼船402号、407号渔轮进行袭扰,并炮击甘泉岛,要求中国渔轮离开海区。1月16日,南越当局又增派驱逐舰

“陈庆瑜”号(舷号4),占领了甘泉、金银两岛,公然降下岛上的五星红旗,严重侵犯我国领土主权。

从以政治斗争为主到“立足于打”的策略转变

主持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叶剑英接到西沙形势的报告后,立即向周恩来总理作了汇报。1月17日晚,周恩来与叶剑英研究决定,加强巡逻和采取相应的军事措施,保卫西沙群岛,保卫中国领土不受侵犯。随后,周恩来和叶剑英写了一份报告,送给毛泽东,提出应通过加强巡逻及其他相应军事措施,保卫西沙群岛。毛泽东在报告上郑重批下两个字:“同意!”他还指出:“看来,不打一仗,不足以维护中国的海洋权益!恩来、剑英的意见很对!”

鉴于南越当局在西沙群岛一带的挑衅活动越来越频繁,经叶剑英同意,总参已指示南海舰队立即派两艘猎潜艇先到永兴岛待命;要提高警惕,掌握好情况并及时上报;说理斗争要与1月11日外交部声明口径一致。南海舰队即命“271编队”(由两艘猎潜艇组成)迅速从榆林起航,于17日上午抵达永兴岛。

1月17日,叶剑英副主席指示总参:“西沙的斗争开始了,要立即组织班子,加强值班,注意掌握情况,准备打仗。”根据叶帅和总参的指示,广州军区迅速作出相应决定:“派南海舰队广州基地扫雷舰队第十大队396、389号舰和榆林基地猎潜艇七十三大队271、274号艇,进至西沙永乐群岛附近海域执行巡逻任务,并派

4个武装民兵排分别进驻晋卿、琛航、广金三岛”,“再 派猎潜艇第

七十四大队281、282号艇驶抵西沙永兴岛附近

执行支援任务,同时命令我南海舰队航空兵第

二十二团派两架飞机,在永乐群岛上空侦察巡

逻,并命令军区空军再派一部分兵力进行增援。”一场保卫西沙群岛的正义之战即将打响。

1月17日下午两点,西沙前线指挥员在271号艇开会,决定成立统一的“海指”,由魏鸣森和王克强、王锡纯、王崇云、罗梅盛等五人组成,以榆林基地副司令魏鸣森为负责人。15时15分, 271编队带一个民兵排和物资起航出港,直驶晋卿。

1月17日18时,在永乐群岛海域,南越驱逐舰“李常杰”号和“陈庆瑜”号对中国402、407号渔轮进行挑衅。18时20分,我舰警告越舰: “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海军舰艇,你舰立即离开我领海。”“海指”通知我民兵准备登上晋卿岛,命令274艇准备协助民兵下船。这时,南越4号舰向我海军发灯光信号:“我们是在越南共和国领海内巡逻,你舰离开我领海。”我舰再次给越舰发灯光信号:“自古以来西沙就是中国的领土,这是不可否认的,你舰立即离开!”越舰此后没有再回应。19时44分,越舰在珊瑚岛抛锚。17日19时19分, 271舰在晋卿岛西岸锚泊。18日2时22分,经过5个小时的紧张换乘、装卸,保障民兵50人一个月使用的战斗、生活等物资全部运上了晋卿岛,并立即构筑工事防敌偷袭。

18日,南越当局更加猖狂,两艘驱逐舰在羚羊礁北侧8次冲撞中国渔轮,将我407号渔轮的驾驶台撞毁。我舰再次发出警告,敌舰挂起“操纵失灵”的信号旗逃逸。当晚,南越当局又增派驱逐舰“陈重平”号(舷号5)和护卫舰“怒涛”号(舷号10)到达永乐岛海城。至此,南越海军参战舰艇已达4艘。为挫败南越当局长期霸占我西沙群岛的阴谋,南海舰队奉命加强了派往西沙巡逻的兵力。18日中午,281编队在猎潜艇第七十四大队大队长刘喜中、副政委张

昭玉的带领下抵达永兴岛待命; 14时21分,南海舰队航空兵两架飞机至永乐群岛上空侦察巡逻。396编队在扫雷舰第十大队大队长左崇义、副政委杨富荣的指挥下,于18日晚22时30分驶抵晋卿岛锚地,与271编队会合,加入西沙战斗部队序列。

1月18日16时10分,三艘南越驱逐舰组成楔形队形,从珊瑚岛驶出,驶向我海军271、

274艇锚地。我舰艇发现后立即起锚,全速迎敌。敌舰见我方已有戒备,遂向珊瑚岛退去。午夜,人民海军扫雷艇296、389号与271、274艇会合,加入巡逻编队。

1月18日17时30分,“海指”开会,分析敌情,研究对策。经过研判后认为:几天来,南越军兵力不断增加,态度强硬,疯狂挑衅,逐步升级,很可能乘我军兵力薄弱抢时间先发制人。如果今晚或明早敌后续舰艇赶到,进攻可能提前到明晨或上午。其目的是巩固已占岛屿,攻击我舰艇、武装渔船和守岛民兵,夺取永乐全岛,实现其侵占我西沙野心的第一步。我们的对策是:立足于打,作好最困难的准备。若越舰就目前这三艘,我们现有的两艇和在途中的两舰加强巡逻,巩固东三岛(广金、琛航、晋卿),像今天一样与敌周旋;若越舰今晚或明天上午增至4或5艘,则我281编队于明天拂晓前赶到晋卿加入海指战斗序列,应付意外;渔船明早去羚羊礁和甘泉岛活动,一是钳制敌人,二是侦察掌握情况; 391舰、389舰若今晚能赶到,明晨去广金西2 — 4海里巡逻机动; 271、274艇明晨在晋西2 — 3海里机动巡逻; 281、

282猎潜艇在晋、琛两岛之间机动待命。

18日22时2分, 396编队赶到晋卿岛,因风大浪高,无法登陆。“海指”随机向396编队通报了敌情和作战部署各舰艇的战斗序号及396、

389舰的任务,要他们作好战斗准备。

虽然装备远不及敌方,但是我方战术非常有效

18日夜,“海指”收到广州军区转来的总参的指示:“现南越海军4号、16号舰已到永乐海域,有一个班已上金银岛,24人已上甘泉岛,为了维护我国领土主权,对于越伪集团非法窃据西沙之珊瑚等岛和对我渔轮的挑衅活动,必须进行坚决的斗争。在同越舰斗争中,应始终坚持说理斗争的原则,我舰艇、飞机和民兵,在任何情况下均不打第一枪;如越舰首先向我攻击,我应坚决自卫还击。要求教育参加这一斗争的全体同志,明确认识这一斗一争的复杂性,要严格掌握情况,随时注意越舰的动向,掌握好对敌斗争的政策和策略,加强请示报告,更好地完成任务。”广州军区还要求海南军区投入1个步兵营和1个85炮营,并配电台,随时驰援西沙。西沙前线的对敌斗争,统一由榆林基地副司令员魏鸣森负责。

19日上午7时许,南越“陈庆瑜”号和“陈重平”号运送40余名越军士兵,强登琛航、广金两岛,与敌相持。琛航岛上我民兵与敌军展开说理斗争,严肃命令他们离开我国领土。南越士兵不听劝阻,径直前行。就在这时候,随着一声螺号响,树丛、堑壕里突然钻出了一群民兵,吓得敌军掉头就跑。民兵端着刺刀,把敌人赶下了海滩。这时,敌人爬上橡皮舟,有几个却赖着不走,指着海上的敌舰,比比划划,大意说是舰上当官的逼着他们来的,空着手不敢回去,请求给写个字条,好回去交差。民兵负责人苏敏京掏出钢笔,在一张纸上写上一行大字:“西沙群岛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领土,决不容许任何人侵犯!”几个敌军得了纸条,登船离去。与此同时,广金岛上,敌军竟然首先向民兵开枪。我民兵愤然还击,毙敌1人,伤敌

3人,直打得敌军逃回己舰。

直接登岛受挫后,南越海军改变了战术,试图在海战中讨回便宜。19日10时22分, 4艘南越军舰在占据有利阵位后,突然一齐向我海军编队4艘舰艇发起猛烈炮击。我海军舰艇在密集的炮火下接连中弹,少数人员伤亡,被迫进行自卫反击。

我海军虽处于政治上的主动,但在装备上却处于明显劣势。南越驱逐舰“李常杰”号吨位为2040吨,“陈重平”号和“陈庆瑜”号舰吨位分别为1776吨和1253吨。最后赶到的“怒涛”号护卫舰,吨位也达到了650吨。而中国海军的扫雷舰艇和猎潜舰没有一艘超过600吨的。

到1月19日清晨双方正式交战时,中方4艘舰艇吨位加在一起都不及一艘南越“李常杰”号驱逐舰,悬殊可见一斑。

南越海军率先开炮的消息报到北京,总参作战指挥室的空气顿时紧张起来。叶剑英副主席不断地向参谋人员询问战况,同时命令参战海上编队“狠狠地打,坚决消灭敌人!”

西沙海战一开始,敌人兵分两路向我猛扑过来。敌“陈庆瑜”号、“陈重平”号舰摆开八字形阵势,将我271、274艇包围起来,妄图凭借有利阵势和优势装备压倒我方。根据敌我双方装备情况和战场态势,我编队指挥员果断命令采用近战手段与敌厮杀。接到命令,我两个舰艇编队开始高速向目标接近:猎潜艇七十三大队271、274号艇分别攻击“陈庆瑜”号和“陈重平”号; 396、389号则分别攻击“李常杰”号和“怒涛”号。我军指战员第一轮射击就打掉了敌“陈庆瑜”号舰的雷达天线,打得敌舰指挥台碎片四飞,还击伤“陈重平”号驱逐舰。我389、396舰则与敌“怒涛”号、“李常杰”号巧妙周旋。官兵们密切配合,团结一心,死死咬住敌舰,不给其喘息之机。“李常杰”号被击中起火,仓皇逃避。我389、396舰随即调转火力,打击“怒涛”号。双方相向运动,越战越近,出现了接弦拼搏的场面,人民海军的手榴弹和冲锋枪都发挥了威力。敌“怒涛”号遭到重创,失去控制。

19日10时42分, 389舰因受伤严重,舰身开始倾斜。“李常杰”号以为有机可乘,遂全速扑来。魏鸣森看到389舰上浓烟滚滚,便发信号问:“389舰战斗情况怎样?” 389舰回答:“火扑不灭,操纵失灵,后舱大量进水,要求援救。”魏鸣森问:“能否自航去琛航登滩?” 389舰回答:“可以。”魏鸣森下令389舰立即去琛航登滩,并令396舰立即撤出战斗,保护389舰安全登滩。389舰在抢滩时,我方两艘渔轮前来保驾,请求在两舷把该舰架住,不使其下沉。389舰舰员为了渔民的安全,不让他们靠近。渔民划着舢板,冒着舰上弹药随时可能爆炸的危险,毅然登上389舰,参加灭火和抢救伤员,直到舰员全部撤离。

在389号舰遭到重伤后,一直在外围观望的“李常杰”号驱逐舰遂掉转船头直向我389号舰奔来,妄图进行偷袭。389舰长肖德万看穿了敌人的阴谋,果断下达命令:“掉转炮口,对准敌6号舰猛轰!”敌舰越来越近,肖德万果断下令:“朝着敌舰,冲过去!”全舰官兵下定决心,决不让敌人逞凶狂!就在这紧急的时刻,我398舰高速驶来。两艘兄弟舰并肩战斗,密切协同,向敌舰发起了猛烈炮击。“李常杰”号见势不妙,怕遭我两舰夹击,掉头逃往外海。“陈庆瑜”号和“陈重平”号也无心再战,丢下受伤的“怒涛”号仓皇逃走。“怒涛”号摇摇晃晃向羚羊礁方向行驶。11时49分, 281、282两艘猎潜艇由永兴岛赶来增援。12时12分, 281、282艇追上“怒涛”号并开火。敌舰起火爆炸,14时52分沉没于羚羊礁以南2.5海里处。

乘胜收复甘泉、珊瑚、金银三岛

随着我舰艇编队作战的胜利进行,叶剑英同刚复出担任中央军委副主席兼总参谋长的邓小平等商量,下决心乘胜收复被南越反动当局侵占的甘泉、珊瑚、金银三岛。经报告毛泽东主席批准,1月20日,叶剑英签署了坚决收复甘泉、珊瑚、金银三岛的命令。

令人担心的是,支持南越反动当局的美国政府,派出一支舰艇编队,从菲律宾附近海域向我南海方向驶来。叶剑英经请示周恩来同意立即派出一支舰队南下,改应付可能发生的意外情况。经周恩来批准,中央军委调东海舰队第六支队第十八大队的4艘导弹护卫舰南下,支援西沙前线。军舰由北调往南海,要经过台湾海峡,一般情况下要遭到台湾当局海军舰艇的拦截或岸炮的攻击。在之前的25年里,人民海军舰艇南北调防都要绕道公海,避免与台湾当局海军发生冲突。而此次军情紧张,绕道公海来不及,毛泽东指示:“直接走!”当人民海军导弹驱逐舰编队抵达东引岛一侧准备穿越海峡时,台当局“国防部”请示蒋介石是否拦截。蒋介石的回答是:“西沙战事紧哪!”就这样,人民海军导弹驱逐舰编队便顺利通过台湾海峡,这也是人民海军首次通过台湾海峡。

1月20日,南越当局派遣“麒麟”号驱逐舰

运载约一个营的兵力,在离永乐群岛40多海里海域企图增援珊瑚岛。20日3时11分,“海指”根据广州军区和南海舰队的指示,命令猎潜艇第281、282号艇前出至甘泉、金银岛以西海区,搜索和截击敌舰锚地,并打掉敌可能来援的“麒麟”号驱逐舰。敌舰因害怕被歼,后撤回岘港。

1月20日7时46分,南海舰队第四十四大队所属四艘舰艇和捕鱼船402、407轮由琛航岛启航,于9时35分抵甘泉岛。南海舰队第二十二团、三十四团先后出动飞机7批26架次,在永乐群岛上空掩护登陆作战。登陆部队利用橡皮舟、舢板换乘登陆,乘南越守敌士气低落,我军顺利收复甘泉岛。20日8时25分和9时44分,输送第二梯队的四十二大队所属四艘舰艇、396扫雷舰先后由琛航岛启航,向珊瑚岛进发。

甘泉岛战斗刚结束,收复珊瑚岛的战斗随即也打响了。10时35分,指挥舰以及4艘护卫舰和扫雷舰上的火炮一齐向珊瑚岛射击。五连和侦察分队的指战员在强大炮火的掩护下,分乘橡皮艇和舢板从东西两个方向朝珊瑚岛冲击。突然,五连的一艘橡皮艇因被敌人的子弹穿破翻到海里。战士们从海水里钻出来,捞起武器,踏浪冲击,迅速占领了滩头阵地。盘踞珊瑚岛的30多名南越官兵,被迫向岛中央撤退。为了争取时间,离岸700多米的两栖侦察队,不顾浪大水急,纷纷跳到海里,泅渡上岸,与五连官兵一起,向岛中央猛冲过去。撤退到岛中央的南越官兵有的钻进了灌木丛,有的躲在暗堡里。在中国军民的严密搜索下,他们大多举手投降,只有躲在暗堡里的少数顽固分子继续乱放枪。战士们用机关枪封住暗堡的射击孔,不时地用手榴弹往暗堡中塞,并用越语高喊:“缴枪不杀!优待俘虏!”南越官兵狼狈不堪,用刺刀挑着白裤当白旗,从碉堡里走出来投降。中国军民继续搜索,又在灌木丛中活捉了南越侵略军的最高指挥官范文鸿少校。

20日11时55分,输送第三梯队的猎潜艇275艇由琛航岛启航,向金银岛进发。12时35分至41分进行火力准备,先在该岛西北侧利用橡皮舟输送一个排登陆,收复了金银岛。

至此,中国人民解放军参战部队和民兵顺利地收复了甘泉、珊瑚和金银三岛,五星红旗又一次在这些岛屿上高高飘扬。

此次收复西沙永乐群岛海战,历时2小时零8分钟,我击沉敌护卫舰“怒涛”号,击伤敌驱逐舰“李常杰”号、“陈庆瑜”号、“陈重平”号,毙伤敌“怒涛”号舰长以下约百余人,协同陆军收复了珊瑚、甘泉和金银三岛。在登岛作战中,毙敌3人,俘敌49人,其中包括南越岘港军队守岛最高指挥官、第一军团少校范文鸿以下48人和美驻岘港领事馆联络官科什。此次战斗中,我389号舰重伤,在琛航岛抢滩过程中第271、274、396舰轻伤,政委冯松柏、副舰长周锡通以下18人牺牲,伤67人。我军参战部队不畏强敌,以劣势装备打败了装备优势之敌,表现出顽强的战斗力。

为纪念西沙永乐群岛自卫反击战中牺牲的烈士,1974年4月5日,海军党委决定在西沙琛航岛、榆林红沙市各修建一座烈士纪念碑,使烈士的英魂同蓝色国土永世共存。■

274号猎潜艇重创敌舰后凯旋

中国海军281号猎潜舰

389扫雷舰全体指战员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