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霸王”葬身鱼腹—人民海军首次舰对空作战/陈辉

—人民海军首次舰对空作战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陈辉

导语:人民海军自成立以来,谱写了一个个海战传奇。其中,人民海军首次舰对空作战,不是依靠现代化的大舰和舰空导弹,而是靠小炮艇创造的奇迹。1954年5月,4架蒋军飞机冒充我机,突然袭击停泊在浙江东矶列岛港湾里的我护卫艇中队。我军识破了其阴谋,在舰长傅益民指挥下,完成了一场激烈的海上对空作战。

1954年5月下旬的一个早晨,4架飞机在蒋军盘踞的大陈岛上空打圈子,敌人的地面高射炮向飞机猛烈地攻击着,炮弹在高空炸开了一朵朵白菊。

“是我们的飞机吗?还是敌人的飞机在搞鬼?如果是我们的飞机,为什么不丢炸弹?不对,是敌机!”在我军护卫艇上担任对空了望值班的水兵刘杨武发现了这一情况,并迅速作出判断。事实证明,他的判断是准确的。

近一个月来,有好几次敌机在我艇看不见听不到的外海上空向西北飞去,然后再由西北大陆方向飞过来,在蒋军盘踞的大陈岛和一江山岛上空打圈子,做俯冲射击的姿势。敌人的地面高射炮也稀稀拉拉地向飞机开炮,但炮弹总是打在飞机的屁股后面,不一会儿,飞机编好队,突然向我艇攻击。这次敌人是故伎重演。

“报告指挥,是敌机!”刘杨武从机型和马达声中判断出这是美制F- 47螺旋桨战斗轰炸机。转眼功夫,4架敌机已向由4艘艇组成的护卫艇中队疯狂扑来。原来,这4架蒋军飞机是想冒充我机,对停泊在浙江东矶列岛港湾里的我护卫艇中队搞突然袭击。

“消灭它!”艇长傅益民下达命令。水兵们马上在敌机前面空中用炮火筑成一道火墙。遭受突然打击的敌机还虚张声势,打信号表示是“自己人”。水兵不予理睬,用炮弹回敬它们,敌机架不住,露出狐狸尾巴逃跑了。

刘杨武判定敌人又在耍老把戏,用望远镜紧紧盯着飞机。过了几秒钟,飞机又直向炮艇的上空飞过来。

4架敌机发现我艇队已经起锚开动,知道偷袭不成,向西北大陆方向飞去。但我们的水兵们早已看穿了其鬼把戏,毫不放松地警惕着。

果然不一会儿,一号敌机扭过头来,由西北大陆上空向炮艇冲过来。炮兵马上熟练地操作手中的武器,炮口死死咬住敌机。舰艇上的指挥台是敌舰、敌机攻击的主要目标。艇长傅益民态度镇定,右手拿着望远镜,观察一号敌机的航向,左手不时测着风向和风的压力。

一号敌机从上风进入攻击炮艇的战斗航向了,表明它已经瞄准好,只要再经过数秒钟时间的接近,就要向高炮艇发起攻击。

“右二十,高速前进!”炮艇猛地迎着上风前进,将敌机置于炮艇的下风,使敌机失去了准确的攻击目标。这时,各艇集中炮火,连续拦击一号敌机。一号敌机还没来得及向我艇开炮,就被打得冒着一股浓烟向南逃窜了。

其他3架敌机在炮艇上空划了一个长圆圈,直冲过来。狡猾的敌人妄想用低空扫射的战术,集中火力消灭我军炮艇。一场激烈的海上对空作战马上就要开始了。

舰长傅益民站在指挥台观察敌机,此时敌机的高度已经降低到和他的视平线一样高了。他又迅速扫视了一下整个舱面,炮手们都在聚

精会神地瞄准敌机。一切都准备好了。但还存在一个问题:怎样在打击敌机的同时,避开敌机的扫射?因为现在敌机是低空向炮艇攻击,距离近,时间急促,目标清楚,炮艇运动困难。

此时二号敌机已贴

着海面冲了过来。“前进!”傅益民迅速指挥炮艇向前运动。二号敌机更近了。机身上的美制“F- 47”字样甚至敌机驾驶员的脑袋都已清晰可见。

“各炮自行射击!”傅益民声音一落,全艇炮火立刻向敌机飞去。只见二号敌机机头往上一拉,开始做扫射动作。傅益民定神一看,敌机两翼各装有三门炮,马上命令将炮艇开出敌机的机翼外避开扫射,但已经有些来不及了。

“对准敌机腹部,全速前进!”傅益民下达口令。

炮艇刚进入敌机腹部,敌机就开始扫射了。顿时,炮艇两边的海水像沸了一样翻腾起来。但由于敌机腹部宽,又没有炮,我艇身窄,所以没有一颗炮弹打中炮艇。敌机却被各艇炮火打中,冒着烟,燃烧着栽进海里。

紧跟在后面的三号敌机见我艇没有损伤,马上修正战斗航向,从艇的左方向炮艇扫射。继四号敌机扫射过后,三号敌机又绕到另一个角度向炮艇冲过来。不间断的轮番扫射开始了。

傅益民知道在敌机的轮番扫射下,一定会有人负伤,但就是没有人向他报告,他不得不下命令:“谁负伤,向我报告!”没有一个人回答。刘杨武的左腿负了伤,鲜血沿着小腿流到脚下,但他没有吭声,照样搬炮弹。主炮突然发生了故障,他冒着敌人的炮火忍痛跳上炮位,排除了故障。他的右腿又被打了一个洞,两腿支撑不住,不能搬炮弹了,于是就爬上炮位,帮助战友向敌机射击。这时,一门高射机关炮发生了故障,不能连发,使用这门炮的炮手除王品章外,其余人都负伤了。紧要关头,多打一发炮弹,就多一点儿胜利。刘杨武用尽全身的力气跳上高射机关炮的炮位,用脚顶牢炮座,右手揪住炮的腰档,左手拉炮闩,拉一发打一发。两架敌机见这艘炮艇还在向自己猛烈还击,开始实施一招毒辣的手段:桅杆轰炸。两架敌机降低到原来的高度,一前一后,向炮艇冲来。

但傅益民早就料到了这一招。但如何反击桅杆轰炸的敌机?又如何避开敌机的轰炸?他苦苦思索着:“如果让敌机对我艇瞄准好,进入战斗航向,我再用敏捷的动作避开敌机,敌机就来不及修正航向和角度。对!等敌机进入向我艇攻击的战斗航向,我们艇的航速和航向改变得越快,敌机丢弹误差就越大,炸弹命中的可能性也就越小!”

两架敌机的距离迅速缩短。傅益民目不转睛地观察着敌机攻击炮艇的动作。三号敌机进入到炮艇的正前方,转眼间到达了投弹圈。炸弹脱离敌机,对着炮艇飞来。情况万分紧急,只要三四秒钟就要炸中炮艇了。“左满舵,全速前进!” “是,左满舵,全速前进!”随着舵手的复诵口令声,艇身一震,向左一侧,炮艇全速前进。炸弹的呼啸声越来越大。突然,在炮艇右舷十多米的水面爆炸了一颗炸弹,接着又是一颗。紧接着,四号敌机的炸弹也丢在右舷的远处。我方兄弟炮艇的炮火打得更猛了。三号敌机丢了炸弹还没拉起机头,就向海里栽去。四号敌机被吓傻了,转头向南逃窜。

激烈的海上对空作战结束了。敌人两架轰炸机报销,小炮艇战大机群的传奇也载入了海军史册。■

20世纪50年代海战中我军的护卫艇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