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饶集中营的两次暴动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郑复龙

导语: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后,国民党政府为掩盖事变真相,在江西上饶设立了集中营,企图磨灭新四军被俘人员的革命斗志。为了求得生存,重返抗日战场,狱中党组织几度酝酿集体越狱。经过缜密部署,狱中志士与敌人展开生死搏杀,终于在1942年成功发动茅家岭暴动,开创了党领导的集体越狱成功的先例。此后,狱中秘密党组织又与敌人斗智斗勇,在严酷的斗争环境和突生变故的形势下,展开了跌宕起伏的赤石暴动计划,最终突出魔窟。

震惊中外的皖南事变发生后,国民党政府企图掩盖事变的性质,开脱罪责。为掩盖事变真相,防止陆续被俘的3000多名新四军将士重返战场,蒋介石和国民党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在皖南的汀潭将被俘的新四军人员编成3个训练大队,并于1941年1月26日成立“第三战区司令长官司令部训练总队”。在清查被俘人员时,国民党发现新四军军官很多,便撤销3个训练大队番号,改为按军官和军士分别集中,设立了“军官队”和“军士队”。1941年2月27日,国民党中央政府军事委员会颁发了密件《新四军被俘官兵的管训实施办法》。据此,第三战区在3月将被俘人员迁往江西上饶,形成了以周田为大本营,包括李村、七峰岩、茅家岭、石底等处,规模庞大的上饶集中营,专门关押“军官队” 650人;另一处“第三战区长官司令部特别训练班”(简称特训班,即茅家岭监狱)关押三战区情报专员室转囚过来的“政治犯”和在事变中搜捕到的新四军星散人员110人。两部合计约760人。同时,在铅山县永平镇设立了“军士队”集中营。1942年4月,三战区将“军官队”和特训班合并,改编为“战时青年训导团东南分团”,下设两个大队六个中队,为所谓的“战时青年训导团”所属各分团中人数最多、规模最大的一处法西斯集中营。监狱所在地周围的树木皆被砍光,山头上架着铁丝网,岗哨遍设,森严戒备。

上饶集中营实施的是所谓“政治感化教育为主,军事训练为辅”的方针,其实质是政治上灌输顽固派的反共毒素,达到迫使新四军被俘人员“自新”的目的;军事训练是个幌子,以此为名从肉体上折磨摧残革命志士。

到了1941年秋天,上饶集中营的斗争环境更加恶化。为了求得生存,重返抗日战场,狱中秘密党组织开始酝酿集体越狱。囿于条件限制,几次小规模的越狱行动都遭遇了失败,但也逃出一些星散的人员,无疑为囚禁于法西斯黑牢的新四军将士带来了一线希望之光。

茅家岭暴动开创集体越狱成功的先例

上饶集中营的新四军将士曾尝试过多次越狱斗争,如“特训班”三区队在临时支部项克清、陈念棣、胡永康等策划下,早在转移来上饶途中曾计划暴动,由于组织工作不严密,惊动了看守,集体暴动受挫。石底监狱集体暴动时机不成熟,个别越狱的三位同志挖墙潜逃后,由于地形不熟又重陷魔掌。以李胜、沈韬、阮世炯等为骨干的第三中队秘密党支部,于1941年10月“双十节”集体暴动,由于叛徒的出卖而告流产。

1942年初夏,茅家岭监狱中的秘密党支部,利用时机,避过特务盯梢,开始酝酿暴动计划。

在统一认识的基础上,他们一致推选了曾有过丰富斗争实践的王传馥、李胜、宿士平、

陈子谷、吴越5位党员组成暴动委员会,由李胜担任军事指挥。他们缜密地制订了暴动方案,从暴动时机的选择、夺枪力量的配置、暴动的行动步骤和越狱后的行动路线,以及与地方党组织的联系办法等都进行了通盘的考虑,并开始了各方面的秘密准备,难友们也开始加紧锻炼身体,增强体质,不去激化与看守特务的矛盾,以放松其警戒。他们密切注视形势的变化,等待着暴动时机的到来。

5月25日上午,监狱卫兵排长带了两个班长外出开会,几个卫兵又相邀结伴到上饶城游玩。下午,特务管理员带几个卫兵押送两个新来的犯人到杨家湖专员室受审。傍晚,王传馥假借向管理员报告情况为由,要看守开启囚室大门,在管理员室、卫兵排长室、卫兵室转了一圈,证实平时一个排的卫兵,此时只剩下两个下士班长及三四个卫兵了。他回到囚室立即把情况报告李胜。暴动委员会当机立断,决定立即暴动。按原定夺枪计划,李维贤借故肚子疼要看守打开囚室大门,在天井洗衣的杨才配合下,一起把监狱东侧门关上,将守在大门口的卫兵关在门外。

李胜见时机成熟,指挥难友迅速分头向第一、第二卫兵室及管理员、卫兵排长室夺取枪支武器。此时东侧门外的卫兵开始向内开枪。他们迅速调整突围方向,改为砸开西侧门冲出去。李胜、王传馥把生返的希望留给战友,殿后掩护。王传馥中弹负了重伤,他催李胜赶上暴动队伍,自己则独自与卫兵搏斗,沉着地利用地形,投出一颗手榴弹,把一个卫兵炸死。由于伤势过重,王传馥后来被敌人活埋在茅家岭。从茅家岭暴动出来的25人,赤手空拳夺得轻机枪2挺、手提机枪2挺、步枪8支、手榴弹39个,成功地冲出牢笼,重返抗日战场。这场暴动开创了上饶集中营集体越狱成功的先例。

第六中队谋划“以不变应万变”暴动预案

茅家岭暴动成功的消息传到“周田监狱”,极大鼓舞了第六中队举行集体越狱的决心。此时,日寇侵占浙江金华,5月31日攻陷衢县。国民党部队望风而逃,日寇长驱直入,侵占江山,逼近上饶。三战区长官司令部一片慌乱,匆忙向闽北溃逃,并决定将上饶集中营迁移到闽北。这无疑为第六中队准备暴动提供了难得

的机会。

关押在周田监狱的第六中队秘密党支部决定紧紧抓住集中营转移途中的有利契机,举行全队集体大暴动。筹谋暴动由党支部书记沈韬总策划,陈念棣负责组织工作,王羲亭(王东平)为军事总指挥。他们议定,整个行动过程必须采用单线联系,最大限度防范泄密。由于暴动是既定在押解途中进行的,途中不可能过多临时议事,因此指定王羲亭事先通盘考虑了一个“以不变应万变”的暴动方案,具体制定出夺枪暴动和徒手暴动两个行动预案。暴动预案的主要内容包括:

(一)暴动时机。原则上限定在集中营迁移福建的途中举行,具体时间要根据有利的“预想地带”准确后而定,由军事总指挥见机行事。

(二)暴动方式。以夺取看押宪兵武器为主,实行统一集体暴动,夺抢成功后,组织“交叉火力”和“侧射火力”阻止宪兵追击。根据现场情况变化,不排除实现不夺枪暴动。

(三)为了防止途中议事过多,暴露机密,党支部授权王羲亭负起总责,统一指挥暴动军事行动。并选定李铁飞、王征野、陈慰慈分任一、二、三分队的军事指挥,每分队组织一个3人组成的夺枪小组,负责夺取宪兵机枪。

(四)由军事总指挥王羲亭事前规定了暴动发起信号、开始行动信号、加强决心信号和情况变化时撤销暴动的信号,让每个参与者事先熟记于脑,遇事不慌,步调一致。

(五)暴动后的队伍去向为武夷山区,与中共福建省委领导的游击队接上组织关系,争取早日重返抗日战场。

第六中队党支部谋划的这次越狱暴动,把行动时间牢牢限定在集中营迁移到闽北途中,体现了“背水一战”的越狱决心。整个行动过程,除了严密军事组织行动外,最关键的是要求军事总指挥王羲亭如何准确寻找暴动最有利的“预想地带”和“稍纵即逝”的行动契机。

当第六中队党支部决定要在集中营撤往闽北途中举行集体暴动,并作出具体方案之后,一个需要反复考虑与慎重决策的问题,即是要不要将暴动行动计划普遍传达到全体党员和非党员。普遍传达的好处是可以让全体在押同志有参加暴动的思想准备,明确行动的具体要求和各自的任务,做到众志成城,步调一致,临阵不慌,遇变不惊。但是,如果有人不慎泄密或叛变告密,其后果是非但暴动不成功,还会招致灭顶之灾。党支部反复考虑,一致认为,一年多集中营残酷的斗争中,第六中队全体在押同志都经受了严峻的人生考验,是一个值得信赖和依靠的战斗群体,应当将暴动行动计划普遍传达到全体党员和非党员,以利集体行动。为此,党支部向全队在押人员传达了行动计划,

布置每个人的具体任务,并立下一条铁的纪律:为防止引起宪兵特务警觉,在暴动的命令没有下达前,任何人不得单独行动,以确保集体暴动方案绝对实施,真正做到统一部署、统一指挥、统一行动。

形势突变,生死相搏的赤石暴动

上饶集中营在日军逼近上饶时仓促向闽北转移,迁移线路是从江西上饶出发,经铅山县石塘镇,越过闽赣边界的分水关,经福建崇安县境(现武夷山市),到达建阳县(现南平市建阳区)徐市乡的老鼠排。

6月5日凌晨4时,关押在上饶集中营6个中队的数百名新四军将士在荷枪实弹的宪兵、特务严密监押下,开始长途跋涉。为防范囚犯途中逃脱,押解队伍前后配备两个宪兵班作前后卫;中队之间相距30米,并配有一个加强的宪兵班,每个班装备两挺轻机枪和若干手榴弹。集中营特务头子张超还宣布了6条命令,违者就地正法:中队之间相距30米,不得拉长缩短;不准擅自离队、掉队;休息时,要大小便需举手报告,不得擅自走动;行进途中不得交头接耳;不准唱歌喧哗。

押解队伍于6日傍晚到达铅山县石塘镇,接到命令在此休整几天。第六中队囚禁在一所小学校楼上。党支部借此机会对途中特务、宪兵的兵力部署和活动规律进一步交流。

就在队伍准备离开铅山石塘的前一天,即

6月14日晚上,却发生了突发事件。宪兵特务为了整肃第六中队,预防暴动出事,突然对他们视为“危险分子”的沈韬(秘密党支部书记)、周奎麟(支部委员)、王铁夫(暴动夺枪组组长)、黄培刚和汤定波(暴动骨干)等5人进行严刑拷打,试图窥测第六中队的动向。5位同志在严刑逼供面前视死如归,严守了暴动的机密, 6月16日深夜被特务秘密杀害于崇安县境的大安村。

6月15日清晨,押解队伍离开石塘,继续向闽北转移。出发前,第六中队中队长特工刘振珂向全队训话,并宣布:一、为了减少长途行军的疲劳,本队官长的行李另雇民夫挑运,抽个别强壮囚犯给宪兵当挑夫;二、从这里继续往南,就要进入武夷山区,这一带是“匪区”,为了保证押解安全,除了宪兵连作内卫,长官部增派特务团作外卫;三、囚犯要继续遵守行军纪律,不得违犯。

暴动军事总指挥王羲亭和预定的几位军事骨干、夺枪组长被刘振珂派遣去给宪兵当挑夫,特务们加强了各中队的戒备力量,原定的夺枪部署被打乱了。

第六中队秘密党支部在此关键时刻遭此严重打击,但暴动的既定决心和计划丝毫没有动摇与改变,为此,他们在有限的三天内,苦苦寻觅有利于暴动的“预想地带”。

当天傍晚,队伍越过闽赣边界分水关,在崇安车盘村宿营。王羲亭在村子墙壁上发现了闽赣边界联防图。他仔细观测后发现,崇阳河流经的赤石镇地理条件很好:赤石渡口河面不是太宽,过河对岸越过一片平洋田,就进入了丘陵地带,山丘不高,起伏连绵,丘陵尽处就是武夷山脉,是暴动后隐蔽的好去处。

6月16日晚,押解队伍在大安镇宿营,第六中队被集中囚禁在三间一统的大屋里。利用有利环境,第六中队暴动领导核心成员碰了头。陈念棣担起重任,协同王羲亭、阮世炯、赵天野一起形成新的领导核心。鉴于形势变化,党支部调整了原定暴动预案,并根据两三天后队伍就要到达集中营新址徐市乡老鼠排村这一严峻情势,决定次日必须举行暴动。如果无法实现夺枪暴动,就徒手冲出去;如果整个中队集体行动不可能,就以分队为单位暴动;如果上述两项都无法实现,18日之后就改为个人寻机逃生。

6月17日天刚放亮,押解队伍就被催促上路。当天的行程是从大安镇出发,中午在崇安县城吃饭歇脚,再经赤石渡口,轮渡过崇阳溪,到下梅镇宿营。

下午两点,第六中队顶着烈日,跟在第一、二、三、四、五中队的后面,沿着崇阳公路行进。县城到下梅30多华里,为尽快赶路,两个小时后改走乡间小道,到达赤石镇时已是傍晚时分。

崇阳河流经赤石渡口有100多米宽河面,

河对岸河滩约100米,越过50米左右稻田便可进入丘陵地带,地形有利于暴动后队伍隐蔽和分散。不但地形有利,时机更是有利。当天的渡河顺序是,第一、二、三、五、六中队,最后是第四中队的女生队。轮到第六中队渡河时天将要黑,时机十分有利。当天,先行过河的四个中队的特务、宪兵,为着尽快赶到夜宿地点,一过河就分别押着他们各自看押的队伍走了,而殿后的特务、宪兵武装还在河对岸。这样看押的敌方武装几乎不在现场,只要对付第六中队的看押武装就行了。

轮到第六中队渡河。三分队先渡,一分队次之,二分队最后,全副武装的宪兵班随二分队殿后。

王羲亭征得陈念棣同意,决定采取不夺枪的徒手暴动。

当第三、第一两分队过河后,王羲亭哼起了《义勇军进行曲》的序曲:“啦啦啦啦啦啦……”这是既定的暴动预备信号。参加暴动的同志不动声色地准备着。

待第二分队的同志上岸,押解的宪兵尚在河中,王羲亭大声喊了声:“有!”这是暴动的行动信号。由于过于紧张,上岸的同志蓦地站了起来,但谁也没有行动。值星的特务分队长觉察到异样,持枪命令坐下。在此关键时刻,王羲亭踱到陈念棣身边,大声问:“有黄烟没有?”陈念棣脱下帽子摆了两下,大声回答: “有!”这是暴动的加强决心信号。王羲亭挥动手臂,奋力高呼:“同志们冲啊!”第六中队近百名新四军将士立即跃起,迅速成扇形散开,向渡口对岸的武夷山麓高峰迅跑。

特务、宪兵被这突如其来的举动吓愣了,过了一会儿才举枪射击。暴动的同志冒着身后呼啸的子弹,互相鼓励,奋勇奔跑。一批断后和身有残疾的同志为了战友的生还与宪兵、特务展开搏斗, 18人遭到枪杀而牺牲。

赤石暴动突围出80余名坚强的志士,由于天黑路险,暴动出来的同志跑散了一部分,夜里集中时有40多位。

第六中队秘密党支部决定,为了避免敌人搜捕,将这40多人的暴动队伍分成四个小组,分别由阮世炯、李铁飞、陈慰慈、赵天野带领,分成四路向武夷山腹地进发。

赤石暴动的成功,使国民党顽固派十分震惊,三战区长官司令顾祝同害怕再发生暴动,决定“将顽固不化分子予以处决”。6月18日,

国民党三战区下令,将集中营被囚人员从下梅宿营地押回到赤石村关押,敌人以重新编队为名,从各中队抽出所谓的“顽固分子”和“危险分子”,包括在暴动前已被杀害的沈韬等5位同志,共59人。

6月19日下午,宪兵、特务借重编第六中队为名,按名单将59名男女“学员”从各队抽出,用绳子绑起来,分三批押解到离赤石镇三四里远的虎山庙旁边的茶树林里,进行集体大屠杀。

从6月15日至23日,在赤石暴动、虎山庙大屠杀,以及在大安、兴田途中惨遭国民党顽固派杀害的新四军干部和爱国志士,共计73位。

接应上饶集中营越狱同志

上饶集中营设立后,坚持武夷山区斗争的中共福建省委即着手安排接应零星逃出人员,并在武夷山区的磨盘岭、毛楼、寮竹关、青山等地设立接应点。

茅家岭、赤石暴动消息传到闽北山区后,此时调省委机关的中共建松政特委书记陈贵芳接受省委转移电台任务,立即率队伍赶往江西禹溪,布置当地党组织和交通站设法接应,并在江西的禹溪、船坑、岭阳关、苦竹关和福建的车盘坑、大王坳等地设点接应。

在闽北游击队沈崇文等10余人努力下,先后接应到两次暴动出来的46位同志,其中赤石暴动的39人,茅家岭暴动的4人,其他零星人员3人。陈贵芳把这些暴动出来的人员与闽北沈崇文的队伍合组成一支60人的游击队。这支队伍通过巧袭铅山县里洋关国民党二十六军修械所,缴获一批武器武装自己。

后来,由于省委常委汪林兴“本位思想”严重,强调闽北反顽斗争环境恶劣,不予收留这些同志,致使暴动出来的同志分散辗转寻找新四军。

留下的4个重病号祝增华、丁克、蔡敏、吴越,在深山老林里历经100天的艰难曲折,后在闽北特委书记王文波的帮助下到达福建省委机关。

对于汪林兴接应暴动出来的新四军人员时所犯下的严重错误,中共福建省委报经华中局批准,撤销了汪林兴省委常委及基本地区委员会民运部长职务。■

赤石渡口

赤石暴动旧址

虎山庙大屠杀旧址

上饶集中营纪念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