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四军大力营救美国飞行员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夏继诚

导语:抗战后期,陈纳德率领的“美国援华志愿航空队”在执行任务途中常常遭受日军袭击。为抗日计,新四军发动根据地军民克服各种困难,积极协助并组织营救需要救助的美国飞行员。获救后,新四军领导人接见了他们,并开展工作,扩大了新四军的政治影响力。在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指示下,李先念带领新四军第五师在根据地属地协助美军情报组建立起无线电台。在共同抗日的旗帜下,新四军与美军双方达成了情报交换。

新四军在开展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和联络国际友人方面,做了两件很有意义的工作,这就是营救美国飞行员,以及与美军第十四航空队建立了情报协作关系,直至抗战胜利。

在日本于1941年12月7日袭击珍珠港美军基地后,美英两国次日对日本宣战,11日对德意两国正式宣战。中国也随即向德意日宣战,第二次世界大战进一步扩大。国际反法西斯统一战线也在斗争实践中不断扩大和加强。

美国退役军官陈纳德早在1937年就来华就任国民党空军顾问。1941年4月15日,美国总统罗斯福同意美军陆海空后备航空志愿人员260人(内有飞行员110人)成立“美国援华志愿航空队”来中国参加对日作战。该航空队于1943年3月10日和美国驻华空军特遣队合并,改组成美国第十四航空队,由陈纳德任司令。据统计,该航空队1943年下半年就对日作战358次。1944年又支援豫湘桂战役,出动大批飞机与日军飞机作战。美国飞机虽然夺得了制空权,但也难免被日机所击落。美国飞行员被迫跳伞或被击伤后,落入华中抗日根据地范围内的大都被新四军营救脱险。

新四军第一师、第二师、第三师、第五师、第七师以及苏浙军区第二纵队(浙东游击纵队)都救援过美国飞行员,不仅与美国飞行员结下深厚友谊,而且扩大了新四军的政治影响。

1944年8月20日晚,一架美制B- 29型轰炸机,从成都起飞执行轰炸日本本土的任务,返航途中因飞机发生故障,被迫在我国东海沿海迫降,机上共有12人,有6人跳伞后落入大海失踪,机长萨沃埃少校、领航员奥布赖恩上尉、工程师斯特尔马克中尉、副驾驶卢茨中尉、射击手布伦迪奇上士等

5人,跳伞后均落在江苏建阳(今建湖县)境内。

由于美国飞机坠毁时的巨大响声以及美国飞行员跳伞降落地点距日伪军据点

很近,因而七十多名日军和一百多名伪军闻风出动前来抢夺美国飞行员和飞机残骸。新四军地方部队和民兵四百余人也立即出动,与日伪军展开了一场恶战。新四军以牺牲4人、负伤10余人的代价,打退了敌伪军,夺回了飞机上的设备,保护了5位美国飞行员未落入日寇的魔掌。而另一名美国飞行员跳伞后落入敌占区,被日军抓住后残酷杀害。

这5位美国飞行员三天后被送到三师师部。三师参谋长洪学智率领部队赶到村口迎接美国朋友。美国飞行员看到师部内外挂着中、苏、美、英四国国旗,激动地高呼:“谢谢中国朋友!谢谢中国朋友!”三师副师长张爱萍在洪学智陪同下接见了5位美国朋友,并进行了亲切的交谈和宴请。

当时,新四军根据地条件很差,物资匮乏。为了把美国飞行员安排好,让他们生活得舒适,联络和后勤等部门想尽了办法,屋内分设卧室、活动室、餐厅、浴室,专门买来了扑克牌和国际象棋,抽调两名厨师为客人做西餐,还抽调了一个特务连担任警卫。三师专门召开了有三千多人参加的盛大欢迎大会。机长萨沃埃少校在会上讲了话,他万分感激地说:“是贵国军民给了我们5人第二次生命。我们由衷地感谢你们!我国政府和人民也会十分感谢你们的可贵行动!”张爱萍副师长还和萨沃埃少校互赠了纪念品。后来他们在三师派人护送下踏上了归国的旅程。

40年后,当张爱萍以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的身份于1984年6月访问美国期间,当年获救的5位美国飞行员尚健在3位,他们怀着万分感激的心情拜访了张爱萍,双方共叙当年共同反对日本法西斯的战斗友谊,共话中美两国人民的美好前景,深感全世界人民之间的友谊万古长青。

新四军第七师于1944年9月间营救了美国第十四航空队中尉飞行员约翰。他驾驶P- 51型战斗机轰炸安庆日军飞机场,在俯冲时不幸被地面炮火所击伤,迫降后落到了七师的皖江抗日根据地,被送到七师师部。皖江区党委书记兼七师政委曾希圣亲切会见了约翰,约翰则向曾希圣表达了衷心的谢意。曾希圣说:“营救和帮助盟军,这是我们应尽的义务。你们到中国来,从空中打击日本侵略者,这表现了你们对中国人民反法西斯斗争的有力支援。我们欢迎你们。”

约翰听了很激动,两眼饱含泪水,向曾希庄重地立正敬礼,说:“我感谢你和你的部下营救款待了我,我们之间建立起来的深厚友谊,将永远铭记在我和我的家人心中。”

约翰负了伤,七师卫生部李兰炎副部长亲自为他治伤。从上海来的巴斯德研究所的几位教授英语说得很流利,常与约翰交谈。经过精心治疗,约翰的伤几天后就全好了。延安来电指示将约翰送交给国民党第三战区后转至昆

明,临别时七师还在师部召开了军民联欢大会,约翰在大会上对新四军和根据地人民对他的盛情款待表示感谢。

1945年初夏,美国飞行员袭击停泊在繁昌荻港的日军运输舰时,驾驶B- 24型轰炸机的飞行员约翰逊上尉因机身触及敌舰上的无线电天线而受伤。他勉强滑行了七八里后,飞机坠毁在无为县境内。他本人被新四军七师救起。经过治疗,约翰逊很快康复。根据延安来电指示,七师仍按上次护送约翰中尉的路线,将约翰逊上尉安全地送交国民党第三战区。

新四军苏浙军区第二纵队(浙东游记纵队)所辖浦东支队于1945年1月20日在上海县(今浦东新区)三林乡绞圈村营救了被日军炮火击中飞机而跳伞负伤的美国飞行员托勒特中尉。后来将他安全护送到浙东抗日根相地的中心区余姚县梁弄镇,休养了两个多月,于4月18目送往美国陆空辅助勤务战地总部驻临海办事处。临别前的一天,托勒特中尉给何克希司令员及全体指战员写了一封热情洋溢的信,说:“我非常感谢你及你的都下,感谢你们对我的优待,同时更感谢你们为了护送我回我的司令部而作的种种努力,我希望你们新四军和我们美国军队能够很快在一起并肩作战,来摧毁我们共同的敌人—日本!”

新四军第五师部队和民兵在襄南、天权、鄂东等地共营救了6名美国飞行员,他们是莱威土,葛莱格代理中队长,白劳德中尉、福特上尉等。他们先后被送到五师师部,师部驻地大悟山白果树湾附近山坡上有两间房子,称为“国际招待所”,是专门用来招待美国朋友的。美国人原先不相信会有反战的日本人和新四军并肩战斗。恰好附近就是日本反战同盟第五支部住地,白劳花、福特和日本、朝鲜籍的反战同监成员谈话后,既惊讶又佩服。

1944年6月22日,鄂豫边区第一届临时参议会在大悟山隆重开幕。华中局代表郑位三,边区党委书记、五师师长兼政委李先念,副书记兼临参会议长陈少敏在会上作了报告,还邀请美国飞行员白劳德讲了话。他代表被营救的美国人对新四军和边区人民及李先念师长深表谢意,他表示回到大后方后,要把新四军五师的真实情况告诉美国政府与朋友们,推进共同抗日的事业。

临分别时,五师为美国飞行员设宴践行,并向他们赠送了战利品。李先念给陈纳德将军写了一封亲笔信,并赠其缴获的日本战刀一把。这把指挥刀是日本反战同盟成员森增太郎等人从战场缴获后赠送给李先念的,李转送给陈纳德,以表示中美日三国反法西斯战友间的战斗友谊。

1944年7月、8月间,美军观察组到延安考察后认为,美军要在中国大陆沿海登陆,与华北的八路军和华中的新四军进行军事上的合作十分必要。8月14日,由美军第十四航空队司令陈纳德少将派出的正式代表欧高士少校和包德胜中士,携带15瓦电台一部,到达了大悟山新四军第五师师部。欧高士的派遣,事先与陈纳德以及驻重庆的中共代表团周恩来进行了协商,并分别征得了美国驻中印缅战区司令史迪威和中共中央的同意。

五师情报处长吴若岩与欧高士进行了会谈。欧高士说明他来新四军五师的任务有三条:一是商谈以汉口、上海、广州为中心,建立无线电讯网,目前先建立汉口附近的无线电讯网;二是要求五师供给美军有关日军的情报,以便随时轰炸日军后方补给线;三是初步磋商美军在菲律宾登陆后,新四军与在中国沿海登陆的美军共同作战的问题。

五师及时向中共中央军委和毛泽东主席进行了汇报(因联系不便,此时五师不归在淮南的新四军军部指挥,直接归中央军委指挥)。中央军委和毛泽东多次来电指示,经过商谈,五师和美方于9月1日达成“初步结论”:

一、同意十四航空队在五师范围内设立无线电讯网,在九江、蕲春、汉口、鄂城、天门、新提附近设六部支台,在五师师部驻地大悟山设一部中文总台、一部英文联络台。关于电台,先请美军驻印度总部发给六部,以后再发两部(以后视工作需要增加侦查台两部)。除英文联络台由十四航空队美籍情报参谋、报务员、机务员各一人,由英文联络台发后方外,其余电台均由五师自行处理。

二、五师首先供给十四航空队关于汉口

附近之敌飞机场、仓库、兵营、指挥部等情报。两个月后,待五师建立空军侦查组织后,再提供给敌空军、轮船方面行动的准确情报。

三、五师范围以外(华东、华南)盟军之间作战配合问题,需由其与延安中共中央、新四军军部、华南纵队接洽。

以上“初步结论”由五师与欧高士分别致电延安和昆明请示,待批准后再实施。

欧高士在五师先后停留了约两个月,搜集了五师提供的关于日军的不少情报资料, 9月底离开五师去昆明。

12月下旬,美军第十四航空队情报组正式到达大悟山五师师部。欧高士带来四名情报参谋和报务、机务人员:比格勒、索尔斯、埃尔默、帕特森。还有一名中国翻译(姓阎,西南联大学生)。情报组带有电台、卡宾枪、小手枪、主要的生活用品,雇了一百多名挑夫,弄得日本人也谣传美国人给新四军送来了大批新式武器装备。

五师为美军情报组举行了盛大的欢迎大会,欧高士讲了话。李先念在师部召开的座谈会上说:“过去我们在敌后,消息闭塞。由于国民党的封锁,我们对大后方、对前方情况不了解。现在前后方消息通了,给国民党封锁打了个洞,中美直接建立情报关系,有利于共同抗日事业。”

利用美军提供的电台,五师训练了一批批电台人员,并加强了大城市及交通要道的地下工作,建立汉口附近电台及情报网的问题迅速得到了落实。美军情报组还向五师提供了一些大范围内的日军调动情报。

五师对美军情报组的工作十分支持。情报科长张克生亲自带电台、报话机,在孝感花园、应山广水附近潜伏,为美空军轰炸武汉、平汉线提供情报与校正目标。参谋黄亚带两部电台到黄梅、广济活动,设立了长江沿线从小池口到九江一线的情报联络站,向盟军提供了准确的轰炸目标。各军分区、旅和团的电台,均向师部发来情报。在李先念亲自主持下,每天或隔天向美军情报组提供一次准确的情报。例如,敌人向宜昌用兵,新四军当天就将情报提供给盟军,由欧高士用电台发往后方。美军总部不止一次赞扬五师情报的准确与迅速。

美军情报组向五师首长李先念、郑位三、任质斌、陈少敏等赠送过卡宾枪、小手枪等纪念品。李先念赠送给欧高士一个苏绣寿幛,赠送给比格勒一匹他自己骑的日本战马。

日本投降后,美军情报组于8月中旬离开了五师,姓阎的翻译留下参加了新四军。

时隔40年以后,原情报组成员比格勒于1984年11月20日从美国给当时担任国家主席职务的李先念写了信,满腔热情地说:“第二次世界大战中,你在武汉北部指挥新四军第五师,那时我曾任你的联络官……你对我和我的小组人员的信任和款待是非常特殊的。事实上,我认为你救了我的命,也救了帕特森中士和索尔斯中士的命。”

李先念主席委托外交部给比格勒回了信。1985年3月27日,比格勒又致信李先念主席,说:“我永远也不能奢望报答尽您的恩惠,并再次向您致谢!”■

陈纳德(中)与部下研究作战计划

张爱萍(左二)与被营救美国飞行员合影

李先念赠送给美国飞行员的戎装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