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蕴山:一人串连起一部中国现代革命史

Yanhuang chunqiu - - CONTENTS - /郝在今

导语:一天之中发生的事件,改变了中国一百年的历史进程,这就是“五四运动”。一人曾经参加所有的主要政党,串连起一部中国革命史,这就是朱蕴山。他被称为“调和百味的药中甘草”“招纳好汉的梁山朱贵”。他亲身参与过中国许多重要的政治事件,例如秘密联络十九路军与中央红军联合反蒋,参与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组织抗日同盟军,策动西北、西南民主爱国力量与共产党联合抗日,争取代总统李宗仁签订和平协议,筹备新政治协商会议……本文讲述的是这位共产党的亲密朋友朱蕴山在五四前后的经历。

朱蕴山与陈独秀是同乡,虽然年龄略小几岁,但也堪称革命老将。

年轻的革命老将

清末的安徽,是辛亥革命的重要基地。1903年,芜湖的“安徽公学”已有自发的反清活动。身为芜湖人的陈独秀等人组织了“岳王会”,效法岳飞精忠报国;创办《俗话报》,宣传爱国思想。朱蕴山十八岁考中秀才,没有走科举仕途,却在家乡发起新学运动。为了实现武力推翻清政府的志愿,1906年,朱蕴山投笔从戎,考入光复会干将徐锡麟主办的安徽巡警学堂。徐锡麟特意对朱蕴山说:“不要入官生班,不要做官,要革命。”随后即发展所有学兵加入了光复会。

1907年5月26日,徐锡麟亲手刺杀安徽巡抚恩铭,朱蕴山等学兵随同起义。终因寡不敌众,武装起义失败,师生一起被捕。清朝政府判处徐锡麟死刑,朱蕴山等四个学兵陪斩。赴刑场的路上,徐锡麟高呼“光复华夏!”朱蕴山目睹徐锡麟被斩首挖心,只能痛苦地默诵文天祥绝命词“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

1908年,获释后的朱蕴山与高语罕一起加入同盟会,参加安徽新军熊成基起义。起义再遭镇压,为了培养革命骨干,朱蕴山又加入读书会,学习宣传民主革命思想。武昌起义成功后,安徽各地纷纷响应,享誉安徽的朱蕴山被委任为皖中招抚使兼青年军皖中总队长。

1913年,袁世凯刺杀革命党人宋教仁,孙中山讨袁失败,军阀势力再次统治安徽,朱蕴山开始在家乡秘密办学。1915年5月9日,袁世凯接受日本提出的“二十一条”,出卖国家利

益。朱蕴山与段瑞兰等密谋响应云南蔡锷,策划发动安庆起义。结果消息泄露,情急之下朱蕴山不顾个人安危,把仅有的通行证让给同志,自己被捕。幸而袁世凯忧惧而死,孙中山通电要求释放政治犯,皖同乡会指名要求释放朱蕴山等人,朱蕴山才得以出狱。可是,反动头子死了,反动军阀依然统治着安徽,朱蕴山的同志杨允中被害。

历经屡战屡败,朱蕴山深深思考:中国革命到底应该走哪条路?

武装夺权的戏剧不断上演,可是,你方唱罢我登场,台上总是旧人物。这是因为,辛亥革命的主要力量,多为帮会、军阀中人,脑子里面还是旧思想。朱蕴山与安徽教育界人士刘希平、高语罕、李光炯、卢仲农等共同认定:必须从改革教育入手,推广新文化运动,培养一代新青年。

其实,安徽的新文化运动久有基础。陈独秀早年就在芜湖长街创办“科学图书社”。离开安徽时,陈独秀与朱蕴山等相约:“我去搞全国性的运动,你们在安徽搞反军阀活动。”此时,陈独秀创办的《新青年》杂志,已经成为全国新文化运动的主要阵地。陈独秀、李大钊、鲁迅、胡适等人连续发表文章,批判旧礼教,纵论新教育,倡导科学、民主的新文化。

古老的中国,一旦启蒙,就迅速地接受新思想。虽然还有守旧派的顽固抵抗,但新文化运动已然势不可挡,形成越来越猛的大潮。朱蕴山在芜湖参与创办工读学校、职业学校,还专程到北京大学找皖籍学者陈独秀、胡适等,联络共同促进安徽的新文化运动。1918年9月,在陈独秀等人的建议支持下,朱蕴山回老家六安创办第三甲种农业学校。“三农”的学生,后来大多参加进步活动。

纵横捭阖的神秘客

五四运动爆发,影响深远。北京一点火,安徽立即燃烧。此时的朱蕴山正在第三甲种农业学校担任修身课教员。不起眼的地方,不起眼的职位,这朱蕴山却并非不起眼的人物。朱蕴山帮助“三农”学生联合城关高小学生,上街示威,还组织仇货纠察队,发起抵制日货。安庆、芜湖、合肥、蚌埠、六安、寿县,各地青年学生首先发动,向社会各界宣传,工人、商界、市民,都跟着行动起来,组织起来,安徽全省很快形成和北京遥相呼应的态势。

全国各地的五四健将,后来大多分别参加了中国国民党或是中国共产党。全力推动安徽革命的朱蕴山,认为这两个政党都是革命政党,与两方面的朋友都保持着经常的联系。进入20世纪20年代,当年的辛亥中人,有些已显老态,而朱蕴山却始终与青年同气相求。他组织一些学生学习马克思主义书籍,还支持进步教师在课堂上讲授十月革命。1921年春初,安徽各公团推举朱蕴山在安庆创办《评议报》,任总主笔。朱蕴山在报上宣传进步思想,主张安徽政局改革,反对省议会贿选。

1922年5月1日,朱蕴山在《劳动纪念节特刊》发表署名文章《为做劳动运动者进一言》: “第一,对于工人团体,要有一种有系统的组织。第二,对于工人教育要有一种有力量的运动。”文中,朱蕴山大声疾呼:“工友呀,二十世纪不是世界人类自觉的时候吗?五一节不是你们自觉实现第一日吗?努力,努力,自动,自动。工友呀,起、起、起!”朱蕴山的文章,与同版发表的《中国社会主义青年团敬告工人》一文相互呼应,宣传着共产党的主张。

1922年底,朱蕴山专程去上海拜访国民党领袖孙中山。此时,孙中山正在探寻国民党的前途。推翻清朝、反对袁世凯复辟,孙中山领导的革命艰难推进。没想到陈炯明叛变,孙中山被赶出广东革命根据地。如何整顿国民党,成了孙中山日夜焦虑的难题。作为辛亥革命的“老兵”,朱蕴山坦率地向孙中山进言:光复会、同盟会内部纯洁思想一致,改为国民党之后,成份就复杂了。希望孙中山实行改组,挽回国民党声誉。孙中山激动地表示:“让旧招牌砸烂吧!我正要改组国民党,使它变成新政党。”随即委派朱蕴山改组国民党安徽省党部。

告辞了孙中山,朱蕴山又拜访同在上海的共产党总书记陈独秀。陈独秀认为,孙中山重新阐发的三民主义,与共产党的最低纲领是一致的,两党要组成革命的统一战线。孙中山随

后请共产党帮助改组国民党,国民党右派却坚决反对。1924年1月,国民党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在广州召开。国民党内部,廖仲恺、宋庆龄、何香凝、柳亚子、彭泽民等左派力量,坚决支持孙中山的联共政策。共产党方面出席会议并被选为国民党中央重要干部的有李大钊、谭平山、林伯渠、毛泽东等一批共产党员。

国共合作鼓舞了一心革命的朱蕴山,经过与陈独秀等商议,朱蕴山决定到更宽广的地域去工作。1924年10月,冯玉祥发动北京政变,推翻曹锟、吴佩孚政府,朱蕴山策动山东驻军迎接孙中山北上。朱蕴山还赶到天津向孙中山汇报工作,参加了孙中山、李大钊组织的国民会议促成会。

1925年3月12日,积劳成疾的孙中山在北京逝世,北方的革命形势出现逆转。朱蕴山与国民党的邓演达、共产党的高语罕商定,扩大地方革命组织,支援广东革命根据地,瓦解北洋军阀。李大钊建议朱蕴山不要只做地方工作,催促朱蕴山、高语罕南下,与陈独秀一起应对国民党右派的反共图谋。在上海,陈独秀建议朱蕴山组织国民党左派,与共产党员一起发展安徽的革命组织。11月,国民党召开第二次全国代表大会,朱蕴山以特邀代表资格出席,同赴广州的有董必武、恽代英、吴玉章等共产党员。

朱蕴山认为,真正的国民党人,必须继承孙中山的遗志,继续推进革命事业。而中国民主革命的希望所在,却是生机勃勃的共产党。李大钊推荐朱蕴山加入共产党,总书记陈独秀特意写信向广东区委交待,经广东区委批准,高语罕、薛卓汉介绍朱蕴山入党。

这样,从1906年起投身辛亥革命的老国民党员朱蕴山,在20年后,又加入共产党,投入新民主主义革命。

国民党二大之后,朱蕴山被委派为国民党皖省党部筹备委员会召集人。朱蕴山典当变卖家产,全力投入革命事业,联合国民党左派与共产党员,共同扩大安徽组织。还策动皖西起义,支持北伐。1927年3月23日,北伐军总司令蒋介石制造安庆事变,捣毁国民党左派的省党部,还拉拢朱蕴山合作。朱蕴山与郭沫若联系,认定蒋介石已经走向反动。朱蕴山与三十三军党代表常藩侯公开通电,揭露蒋介石背叛孙中山遗教。4月12日,蒋介石在上海发动事变,屠杀共产党人。朱蕴山又去武汉,与邓演达、高语罕到河南争取冯玉祥,以支持武汉政府反蒋。7月15日,汪精卫发动武汉事变转投蒋介石,宋庆龄、邓演达通电反对,从武汉出走。朱蕴山奔赴江西,参加南昌起义。宋庆龄、邓演达、谭平山、张发奎、贺龙、郭沫若、恽代英等人组成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团,朱蕴山以国民党十六省区联合会安徽代表的资格参加,被任命为常务委员会委员。

1927年冬,宋庆龄、邓演达在苏联莫斯科发起成立

中国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朱蕴山等国民党左派人士在国内积极响应。按照共产党的部署,朱蕴山还支持原“三农”学生许继慎、薛卓汉等开辟皖西根据地,创建红军队伍。

周恩来策划共产党与国民党左派合作,联络安徽、江西、湖南三省的国民党部队,与红军联合作战。这个秘密任务,就由朱蕴山从中活动。纵横捭阖于国民党与共产党之

间的朱蕴山,常被称为“神秘

客”。朱蕴山衷心期盼能够联合真正的革命力量,完成孙中山的遗愿,推进五四的事业。

可是,王明领导的中共中央却认为国民党左派也是反革命,张国焘在肃反中杀害了皖西根据地创始人许继慎、薛卓汉等。长期积累的革命力量毁于一旦,而且是毁于自己人之手!万分痛惜的朱蕴山,愤而离开了共产党组织,试图保持自己选择革命道路的自由。

国民党与共产党分道扬镳,国民党、共产党内部也各有分歧,昔日的五四同志,纷纷走上不同的道路。

公认的“团结老人”

当年的五四弄潮儿,后来在风浪中各有沉浮。北京五四游行的指挥人傅斯年、罗家伦,后来留学美国,专注学术。北京大学的张国焘、安徽“三农”的王明,都进入中共高层,后来却与党决裂,死于外国。湖南的毛泽东、天津的周恩来,则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开国元勋。起草北京学生宣言的许德珩,后来创建九三学社并任主席。陕西学联赴京代表屈武,后来加入国民党革命委员会。

朱蕴山,先是参加光复会、同盟会、国民党,又参加共产党,还参与创建国民党临时行动委员会、中华民族革命同盟、中国民主同盟、三民主义同志联合会、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可以说,朱蕴山参加过所有对中国革命有较大影响的党派组织。各党派人士戏称朱蕴山为“调和百味的药中甘草”“招纳好汉的梁山朱贵”。朱蕴山还亲身参与中国各大重要政治事件,秘密联络十九路军与中央红军联合反蒋,参与冯玉祥、吉鸿昌、方振武组织抗日同盟军,组织安徽民众抗日总动员委员会,策动西北、西南民主爱国力量与共产党联合抗日,争取代总统李宗仁签订和平协议,筹备新政治协商会议……一生活跃于中国政坛的朱蕴山,始终是共产党的亲密朋友,被各方面公认为“团结老人”。

1979年,五四运动60周年之际,担任中国国民党革命委员会主席、全国人大副委员长的朱蕴山,给中共中央副主席邓小平写信,要求正确评价陈独秀的历史作用,要求为许继慎等皖西肃反被害人平反。年迈的朱蕴山还派儿子朱世同代替自己回老家安徽,了解五四老友陈独秀的身后事。朱世同回到芜湖,在一片萋萋荒草之中,找到没有墓碑的陈独秀墓。朱世同转达父亲的意见,请求当地政府妥为保护。

朱蕴山高龄94岁,其亲身经历就是一部中国现代史。世纪生涯,始终不争名利,诗酒交友,保持淡泊清雅的书生本色。老人常常赞叹孙中山“适乎世界之潮流,合乎人群之需要”,总是要求青年人“站在时代潮流的前面,和历史共同前进”。与时俱进,也是五四精神的本来之意;与时俱进,正是朱老一生的写照。■

朱蕴山

1945年10月1日至12日,中国民主同盟在重庆特园召开第一次全国代表大会。二排右起第二为朱蕴山

朱蕴山纪念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