芋头排骨汤与的最终回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初心纪念墙 - (图/果酱的酱)

坐在靠窗位置的两个人已经相顾无言一个小时了。京屿炖在锅里的芋头排骨汤正散发出浓郁的香气,再撒上一点葱花就可以出锅了。

“好久不见,你是什么时候搬到这座岛上的?”

“三年前,一直独身的阿姨去世后把这里的一幢房子留给了我,是一家很老旧的旅馆……反正工作不顺心,就索性搬过来把旅馆重新装修后便继续经营起来。”仿佛刻意令自己放松下来的声音,听上去明显有些紧张。

“那真好,你从前不就想在这样的小岛上有一幢可以开旅馆的房子吗?”

“嗯……”男生这时才稍稍放松下来,一只手挠着头,露出有些不好意思的笑容。

大概很久以前是恋人吧。京屿把葱花撒进汤锅里时暗想。出锅的芋头排骨汤盛在汤碗里,配上白米饭和泡菜就是一份暖乎乎的冬日定食。京屿一手擎着一个托盘送到两人桌前,女生眉眼弯弯地同京屿道谢。她有一双好看的眼睛,含情脉脉,笑起来令人心一软。

“芋头不太好消化,不要吃太多。”京屿忍不住叮嘱了一句。女生怔了一下,很快微笑着应了声:“嗯,我知道。”

吃饭时,男生接到电话, 大概是旅馆新到的客人要他赶回去。他先向女生致了歉,又走到小吧台前同京屿结账。

“不用,我来付账就好。”女生也急忙起身。

“不收钱的。”京屿指了指门口挂着的小牌子,“喏,今天是休息日,反正我们自己也是要吃午饭的,我请客。”

坐在小吧台前同京屿一起吃午饭时,女生告诉她,自己曾连续炖了一个月的芋头排骨汤。“喝汤的那个人都胀气了。”女生说着勾起嘴角,笑容里却带了

一点落寞,“说起来,我来这个岛,也是那个人送的船票。‘二十六岁的生日旅行’——他是这么说的。”

她甚至做了一份详细的旅行安排,每一天去什么景点,在哪里就餐。那张日程表上,前一天的安排就是午餐在京屿的店里等待一份惊喜。她本来以为那个惊喜会是他的突然出现,没想到,来赴约的却是顾辰北。

“是我高中时候的恋人。”她吞下一口芋头后对京屿说。

那时候她在学校里是很惹眼的女生,顾辰北也是极受欢迎的那一类。两个人站在一起就像一对璧人,甚至学年的晚会也是他们一起主持的。没有人不觉得,顾辰北和狄姜简直是天造地设的

一对。 “后来呢?”京屿问。后来,他们很快要毕业了,成人礼的彩排后台出了状况,不知谁丢弃的烟头引发了火灾。火势蔓延开来,整个会场乱成一团。狄姜被困在更衣室里,是那个人把她从里面救出来,为此肩膀受了伤,至今还留下一块不小的疤,而顾辰北竟然完全没顾上困在更衣室的她。

那件事之后,她心里常感觉堵着一口气。她开始拒绝见顾辰北,为什么顾辰北会在那么关键的时刻忘记自己呢?

后来考大学时,她也几乎是同顾辰北赌气似的报考了和那个人相同的学校。那个人暗恋她,这一点十七岁的她心知肚明,她甚至被这份暗恋深深地感动了。

但那个人始终没有同她恋爱,尽管他们一直像最最要好的朋友那样相伴左右。

“他觉得我是为了报答他,毕竟他这里……”狄姜一只手在肩膀上比画了一下,“留下了一个硕大的疤,真的很严重。那个傻瓜,他觉得我就是因为这个……”

所以他费了好多心思找到了顾辰北,把二十六岁的狄姜带到他的面前,让狄姜同自己真心爱的人在一起,他大概是这么想的。

“那个傻瓜,我带了一个月的芋头排骨汤给他,他就喝了一个月的芋头排骨汤,最后肚子胀气胀得这么大!”狄姜讲到这里忍不住笑了,可笑着笑着却哭了, “那个傻瓜……”

□小熊洛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