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我无法把悲伤溺死在食物中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心出发 - □夏不绿(图/张艺馨)

寿一

司还不叫寿司的时候曾是个身高一米六五、体重47.5公斤的单薄少女。后来大学四年没见,回来时周围人都大跌眼镜,整个人活像个饭团。

寿司大学的时候交了男朋友,这个男生我们叫他海苔吧。海苔是位厨师,在他师父开的小店里帮忙。寿司那天和同学玩到凌晨,肚子饿了,便一个人沿着街边寻找还没打烊的餐馆。

撩开帘子,里面是木桌木凳,古色古香中带着点日式和风的味道。

“你一个女孩子大晚上出来很不安全啊。”店里只有寿司一个客人,海苔在寿司对面坐下和她聊起天,“你是这附近大学的学生?” “是呀。”寿司抬眼看了看海苔。“你们店二十四小时营业?”海苔点点头:“等到了早上七点我师父就过来接班,我回去睡到中午继续过来帮忙。”

店里没剩什么,几袋吐司,还有剩黄瓜和鸡蛋。海苔拿出所有食材给她做三明治。“给你。”海苔把其中一半递给寿司,自顾自大口吃起另一半来。寿司想自己就是在那一刻喜欢上海苔的。不知怎么寿司父母知道了这事,听说自己辛辛苦 苦培养了二十年的高才生居然跟一个小餐馆的厨师好上,寿司父母气得直接以断绝生活费作为威胁,寿司丝毫没有妥协。

“海苔每次做饭都会围一条藏青色围裙,后来他叫人在上面绣了我的名字。说是一做吃的就会想起我,想起我就能在烹饪里投入情感,有情感的食物才是世上最好吃的。”

察觉到寿司的不对劲是一个月后,我正在一家粉店嗦粉,寿司进来了,她看了我一眼,笑笑,又走出去。原来寿司准备减肥了,这次不是父母逼她,是她主动想要减肥了。

寿司说,她整夜整夜失眠,起床去客厅找东西吃的时候,听到父母房间里传来说话声。寿司妈说: “寿司再这样下去可怎么办?”寿司爸叹口气:“大不了我们养她一辈子。” “早知道当初就不反对她和那个男孩子了。” “人都死了,还说这些干吗?就算不反对,生老病死这事也不是我们能控制的。”

寿司走到厨房,看到锅里还剩一半的汤,是骨头冬瓜汤,寿司开火将它重新热好,倒出一碗站在厨房慢慢喝完。她突然之间就觉得不想再吃东西,食物慰藉人心,但真正愈合伤口的还是爱。寿司在那碗汤里喝出了海苔以前常说的烹饪情感,只有有情感的食物才是世上最好吃的。

寿司鼻子一酸,她差点就叫出海苔的名字,她在那个晚上梦到海苔,海苔说,寿司,你真胖,即使我死了也不会爱你了。海苔严肃地说,寿司,你这个死胖子,要是你嫁不出去我会死不瞑目的!那句死不瞑目让寿司一下从梦中醒来。醒来后寿司决定减肥,后来发现了这个小餐馆,她常来,因为里面的摆设氛围很像海苔以前那家,寿司说里面有海苔的气息。

“我很爱海苔,他死后我根本无法接受,我只能用食物填补心里的那个空洞。可是我吃了那么多东西,再也没有吃到比海苔做得更好吃的饭菜。”

说完这些,寿司抹抹眼睛站起身继续忙活去了。她把这家店买了下来,重新装修布置,店名改成“海苔和寿司的馆子”。突然想到一句话:长的是深夜,短的是人生。这短暂的人生里,我们无非是想在一个孤独的时刻有碗热汤喝。在没有你陪伴的岁月里,用食物填补空缺的心。但是再悲恸的时候都有结束时,站起来重新出发。擦擦眼泪,喝完热汤,开始没有你的人生。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