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场无聊的游戏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目录 / CONTENTS - (图/张艺馨)

曾 颖

每个人年轻时都或多或少地干过一些蠢事,而我干过的最蠢的一件事,莫过于大二时与同学打的一场赌,那天晚上,险些酿成死伤三人的恶性事件。

那是一个月末的星期三晚上,空气里有一股淡出鸟的味道。有过大学经历的人都知道,月末代表贫穷,而周三代表无聊至极。由于学校宿舍正在扩建,我们班十几个男生暂时挤住在半间教室改成的临时寝室里,这样的格局,使无聊的指数和震撼事件发生的概率提升了N次方。

不知是谁说饿了。于是有人附和,并以各种夸张的语调,描绘自己的饥饿程度。大家说想吃这样想吃那样的都有,我也忍不住加入,大吼:我这阵饿得能吃下一头牛!

这句话一出口,正值话与话之间交接的间隙之际,大家顿时安静下来,片刻反应之后,就和牛杠上了。班上著名的抬杠大王老撬则更是激动万分,恨不能马上翻墙出去搬头牛来让我现场吃吃,胀得胃破肠断眼冒青烟出够洋相之后,承认自己说大话。

有句古老谚语说:“你不可能叫醒装睡的人。”这句话用在老撬及其同伙身上,是再合适不过了。他好像终于找到了在这个无聊的夜晚消遣的项目,就是 令我承认说大话,并满脸尴尬地丢刀认输。我当然不给他这个机会,于是也渐从最初的游戏腔转而有些较真,而往往这种事情,谁较真谁急,谁急谁输!

眼见着看热闹的越来越多,而老撬等人拖着尾音紧追不舍,我有些焦虑和失态,一拍桌子耍起横来,说:扯这么多干什么?有种我们出去吃,我一个人踩你俩不成问题!

这句慌不择言的话,居然把他们引向了我刚才一直想引却没有引的道上来了——他们顿时不执着于一头牛,转而和我斗起食量来,这相当于龟兔赛跑的场地由山坡转到了河里,形势立即急转直下,有利于一直被动的乌龟。此时,我就是那只转危为安的乌龟,在饭量这方面,我有坚定不移的信心一对二战胜对手。不过,我还有更大的自信,是月底的日子,没人拿得出钱来让我们去比拼。这注定是一场没有子弹的战争,我可以不伤毫毛地全身而退。

但人算不如天算。我显然低估了面前这位抬杠王捍卫自己饭量的决心和看热闹者们将热闹进行到底的愿望。有人甚至拿出了深藏不露不到万不得已不肯拿出来的私房钱,起哄着要让我们到校外的通宵小食店里来一场终级PK,如我嚣张地叫板那样一个对俩。

老撬抓了一个个头大饭量凶的同学作为合作伙伴,要与我展开一场肚量大战。此时,熄灯铃已敲过,所有观众和主要演员,以一种久旱逢甘霖的心情,溜出宿舍,穿过操场,翻过围墙,来到校园背后的小食店。

那天夜里,我们在两个小时内,吃完了店里原本打算卖到天亮的各种食物。第一轮,蒸饺四笼,他们一人一笼,我两笼;第二轮,8个,他们人均2个,我4个;第三轮,面条四碗,格局依旧;第四轮,炒粉4盘,我们各半;第五轮,盐蛋4个;第六轮,粽子4个,均分。这时,老撬的伙伴已有些招架不住,先行退出战斗,而我看到老撬在吃甜食时,已有些为难的表情。虽然当时我也已血脉偾张虚汗长流,但仍然故作轻松地对老板说:再来四碗汤圆!

老撬勉强吃下一碗汤圆,眼睛里已白多黑少了。虽然不情愿,但最终推碗认输。而我此时也大气不敢出,生怕一口气进去,肚子就炸开了。

这天夜里,老撬的伙伴胰腺炎发作,送往医院抢救,老撬本人,在操场上走了整整一个晚上,而我,比他更惨,被两个同学扶着,一直走到天明。整个事件,最可怜的就是那两个扶我的同学,饿着肚子看别人海吃已经很惨了,还陪我走了个通宵……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