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

YiLin Yuanchuang ban - - 传奇典范 - (图/蝈菓猫) □爱玛胡

她真胖,可是,她也真美,像荔枝像龙眼,像一切你觉得又甜又香又好吃的东西。

第一次看见她,是在某个做造影检查的日子,护士推着她的轮椅到电梯门口了,她老公又慌慌张张回病房拿什么东西,边跑边回头喊让电梯等等他。她娇滴滴地说:“哎哟,你急什么?不等你,谁推得动我这么大体积啊?”声音嗲嗲的、怎么形容?带方言腔调的志玲姐姐吧。

我刚好路过,一瞥她:确实块头够大的。把个轮椅塞得满满的,有“卡住”之嫌。她的自嘲就更显得对境,我喜欢善于自嘲的人,忍不住一笑,多看一眼,正好对上她的视线,她也冲我笑了笑。也巧,造影结果出来,心脏有问题但不用放支架,她转到了我管的病房。

第二次见她,是带小医生查房的时候。坐在病床上的她,真像莫泊桑笔下的羊脂球,皮肤雪白,紧绷细腻;身材丰满,却不见臃肿,举止间给人柔若无骨的感觉。她双眼含情带笑,嘴角永远是微微上翘,虽然病历卡上写明她45岁,脸上却一丝皱纹也没有,讲话的口气,更是少女般的娇憨。

我跟她讲造影结果,她嘟起嘴来疑惑地问:“没有大问题为 什么我会胸闷呢?”我一时解释不了,她又说:“这种心痛的感觉,看不见、摸不着,就像爱情一样,说来就来,说走就走,不讲任何道理。”头一次听到有人把心脏病发作比喻成爱情的,大家都笑了。

我身后的小医生今年30岁,正处在剩男焦虑中,忙着在网络红娘的牵线下见一个又一个姑娘,每次约会回来都跟我抱怨说:找不到恋爱的感觉,都是论斤称两谈条件。

此刻,他插嘴说:“哪里有什么爱情?我怀疑呀,现在人心脏病是高发,爱情可是罕见病、疑难杂症,一辈子遇不到一次。”

所有人笑作一团,哪里有这么欢声笑语的查房。

她却严肃起来,瞪大眼睛说:“当然有爱情。我的身材就 是证据,是爱情把我变成大白的。”她双手比画了一下自己的身量,我笑着夸她:“你这样很美。”每个人都点头,只有她摇头,打开手机相册给我看。

年轻的她,竟然那么美:一身红衣站在T台上,纤腰一握,巴掌脸,大眼睛恨不能占据三分之

一的脸。我一声惊呼,身边人也凑了过来,都开始大呼小叫:“你那时真漂亮呀,可以当明星。”

她笑着点头:“我那时就是明星,不过是小明星。”

原来,她是空姐出身,当过

一段时间模特儿。追求者中有富豪、有创一代,她却看上平凡如斯的他。家人反对这段恋情,一气之下,她到日本边工边读拿到大学文凭,在东芝电视台当了六年演员。

这10年间,她身边走马灯似的换了不少男伴,而在中国的他,一直在等。她说:“你去找个好姑娘结婚吧,把我忘了。”他说:“忘不掉,放不下。”

她在日本无用武之地,她便回到了中国,与他结婚,为他生子,然后一发不可收地发胖了。她半嗔半娇地说:“不然,也不会到你们这里来呀。”小医生听得嘴都张大了。我好奇,问:“那你现在干什么呢?”

她笑:“我呀,一辈子喜欢美。别的我不会,我是从小学画画的,就开了个画廊,画些自己喜欢的画,有人喜欢就更好。”

我赞赏地拍拍她的手,由衷地说:“你是我见过的最重量级的美人儿。”

我们都快出房门了,她又喊住我们,对小医生做了一个鼓气的动作,大喊一声:“努力呀。”

——咦,我突然走神,她是怎么看出来小医生正为情所困的?再一想:是人都看得出来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