恐惧是掩饰不了的,只能克服

□囧之女神daisy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心内科 - (图/点点)

我刚上高中时,出了一件事情。在打破了几副玻璃眼镜之后,我妈下决心给我买了一副当时很昂贵的树脂眼镜。而我们家一直比较穷。所以配那副眼镜时,我妈不停地说:这副可不能再弄坏了。我也诚惶诚恐。

结果我在学校附近的公共厕所把它弄丢了。我和一个女生放学骑车到那里,中途停下上厕所。那个厕所的灯坏了,我摸黑进去的。当时穿着一条背带裤,眼镜放在背带裤前胸的口袋里(我觉得戴眼镜不好看,所以不上课时总是不戴),我听到它啪地掉下去,被水冲走了。

神奇的是,我非常害怕把这件事告诉我妈。根本不敢跟她讲。我父母都很严厉,而且我家家庭暴力非常严重,那副几百块的眼镜在我看来就跟天塌了一样事大。会招致几十分钟的打骂和几个月的唠叨。可是我妈从来不给我零用钱,我根本没法再去买一副。最后我只有一个办法,找同桌借,上课时他用几分钟,我用几分钟。这毕竟很麻烦,他也很为难,所以一节课我最多就用15分钟。我们坐第二排,我还是看不清黑板,再往前面调位置的可能和意义都不大。这样白天迷迷糊糊地上课,晚上回家还要担心我妈突然问我:你的眼镜呢?我过了苦不堪言的很长一段时间。

我刚上高中时成绩是前五,这段日子之后大概掉出前20了。我已经忘了眼镜事件最后是怎么解决的了,大概是熬到过年用压岁钱偷偷买了新眼镜吧。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上课突然开始很容易打瞌睡,不知道怎么就那么困。更神奇的是班主任的数学课我必睡,被他丢了不少粉笔头。到后来越来越严重,做着作业都可以睡着,甚至考试都睡着了。这件事情我也不敢告诉我妈,因为彼时她已经在为我的成绩下降不高兴了,再说这个不是自己找打?所以又是苦不堪言的一年多。

顺便说一句我复读的时候去看了医生,发现我得甲亢已经有一段时间了。甲亢的特征之一就是很容易疲乏。拿到化验单时,又是恍然大悟,更多是委屈出尽的感觉。我昨晚在想一件事。有一个网代,一个月只拿一两件货还要最低价,付款不及时,还老想骗我的图去自己生产。总之就是我完全不想理他们了,又没签合约。那天他们又QQ留言叫我发货,还要我发早就下市的东西。我看了来气就不回。这几天他天天在QQ上问我发货没,我居然不敢回话,因为我怕他说:就算你不想做了,也给我回话啊!也把最后一批发了啊!我这边 很急诶!

两个星期前有人订了我的东西去草莓音乐节,叫我除了订货之外,最好多给他寄一些备份纸。结果打包时我忘了放备份纸进去。他收到货时发现没有,就短信问我是不是忘发了,我根本不敢回,怕对方咆哮我,叫我补寄,邮费还要我自己出。其实这个备份纸也不是必需的,何况对方还没有付我定金。

此类的事情太多了,只要发现事情有不好的苗头,或是自己先做错了一步,就傻眼了,就觉得全世界都有攻击我的口实和机会了。完全不知道怎么去弥补和挽回。

这个问题除了我,还有不少人也在苦苦思索:为什么我就成了这么一个人?为什么就这么怕别人的责备?就这么心虚承担责任?

昨晚想到,其实这些就是一个“害怕惩罚”的心理。从小时候开始的。

不少像我家一样的家庭,从小给孩子的教育只有:要求,刺激,惩罚。孩子如果能完成要求,那就给予一定的刺激,这些刺激有时是奖励,有时连奖

励都没有,而是告诉你“不要骄傲,一山还有一山高”,或者给你树个榜样,挑起你的嫉妒心继续努力。如果不能完成要求,那就是惩罚一条路。

惩罚本身是没什么太大问题的,但这个过程中,没有鼓励和宽容,只有刺激和惩罚,就很要命。因为会造成对惩罚的恐惧。在失败中没有安慰和宽容,也没有人手把手教他怎么弥补过失,他肯定只想着怎么把惩罚扛过,事情就完了。等他慢慢长大,有了一些小能力和小聪明了,立刻就会学着怎么逃避惩罚。因为逃避总比扛过好受啊。

我注意到很多人,做事情不尽如人意后,最喜欢的解决办法是:换个地方。换个部门,换个房子,换个公司,换个学校,换个行业。我不是说换有什么不好,重点是我说的这类人,从他们的这种换上面,你看不到“打得赢就打,打不赢就跑”的豁达。他们的换是逃跑型的换。我总觉得这也是从小的刺激惩罚机制造成的。这些人无法面对自己的失败,因为失败意味着惩罚。这种对惩罚的恐惧已经到了自己找惩罚的地步,常常觉得连路边的人都在嘲笑他。他们不知道怎么收拾残局,怎么在颓势下反攻倒帅,只知道惩罚逼近了自己就要跑路。这样的性格很难主动承担责任和风险,自然也会放过不少好机会。成长也很缓慢。

试图掩饰过错以逃避惩罚,是童稚心理最常见的一种。而掩饰除了带来更大的恐惧外,还带来羞耻感。

首先要说的是,恐惧和羞耻感没有想的那么糟,事实上没有恐惧,就不会去判断风险,从而铤而走险,很容易保不住小命。所有动物都有恐惧,这是进化必要的。羞耻感也没那么糟糕,没有羞耻感,文明很大一部分无法立足。这是道德的基石之一。

但不必要的恐惧和羞耻是最侵蚀人心的。事实上大部分人整天害怕担心的事情从来没有发生过也永远 不会发生,即使发生结果也没有想象的那么糟。而大部分人努力掩盖的羞赧的秘密,真说出了一文不值,最多博人一笑,就算被笑了一下,又怎么样呢?这些道理说起来人人都懂,但做起来非常难。因为坏的影响已经在潜意识层面了。

《朗读者》里凯特·温丝莱特演的女主角就是一个背负着恐惧和羞耻的典型。严厉铁血的纳粹制度教给她:一切不合格者都要被惩罚。而她自己就是一个不合格者:她是一个文盲。文盲是很难克服的困难吗?明显不是,否则她也不会在狱里最终学会了读书看报。但是为了藏住这个秘密,以及后来也成为羞耻的纳粹身份,她惶惶不可终日,彻底地沦陷在了恐惧里,她放弃了再当一个普通人,放弃再去爱或被爱,甚至不惜搭上自己的性命。

掩饰总是得不偿失的。类似的例子太多,严重点的就是药家鑫试图灭口掩饰一个不算严重的车祸。轻点的就是我自己为了一副眼镜一个学期无法听课,我知道的一个男生为了掩饰自己的体毛,而在漫长的青春期再热也只穿长衣长裤,被痱子和皮疹困扰了多年。在我的经验看来,只要是普通人,那他刻意掩饰的一切事情,没有一件是真正可耻的,是掩饰本身让此事成了羞耻。同样,普通人惶惶不可终日的大部分事情,没有一件是彻底无法撤销和补救的,可怕的不是恐惧的事情,而是恐惧本身。

如何对待这种恐惧和羞耻?《朗读者》的最后给出了答案。男主角年少时和当过纳粹的中年女人有过一段感情,后来这段感情也成了他的恐惧和羞耻。当然,还有德国那段黑暗的历史。文盲的女人最终战胜了自己的壁垒,在监狱里一点一滴地学会了写字,男主角也告诉了自己的女儿当年发生的事情。秘密不再是秘密了,反思和教训才有可能传承下去。

这就是答案:说出来,面对它,永远不要想以一己之力去隐瞒,寻求他人的帮助。用合理又适合自己的办法,一点一点地改变和克服它。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