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漂亮女生,我要pick你

□玛 格

YiLin Yuanchuang ban - - 锦年情事 - (图/李倩莹)

李敖曾说,美女的标准,是“瘦高白秀幼”。小时候看到这句话,还不知道这就是直男审美,战战兢兢地比对了一番,很是自惭形秽。多年后,我回想起这五个字,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题:即便如今的女性越来越美,却依然没有人能拿到满分。

无论多么天生丽质,总有状态不好的时候,总有变老、晒黑、发胖的时候。当标准高不可攀,不漂亮才是人生的常态。

前段时间,我在网上看到一个节目邀请了一群陌生男女,让他们先给自己的颜值打分,再互相打分。男生们信心十足,给自己的颜值打出了高分,姑娘们则自卑得多,即使非常漂亮,也只敢给自己打及格分。

到了互评阶段,情况就反过来了。整个实验,着实传达了一个广泛存在的问题:为什么男性对自己的外貌充满自信,女性却倾向于自我贬低呢?也许是因为,两者活在不同的语境里。相对于女生来说,外貌只是大多数男生生活的一小部分,在这个领域里,他们被评判得更少,也没有那 么紧迫。但对女生而言,变美是一件人生大事。

日本学者上野千鹤子在《厌女》中提到,她做过一期问卷调查,主题是:做女生,是赚还是亏?

其中一个答案刺痛了她。上面写,我生得很丑,这种问题与我无关。

上野得出的结论是,只有符合男人喜好,才能置身于“女人”的范畴,女人的身体,一直经受着男人视线的估价。

随后,上野讲述了另一个事例。身患厌食症的女人,进入三十岁后,意识到自己对异性失去了价值,放心吃喝,胖了回来。

想象一下,这个女人过度减肥,显然是想变美,受到男人欢迎。当她不再迎合异性的喜好,反而赢回了健康。

两个例子从不同角度说明,男性的估价,不是判断女性价值的唯一标准。

上野认为,厌女症在男人身上表现为“女性蔑视”,在女人身上则表现为“自我厌恶”。

想来的确如此。在八卦论坛上,女明星经历着极其严格的审视,只要有一丁点瑕疵,就会被人放大讨论。

如今,情况却越来越好了。胖女孩在作美妆博主,中年女明星日渐受到关注,不符合传统长相的少女,正穿着霹雳的服装,在酷炫的MV里释放个性。

她们的存在非常重要,因为她们拓宽了美的疆域,让我们的舆论环境又宽松了一分。当美女的形式越来越多元,我们就可以少一些自我厌恶,有了更多抵达美的可能。

进一步说,针对女性的双重标准,从来不局限于外貌评判上。

当女性成绩优异,人们会说她死读书;当女性遇到渣男,人们会说她不懂识人;当女性遇到危险,人们责怪她夜间独行,没有安全意识。在严酷的评价系统之下,我们总是在背负错误,自我检讨,永远做不到“瘦高白秀幼”,也永远做不到成熟妥帖。某种程度上,我们都是不漂亮女生。所以我更关注的,是人们对弱点和缺陷的态度,是底线的位置。什么样的女性不够美,什么样的女性不够优秀,什么样的女性不符合道德,这些不应该单由男性来定义,我们有自己的标准,也有自己的包容和底线。

所以,我不再为变美这件事焦虑了。精心打扮是为了取悦自己,保持简朴也是。符合传统美的女性是人类的瑰宝,不符合的也是。无论何时,我都会站在脆弱、不足和异类的一方,站在不漂亮女生的阵营里。

不漂亮女生,我要pick你。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