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摄氏度以下的爱情

YiLin Yuanchuang ban - - 爱的故事 - (图/李倩莹)

虚竹和梦姑,如果换了在其他任何地方见面,都不会在一起。小和尚虚竹,全是靠一己肉身、一片禅心在坚持。

天山童姥要逼他破戒开荤,饿他的饭。虚竹就九天九夜不食,只咬冰解渴,可以说心如铁石,难以动摇。而反过来,在平时任何地方,银川公主也绝不会看上虚竹这个厚嘴唇、招风耳、磨磨叽叽的和尚。

所以金庸把他们流放到一个大冰窖里去。

在这里,俗世的喧嚣被隔绝了,暮鼓晨钟听不到了,他们一切的身份标签、矜持和防备都瓦解了。这是金庸最会写的爱情——零摄氏度以下的爱情。

比起虚竹和梦姑,还有一对的爱情更加为世俗所不容,就是杨过和小龙女。

杨过的初恋,本来应该是在桃 花岛的。那里桃花盛开,温暖如春,原本是个谈恋爱的好地方,会产生青梅竹马的好剧本。可是他没有资格待在那里。他成了世俗的弃儿、戍卒,要被流放。他的爱情不配在这么温暖的地方生长。

所以金庸一挥手:去古墓,一个冰冷、阴暗、不见天日的地方。

如果他们在外面的世界遇见,十有八九是凑不成对的。但在古墓里正相反。古墓的高墙,恰恰为他们隔绝了俗世的白眼,留出了一小块天地。

杨过和小龙女还有一个升级版,是狄云和水笙。狄云比杨过更不容易。他是一个乡下老实孩子。杨过的优势,比如英俊、倜 傥、聪明,狄云一样也没有;但杨过的残疾、遭遇、被误会,他都妥妥占齐了。

正常情况下,他和武林小公主水笙之间是不会有爱情的。于是金庸给他们安排了一个地方:雪谷。一场雪崩,封住了他们和外界的联系,挡住了外面的一切敌意。

两个人身世的差异、相互间的误会也都放下了,选择也变得单纯起来。几乎在同一个时刻,他们相互发现了对方的好,迅速地彼此走近。最后他们也在雪谷隐居。

在金庸的笔下,还有一场最最终极的放逐。有两个人,金庸觉得他们要在一起太难了,太不可能了,比杨过和小龙女、虚竹和梦姑还难,还惊世骇俗,必须流浪得更远一点,去的地方再冷一点。那就是冰火岛。这一对情侣就是张翠山和殷素素。

他们之间的隔阂,是正邪之分。在武当名侠张翠山的眼里,殷素素是无法接受的魔教妖女。于是金庸干脆一挥手:去北极。在冰火岛上,张翠山发现所谓的正邪之分变得虚无可笑起来,一切的顾虑都显得那么无聊。妖女就妖女吧。连他这样一个沉重、教条的人,都变得放松了、坦然了、肯面对自己的内心了。成亲的时候,两人一起在冰山上跪下,张翠山朗声说:“弟子今日和殷素素结为夫妇,祸福与共,始终不负。”

不是“低声说”,不是“默默地说”,而是“朗声说”。

他终于放下了负担,再也不怕世人听到。一直都觉得,张无忌老爸老妈的浪漫史特别感人。而冰火岛这一片冰天雪地,某种意义上也成了最浪漫的地方。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