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YiLin Yuanchuang ban - - 心有灵犀 -

刚刚过去的这个季节,繁花盛开,温暖炽烈,但有那么一段纠结的时光,这些与我无关。 我写了三封遗书。忽然地,疼痛来袭,不只是身体,更多是心理。整夜整夜地辗转反侧,想人生的种种可能,每一种都有着如海的忧愁。最坏,也不过是与这繁华人世作别吧。总以为生老病死是别人的事,尽管她与他已经深深地触及我。她是复旦大学的讲师,曾看重名利,出国留学,考证考研考博;常追求繁华旖旎,通宵熬夜,蹦迪、K歌,直到突患绝症,才幡然醒悟,在博客写下生命日记,劝诫清醒中人,熬夜是慢性自杀,名利更是浮云,活着才是王道。他是一个父亲,在距我一个路口的距离住院,也是绝症。他是校长,威严到让人看他一眼就慌张,我更是,因为和我相恋的是他的儿子。年少的恋情,大多是没有结果的,但每个人又都自以为可以天长地久。于是抗争,和他,和他安插的眼线,甚至还隐隐恨了他。哪曾知,最终难以抗争的不是他。本就脆弱的感情,在时间面前轻易服了输。而我,自毕业后,一直未见他。再见的他,已是形容枯槁,缩在病床上,努 力地向我笑。去了医院。去之前写了遗书,郑重地,用信封粘得完整。一封给大Boss,表示感谢,交代工作;一封给父母,告诉他们做他们的女儿很幸福,我爱他们,然后留下一个银行账号和密码;一封给爱人,诉尽衷肠,深情致歉,若有来生,首先学会的是包容,和怎样像他一样事无巨细地照顾与呵护。不是绝症,却因了她和他在前,沉重到以为和这二者一样,进去再也不会出来望到天。不承想,三日后便出院。走出医院的大门,像是重新打开了一个世界,阳光是清亮的,花儿是馨香的,行人是友善的。有车,却不想坐,就想这样,一步步地走着,欢喜地存在着。如今,那三封遗书仍然封存完好地躺在我的抽屉里,每次看到,它都像一个顽皮的孩子,又像一个对生活充满热忱的智者,在不时地提醒我:好好活着,珍惜活着,让一切的一切,都变成值得。是的,我感谢这次病痛,就像成功人士感谢历经的磨难一样。我想,待人生走至终点的那一刻,我会不无遗憾地说:浮生若梦,还好,我把活着喜欢过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