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来无恙,我的小初恋

□惟 念

YiLin - - 诗·画·话 -

几分钟前我在公园里跑步,收到你火急火燎的微信,你在遥远的北京问我,“营业时间是早10点到晚10点”翻译成英文怎么说。气喘吁吁的我停下脚步,飞快地回复了你,想到你一定又是在健身房碰到外国顾客了。

我们分开5年了,但令人意外的是,和你依然保持着胜过老友、几近亲人的关系。就像你每一回发来的微信,开口的第一句称呼,永远是老表,而我对此也甘之如饴。

我们最近一次见面,是在寒冷的二月,你回到我们共居过的城市参加聚会。因为只作一晚的停留,所以我不顾面对你一众朋友的尴尬,急匆匆地穿过半座城,去烟雾缭绕的KTV 找你。

原本横七竖八躺着的人纷纷坐直,探究的目光在我身上逡巡,一直问你我们是什么关系。你豪气冲天地拍拍我的肩膀,拿着话筒说,这是我一直跟你们提到的那位老表,写得一手好文章,又是英语老师。

我曾喜欢过的小小少年,如今说起话来滴水不漏,一如我眼角渐渐冒出的细纹,其实岁月并没有饶过你我。

少年时代仰仗着你对我的喜欢,一次次地挑战你的底线,不尊重你付出的一切。直至你无法忍受这份负荷,在盛夏的深夜发来信息说,要不还是算了吧。

彼时任性的我不肯低头示弱,于是爽快地回了一个“好”,但并未想过日后,我会因此而遗憾后悔。

我陷入回忆里,你的笑声把我拉回,见我目光停在了酒杯上,你习惯性地捏捏我的耳尖,碰了碰我的杯沿,眼神灼灼地说,干了这杯酒,我们一直做好朋友吧。

我不敢开口,只是闷闷地嗯了一声,但思念从眼睛里跑出来,化成了泪珠,落进了我的杯中。

如今想来,世间男儿众多,你是最令我动心、又惦念至今的那一个。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