社会变迁与中国青年问题

——中国青年社会学的关注点及研究取向

Youth Exploration - - 特别策划 - ■ 李春玲

[摘要]中国青年研究作为一门学科开始于1980年代,是伴随着经济改革的步伐而逐步成长的。近

年来,社会学视角的青年研究迅速发展,在青年研究领域中占据主导性位置,社会学取向的青年研究往往

引领着青年研究的主流走向。社会学对青年研究的影响不仅体现在研究方法上,同时也反映在研究主题上。

“80 后”“90后”群体研究、青年群体的社会分化、新生代农民工的认同与社会融合、互联网与青年文

化和社会参与、社会变迁冲击下的新婚恋观和行为等是当代中国青年研究的主要内容。

[关键词]改革开放;中国青年;社会变迁;青年社会学;青年研究

中图分类号:C913.5 文献标识码:A 文章编号:1004-3780(2018)02-0005-17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8.02.001

自中国社会学恢复①以来,青年研究一直是社会学中极为重要但又相对独立的研究领域。高速的经济增长和急剧的社会变迁,使人们的生活水平极大提高,社会生活环境发生重大变化,人们的态度与观念也随之改变,这导致代际现象日益突出,以“80后”和“90后”为代表的青年群体成为社会新事物和新潮流的代言者,社会学家通过对他们的研究来观察社会变迁和未来社会发展趋势,青年社会学的研究主题和研究成果体现了社会学家对社会变迁最新趋势的理解。 作者简介:李春玲,博士,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主要研究方向:社会分层、教育社会学、青年研究。1中国的社会学学科在1952年被取消,直到1980年才得以恢复。

一、青年社会学在中国的兴起和发展

青年研究是一个跨学科的研究领域,包括了社会学、教育学、心理学、人口学、政治学等诸学科。不过,在中国学术界,社会学在青年研究领域占据着主导性的位置,社会学取向的青年研究往往引领青年研究的主流走向。这一特征近年来表现得更为突出,部分原因是由于《青年研究》(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编辑出版)在2009年改版之后,由原来的综合学科性的青年研究期刊转变为以青年社会学为主的学术期刊,使社会学研究方法及相关理论成为青年研究的主流取向,而这一研究取向明显提升了青年研究的学术水平。国内青年研究领域的另外三本主要学术期刊——《中国青年研究》《当代青年研究》和《青年探索》也或多或少与社会学相关。《当代青年研究》原由上海社会科学院青少年研究所编辑出版,现也归入上海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其学科导向也以青年社会学为主。《中国青年研究》和《青年探索》是由共青团下属机构(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和广州市穗港澳青少年研究所)编辑出版,偏重青年政策和青年工作相关问题,其学术取向也越来越与社会学紧密相关。青年研究学术期刊的这种走向,使社会学方法主导的实证研究成为近年来青年研究的主流取向,特别是以问卷调查数据分析为基础的定量研究发展极为迅速,产生了大量的研究成果。

中国的青年研究有一个突出特征:学术研究与意识形态工作相互纠结。在1979年经济改革之前,中国并没有学术研究意义上的青年研究,官方理论家和青年工作者对于青年问题的讨论,主要是围绕着如何培养“又红又专”的“革命接班人”的问题。毛泽东把青年人看成是“早晨八、九点钟的太阳”,对青年人说“世界是你们的”,要使中国的社会主义制度和“无产阶级革命路线”永远保持下去,教育青年人就是关键。因此,针对青年的意识形态教育工作及其相关的研究受到政府的极大关注,也成为当时青年研究的主旋律。

中国青年研究作为一门学科开始于1980年代(吴小英,2012),它是伴随着经济改革的步伐而逐步成长。1979年开始的经济改革,导致原有的意识形态受到极大冲击,被教育应该拥有“革命理想”的青年人思想处于混乱之中,官方的青年教育工作受到极大挑战,这使政府决策者意识到,开展对青年人的深入研究极为迫切。1980年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共青团中央联合发文成立青少年研究所,在此同时还创办了内部发行的《青年研究》期刊,由此开始了青年研究的学科化发展道路。然而,意识形态取向与学术研究取向的矛盾纠结使青年研究的发展道路充斥着各种争议和波折,相关研究机构和人员也不断发生变动。最初成立的青少年研究所位于共青团中央机关大楼,相当于共青团中央的一个所属部门,但同时由中国社会科学院和共青团中央双重管理。在1980年代初期的思想解放运动中,这一机构的研究人员及其发表的研究成果代表了新一代青年的开放思潮,而这种思想倾向与共青团中央的青年工作取向渐行渐远,最终导致青少年研究所被撤销,其研究人员被并入刚刚成立的中国社会科学院社会学研究所。几年之后,共青团中央成立了“中国青少年研究中心”,这一研究机构成为当前中国规模最大也是

最主要的青年研究机构。与此同时,在中央团校(中国青年政治学院)和各地方团校(各省市青年政治学院)系统中,也设立院系和研究所从事青年研究,培养了一批相关研究人员。1989年之后,政府充分意识到大学生群体的思想动态是影响社会稳定的关键因素,逐步加强高校大学生思想政治教育工作,在各高校设立教学和研究部门,进行意识形态教育和相关研究,同时也关注大学生的其他心理和行为问题。社会科学院系统的青年研究在1990年代后期逐步式微,相关研究人员大多转向其他研究领域,相关研究机构取消或人员缩减。1990年代和本世纪最初几年,共青团和高校意识形态工作者所主导的、以青年工作和大学生意识形态教育为主要内容的青年研究占据主流地位,学术取向的青年研究不成气候。不过,一些并不专门从事青年研究的学者从各自学科视角对一些青少年问题进行了深入研究,例如:社会学家风笑天等人对独生子女的长期研究(风笑天,1992、2004);社会学家陈映芳对青年文化的研究(陈映芳,2002、2003、2007);以及许多心理学家对青少年心理问题的研究。

带有意识形态色彩的青年研究一支独大的局面逐步发生改变。本世纪初开始,1980年代出生的青年一代(“80后”)以特立独行、藐视权威的形象冲入公共视野,通过互联网和“青春文学”猛烈回击教育权威的说教和官方媒体对他们的批评。面对与老一代十分不同的“80后”青年,官方的青年工作和意识形态教育受到极大挑战,而与此相关的青年研究也显示出极大的局限性。在此同时,社会学家对新一代青年的态度和行为取向及其社会影响表现出越来越大的兴趣,他们深刻地意识到巨大的代际差异是当代中国社会的一个主要特征,青年一代正在改变这个社会,也将引领社会的未来方向。近年来,社会学视角的青年研究迅速发展,研究成果十分丰富,研究主题往往紧扣社会公众关注热点,特别是青年人的关注热点,因而也常常引起社会反响。另外,社会学研究的方法优势也使社会学取向的青年研究更为深入和有说服力。基于大规模问卷调查数据进行的定量研究,可以系统分析各方面的代际差异,全面把握青年一代的态度和行为特征,并进行因果解释。基于深入的个案访谈调研,社会学家还对青年群体内部的各类小群体进行更深入地解剖,探究其内在的价值理念和行为动机。

社会学取向的青年研究发展,也影响了共青团系统研究者和高校意识形态教育者,他们的研究也越来越多地借鉴社会学研究方法,减少以往的教条理论和空洞说教。由此,在当代中国青年研究领域形成了各具特色的三股主要力量:社科院系统以社会学为主的青年研究;共青团系统以青年工作为主的青年研究;以及高校系统以教育学为主的青年研究。这三股研究力量组成了当代中国青年研究的多元化的格局。

社会学对青年研究的影响不仅体现在研究方法上,同时也反映在研究主题方面。青年社会学的复兴是与“80后”现象的出现相伴随的,有关“80后”“90后”群体的研究以及这两个代际群体与社会、经济、文化和政治变迁的关系,成为当代中国青年研究的主要内容。这些研究通常基于代际比较分析,探讨“80后”青年及“90后”青年的行为特征和态度倾向,发现青年一代与老一代人的差异,解释导致差异的原因,以及这些差异预示社会发展的何种走向。不过,社会学家在关注代际差异的同时,也充分意识到青年一代内部存在巨大的阶层差异和城乡分化,这导致青年研究从分析对象角度区分为两大

入社会公共视野,引领文化时尚潮流,在大众媒体——尤其是互联网论坛上,形成了某种话语霸权。以往对青年人指手画脚的文化权威们对他们规避三尺,曾经指责他们是“垮掉的一代”的主流媒体转而盛赞他们是“有奉献精神的一代”。“80后”们胆大妄为的举止言行和挑战权威的偏好,使人们感受到前所未有的代际差异。虽然在上世纪初的五四运动和1960、1970年代的文化大革命运动中,青年人也显示出巨大的影响力,但是当时的青年人是受成年人精神领袖的引领和鼓动而行动的。然而,“80后”的精神旗手是他们自己推举出来的同龄人——1982年出生的韩寒和1983年出生的郭敬明等人,这些精神旗手们既没有深刻的思想理论,也没有崇高的道德品质,他们之所以成为“80后”的精神领袖,是因为他们勇于挑战权威,善于用文学艺术形式反映同代人情绪喜好。这一代人的内部凝聚力和代际认同感是如此强烈,使他们成为一种社会势力迅速崛起,在文化、艺术、大众媒体以及新兴经济领域制造了巨大震动,互联网的普及更增强了他们的影响力,而他们也助推了互联网的发展。独特的“80后”代际现象是过去十几年青年研究最热门的话题,社会学家以及相关领域学者从各种角度对这一群体进行研究,产生了大量的研究成果。其中有代表性的一本研究专著是《境遇、态度与社会转型:“80后”青年的社会学研究》(李春玲等,2013)。此书是在宏观社会转型与微观个人生命历程的互嵌模式下研究“80后”代际现象,作者认为“80后”群体不仅仅是年龄相同的一群人,这一批青年人因剧烈的社会变迁并共同经历了重大历史事件,而成为具有社会学意义的“社会代”。“这一代人所展现出来的,除却青年作为生命历程的一个特殊年龄阶段所具有的普遍特质之外,还有中国社会转型阶段在他们成长历程中所刻下的独特而深刻的烙印。”作者进一步指出:“1979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和与之同时的独生子女政策,构成了‘80后’生命历程中最关键且影响最为深远的社会事件。如果说‘80后’的父母们是‘新中国的一代’,他们的生活史就是新中国国家建构史;那么,‘80后’们则是不折不扣的‘转型的一代’,他们的成长与中国迈向现代化的转型过程密不可分。因此,有关‘80后’的研究实质上既是对中国社会转型的反思,又是对全球范围到来的现代性的反思。”此书通过大量的实证资料分析,充分体现了改革开放对“80后”一代的巨大影响。“发轫于19世纪70年代末的转型,在各世代群体的生命历程中划出了一道‘计划经济’与‘市场经济’的分割线,‘历史时点’和‘个人时点’之间的不同的交错方式,构成社会转型对各个同期群的不同影响模式。”“‘80后’是第一代在完全没有计划体制保护下,需要依靠自己努力立足的一代。他们经历了改革从发轫至今逐步深化,见证了中国的经济腾飞。改革的一系列进程构筑了他们的‘公共生命历程’,他们经历了大学扩招及自主就业、以城市化为驱动的GDP增长带动的对消费主义的全面渗透、国家从意识形态合法性向绩效型合法性的转型及互联网全面入侵对这代人的社会政治态度带来的冲击等等,这些社会变迁设定下的公共生命历程,使个人命运带上到国家结构变迁的深刻烙印。”

“80后”最初是以青春文学和网络文化的方式而崛起,由此形成了反叛而另类的青年亚文化, “80后”青年通过这种形式的青年亚文化发出“独特且反叛的声音”,其影响力超越文化范畴而深入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