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构主义视角下的两岸青年“体验式交流”研究

Youth Exploration - - 青年探索 - 唐桦

[摘要]基于两岸青年传统交流中存在的问题,“体验式交流”成为了推进两岸关系走向纵深发展的

新思路。与传统交流把认知作为主要目的,重在透过交流让台湾青年了解大陆,重视理性理解的模式不同,

体验式交流强调情感、意志与认知的结合,重在情感、意志的体验,尤其是过程中的意义建构。体验式交

流从两岸青年的需求和感悟出发,通过多种体验交叉式的互动模式,在情境设计、相互协作、信息收集和

意义建构四个方面创新性地开展交流,并通过关联体验、机会体验、合作体验、角色体验和融入体验等五

种交流模式来实现交流升级,从而吸引更多的两岸青少年群体参与交流,在体验式交流中化解隔阂,增进

两岸之间的共识,最终实现两岸青年的心灵契合。

[关键词]建构主义;体验式交流;青年;两岸关系

中图分类号:C913.5 文献标识码:A DOI:10.13583/j.cnki.issn1004-3780.2018.06.006

文章编号:1004-3780(2018)06-0071-07

2016年3月3日全国政协十二届四次会议上,全国政协主席俞正声在政协工作报告中提出“开展面向台湾青少年的体验式交流”(俞正声,2016),引起各界关注和热议。“体验式交流”是推进两岸关系走向纵深发展的新思路,有利于我们反思以及走出之前两岸青年交流中产生的一些困境。体验式交流从两岸青年的需求和感悟出发,通过多种体验交叉式的互动模式,力图构造多种涉及社会各个方面的交流内容,让两岸青少年群体在更有深度、更精致、视野更开阔的活动中交流思想、体验日常生活,逐步走向心灵契合。

基金项目:本文系2018年度国家社会科学基金一般项目“常住大陆台胞群体的社会融入问题与对策研究”(项目编号: 18BZZ115)的阶段性研究成果。作者简介:唐桦,厦门大学台湾研究院副教授,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协同创新中心成员,主要研究方向:青年研究与两岸关系。

一、两岸青年交流中的问题

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两岸青少年身上寄托着两岸关系的未来。要多想些办法,多创造些条件,让他们多来往、多交流,感悟到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潮流,感悟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趋势,以后能够担当起开拓两岸关系前景、实现民族伟大复兴的重任”(陈键兴,2014)。两岸青年交流活动从早期的零散交流发展到现在的“两岸青少年夏令营” “两岸青年联欢节”“两岸青年领袖研习营”等众多品牌活动,形成了蓬勃发展的良好局面。以海峡青年论坛为例,就逐步从一个专注于青年创新创业的专题性论坛发展为一个涵盖青年发展议题的综合性论坛。两岸青年群体的交流活动收获颇丰,一方面有助于台湾青年获得有关大陆的各方面信息,另一方面也能够增进两岸青年彼此之间的理解,从而减少偏见(唐桦,2017)。例如“反课纲”运动的骨干分子、台籍学生朱震参加完“中华两岸交流促进会”组织的于2017年7月25日至8月1日分别赴北京、安徽和江苏等地的参访活动之后,主动在社交媒体上晒出赴大陆交流的照片,引发网民热议。朱震认为交流“让我见识到了一贯且有效稳定的政策,也让我见识到有别于一般发展社会、独一无二的特殊文化。……我希望由我开始,试着朝着‘奉献’‘友爱’‘互助’‘进步’的精神迈进,就像是北京市容里随处可见的、亲切又伟大的标语里写的一样”(新华澳报,2017)。虽然两岸青年交流如此热络,但仍存在一些问题。

首先,重宣传形式,轻交流内容。大部分两岸青年交流项目以参观走访为主,交流时间很短,两岸青年有些刚认识活动就结束了;有些交流活动主要是开会和游历山水,在激发参与者内部互动和反馈方面着力不多,导致台湾青年和大陆青年各自抱团现象比较严重,并没有达到加强相互之间了解的交流目的;或是过于追求交流的人数和规模,注重活动的宣传和包装,更看重“新闻效应”,对交流内容和主题的提升不够重视。

其次,重前期准备,轻后续跟踪反馈。两岸青年的交流活动大部分精力都花在前期准备上,活动办完宣传结束就结束了,对活动后续两岸青年的沟通效果以及台湾青年的反馈缺乏及时跟进,也难以对两岸青少年群体的日常生活和思维习惯产生影响,制约了两岸交流的更深入发展。

再次,重官方需求,轻民意变化。有的活动从官方视角出发,难以有效地吸引台湾青年主动投入到交流中来。交流内容多围绕中华历史文化、教育等方面设立主题,对于经济、科技、社会管理等领域更深层次的交流较少涉及。但是近几年,台湾青年的需求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有些交流活动的吸引力开始退化。根据台湾媒体调查的数据,想到大陆工作的台湾青年从过去的15%提高到30%,单纯的旅游对很多台湾青年的吸引力逐渐下降,而创业就业的吸引力在逐渐上升。

最后,重短期分散,轻长期规划。各地各单位都在开展涉台青年活动,但从整体战略层面来看,这种分散办活动的方式,所联系的台湾青年也比较零散,活动缺乏计划性针对性,很容易出现主题重复、资源浪费、经验不可复制等现象,严重影响交流效果。

二、建构主义视角下的体验式交流:内涵与创新

“体验式交流”就是“让台湾青少年了解真实的大陆”(张志军,2016)。交流是一个积极主动的建构过程,强调以交流者为中心,交流的过程就是自我建构的过程(卢启程,2009)。建构主义源自瑞士认知心理学家皮亚杰(J.Piaget,1970)创立的关于儿童认知发展理论,知识并非单纯地来自主体或者客体,而是在双方相互作用的过程中生成的。一方面,新经验要获得意义需要以原有的经验为基础,从而融汇到原来的经验结构中,即同化;另一方面,新经验的进入又会使原有的经验发生一定的改变,使它得到丰富、调整或改造,即顺应。从这一角度来看,本文定义的体验式交流是指台湾青年通过以更“接地气”的方式在各种交流活动中进行主体性参与,经过当下的互动实践真正融入大陆的生活,逐渐形成对大陆的客观认知与理解,并最终达到两岸青年彼此心灵契合的一种新型青年交流形式。因为青年们都是带着一定的经验进入交流的,体验式交流对大陆的对台工作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更细致化的情境设计,引导两岸青年主动参与,发挥创造力,完成价值的内化和意义的建构。体验式交流与过去一般交流的不同之处在于,一般交流把认知作为主要目的,重在透过交流让台湾青年了解大陆,重视的是理性理解,但体验式交流是情感、意志与认知的结合,重在情感、意志的体验,尤其是过程中的意义建构。基于建构主义的体验式交流的创新性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部分:情境设计、相互协作、信息收集和意义建构。

1.情境设计

体验式交流首先重视的是通过对空间、产品或活动主题的设计营造一种氛围,引发两岸青年的文化共鸣并获得认同。两岸青年由于生活背景的不同,在思考两岸问题时有着各自不同的方式,由主办方或者两岸青年参与者共同创设一种舒适又有活力和适当压力的情境,有助于正视差异,放下偏见,在更日常的、深入的互动过程中了解彼此,信任彼此。这里面可以具体分为指定活动中的角色分配情境、类似主题设计或者VR体验的模拟情境以及文化真实情境三种。这些有趣生动的场景会触动两岸青年的听觉和触觉感受,将台湾青年想要观看的场景通过技术手段巧妙移植到文化产品中,将这种体验和参与者的生活方式联系在一起。

2.相互协作

过去有些交流活动主要是开会和游历山水,在激发参与者内部互动和反馈方面着力不多,导致两岸青年各自抱团现象比较严重。如果在交流中的分组时可以按照特性而不是按照地域性即台湾人大陆人进行划分,在活动类型选择上可以考虑地域冲突性较少的爬山联欢等方式。如果让他们竞争夏令营中比较缺少的资源,群体之间就会因为竞争而对外群体表现出更大的偏见和相应的行为。传统交流活动都由主办方设定好活动和路径,但体验式交流将指定任务和自由任务有机结合,增加参与者尤其是台湾青年在过程中的主观能动性和参与感。要完成哪些任务,如何完成,要拓展什么体验,怎么体验,都由参与

交流的两岸青年自己选择。让他们在完成任务的过程中,时刻保持新鲜感和积极性,享受完成任务的过程,获得成就感。

3.信息收集

大陆官方和活动主办方应透过多种方法开展意见收集,从而为体验模式的改进提供好的借鉴。一部分意见的收集可以通过分析用户体验等量化指标来完成;另一部分可以透过与活动中的台湾青年进行深入访谈、调查问卷和随机采访等方式进行意见收集。这样可以更好地更细致地了解台湾青年的需求,而台湾青年在回想和分析自己的活动行为和收获时,也是获得体验成长的方式。此外,采取让两岸青年进行自我评价和互相评价的方式,鼓励他们把自己的体验表达出来,不仅能够帮助完善对自己的认识和增进彼此了解,也可以帮助他们获得了认同感和归属感。

4.意义建构

体验式交流为两岸青年提供了自由创造和集体发现的空间和机会,让他们在交流和理解中生成领悟和意义。通过交流表达自己不同的感受,通过理解加深对事物和自我的认知,在交流和理解中创建事物更大的意义(沈玲娣、陶礼光,2005)。意义建构的目标是比较艰难,实现也是较为缓慢的,但是价值是巨大的,只有在实现了深度交流和完成了共同的意义建构,两岸青年才有可能迈向真正的心灵契合。

三、模式设计:两岸青年心灵契合之路

当青年处于某种情境中,通过增加互动,其视觉、听觉甚至情感达到一定水平时,两岸青年对彼此将有更直观、深入的认知,进而拉近心理距离。比如举办一个主题是“快乐和分享”的两岸青年交流活动,那么两岸青年参与者接触的所有途径和渠道,都要注重营造出“快乐和分享”的体验,而不仅仅是搞一个“快乐和分享”主题交流大会。不论是线下的活动互动,现场的氛围布置,活动子项目的设计,还有网络的宣传,以及衍生品的设计都需要围绕主题,同时利用年轻人流行文化中的网络语言,拉近活动组织者与参与者的距离。开展“体验式交流”,从活动的前期设计到交流过程中的场景设计都要进行受众细分,减少大规模过于形式化的交流活动,增加针对不同群体的、精致的、长期的交流项目。引入性别、年龄、兴趣等多重分类维度,使两岸青少年交流可以重新分类,互相在对方内部“筑巢”,建立对多个群体的多重认同。透过关联体验、机会体验、合作体验、角色体验和融入体验五种模式的设计来实现体验式交流的新升级,在更广泛的层面上吸引两岸更多的青少年群体参与到交流中,不断增进两岸青年之间的共识,深化青年的交流。

(一)关联体验:寻根与认同

关联体验是对情感及行动的结合,重点在于为参与者创造一种联想式体验,从而与理想的自我或者是文化认同产生关联。(1)建立两岸青少年交流体验中心,开辟不同的主题空间。中心每个月举办不

同的主题展和主题设计,大的方面可以设计“中国”“寻根”“闽南文化”“茶文化”等主题空间,也可以尝试更加贴近青少年日常生活比如“电影”“快乐”“爱情”“环保”“我是谁”等进行情景模拟设计,将独特的社会文化、地域风情、时尚元素等都列为情景主题的内容,甚至能够以色彩、小品、自然环境中的动植物等为依据,营造不同的主题空间,以体验游戏、广告或者电影、历史片段来渲染氛围,推动两岸青少年在其中产生相应的情感或联想,更积极地参与到体验中来。此外,还可以直接设定一些两岸青年交流中常见的冲突场面,由参与者在参与和思考解决策略过程中,来重新理解交流的意义。(2)增加两岸历史故事类的VR体验馆。在传统设计中,以文字阐述为主,配合以少量图片故事形式给以再现。但针对青少年,故事或史实的传递需要更为多元化的介质进行呈现,诸如动态的视频、全息成像、逼真色彩等等,如果有可能加入部分VR技术,将视觉官能通道可接受的信息量进行大幅提升。(3)开发两岸青年交流相关的体验app。除了实体体验,可以依托设计公司开发几个有代表性的终端体验app,方便两岸青少年浏览,并开展交流互动,同时也可以加强对大陆正面形象的宣传推广。例如全国台联2016年依托厦大开办了“大陆台生台湾史暑期研习营”,这类经典的课程和讲坛可以考虑跟MOOC或者公开课网站合作,将之推广出去,让年轻人可以直接在线学习。(4)开发闽南文化形象类旅游纪念品,鼓励两岸青年参与制作设计。与有代表性的创意公司合作,有规划地开发出集文化价值、纪念价值和体验价值为一体的闽南文化形象类旅游纪念品。为了增加纪念品的体验性,可以打破传统销售模式,开辟民间DIY展区,开设游人制作专区鼓励参与者参与制作。在这一过程中,主办方提供的不仅是某个产品或服务,更多的是两岸青少年的体验,因此这一过程也是实现体验价值的过程。

(二)机会体验:就业、创业与实习

对大陆有过“亲身体验”的台湾青少年群体,对于选择到大陆求学、就业、生活,整体上呈现积极乐观的看法。两岸青少年体验式交流要与台湾岛内青少年对未来的担忧结合起来,给予台湾青少年就业、创业和实习的机会。首先,应该尽快推动两岸青少年实习基地建设,集结企业(涵盖台企以及其他本地企业)资源,对参与的企业授牌,同时与台湾高校的就业指导中心合作,到台湾高校进行集中细致化宣传,吸引台湾青少年来大陆实习。毕竟直接创业风险过大,而先进入在陆的台企或者大陆自身的本土企业实习,是了解大陆和大陆市场的较好渠道,实习之后创业成功的可能性也随之增加。其次,可以探索建立两岸青少年就业训练和就业咨询服务平台,同时加大新媒体宣传,最好能进入台湾的PTT和Facebook进行信息发布,让求职的青少年更加便捷地获得相关信息。同时,可以举办一些有影响力的两岸青少年就业博览会,举办两岸成功创业青少年座谈。再次,积极探索两岸青少年创业融资的新模式,发动已成功的企业家成立创业基金, 通过如创业计划竞赛等形式筛选出优秀的创业者和项目,给予创业初始的启动资金支持。在这方面,厦门已经有非常成熟的模式——海峡两岸青年(高校)创意创新创业邀请赛,为两岸青少年创业搭建起了高层次平台,建议抓好优质项目的跟踪落实,确保创业真正落地生根。台湾青少年通过“体验式”交流的方式可以亲身感受“一带一路”和地方“脱贫”建设等国家

政策,让他们的创业梦与中国梦紧密地结合起来。

(三)合作体验:混合编队

合作体验强调“混合编队”的方式,让两岸青少年在完成共同的目标与任务时,在“合作”与“分享”中更好地认同彼此,化解歧见,塑造共同的价值观。首先,针对不同主题进行定制化、人性化的设计,可以分为指定任务和自由任务,让两岸青少年自己设计活动主题和环节安排,增强参与个体之间的交流、互动和分享。其次,活动要寓教于乐,增加挑战性,巧妙引导台湾青少年去感知祖国,让他们在体验过程中可以时刻保持新鲜感和积极性。再次,文化学习、体育比赛、技能训练、生活适应能力等方面鼓励竞争,以竞赛设计为主,必须跨地域混合编组,比如游戏大赛、舞蹈大赛,创业竞赛等。让两岸青少年混合组队,在竞赛中学习团队合作,展现创意,使青少年团队能够相互观摩。最后,在体验式交流过程中,带队者和引导者的选择至关重要,好的带队者才懂得如何引导青少年自己去经历、去感受、去探索、去成长。

(四)角色体验:情景模拟

角色体验通过情景模拟、专题研讨、换位思考等方式进行,让两岸青少年参与建构其中的角色,透过体验角色来领悟意义和发展能力。因此,主办方在前期设计要做精心的准备。一种是直接在活动现场的情境模拟,准备好角色体验所需的用具,来激发两岸青少年的讨论和思考。要提供探讨的空间,保证角色体验中问题的开放性,创造情感、态度、价值观的冲突等等。另一种是生活角色的互换体验。这里面又分为两种类型:其一是同类型角色互换体验,可以让两岸高校的学生干部互换角色去对方所在的大学班级里面当一星期或者一个月的学生干部,去感受彼此环境的异同,体验情感,学会理解不同的环境。同理,社团或者协会的青年干部也可以用这种方式进行交流体验,提升适应性合作性参与性。其二是不同类型角色扮演体验,比如台湾高校学生进入福建某工厂体验工人生活一个月,或者到闽西闽北等山区,体验山区教师生活一个月。大陆城市青少年进入台湾农村,台湾农村青少年进入大陆城市等这样的角色交换体验计划都可以探索性地开展。此外,一些事业单位或者不敏感的政府职能部门都可以开放机会给两岸青少年进行角色体验。除了大陆先进的地方要开放给两岸青少年体验之外,也应该让两岸青少年多进入需要帮助的地区,让他们看到祖国社会发展的地域差异性和复杂性,有利于他们对两岸关系产生同理心。角色交换之后,需要交换方进行反馈和相互分享,可以分为小组交流、整体交流、特定问题交流或自愿交流等。

(五)融入体验:家庭住宿与公益交流

选择有代表性城市有针对性地开展家庭住宿活动计划,把一些有条件的居民家庭纳入到两岸交流中来,给予一些正面激励,同时可以长期追踪这些来大陆的台湾青少年的需求和心态的变化。此外,加强两岸公益组织间的交流,让两岸青少年共同参加扶贫、支教等公益活动,增加彼此的亲近感和凝聚力,这也是台湾青少年积极参与祖国建设的重要体现。2016年的海峡论坛中“两岸青少年公益说”采用面对面的咖啡馆形式举办,轻松开放、充满朝气;“益启跑·海峡两岸青少年共筑中国梦”用路跑的方式

倡导公益,这些都是很好的模式。在两岸交流活动的赞助上,可以组织一个符合反“独”促统的公益慈善,两岸的企业家可以“易地支持”个人与团体,如台湾企业支持大陆,大陆企业支持台湾的艺术家、运动员与贫困学生的公益慈善活动,其中包括画展、奖学金和运动训练培养与房屋补助基金等各种公益活动,对于参与活动的企业,可以按照相关政策对善款作相应的税务减免。

上面五种模式设计分别强调不同的体验重点,彼此之间是相互包容的。体验式交流的最终目标,不是单纯建立某一种类型的交流体验,而是为两岸青少年创造出一种更整体更真实更有感染力的体验。新媒体时代赋予了两岸青少年体验式交流更多的发展机遇。有别于传统的两岸交流方式,依托于新媒体所带来全新的互动媒介和近年来两岸青少年交流所积累的经验基础,体验式交流逐步摆脱了以政府主导式的单向参访为主要内容的传统思维,在内容上呈现出多元化的互动模式,不再局限于学校或是传统文化体育,而是在涉及社会各个方面的领域内进行互动交流。同时体验式交流更注重两岸青年在交流过程中的切身体会和感悟,强调更为深层的角色代入感,更多具有创新性的交流方式应运而生。另一方面体验式交流旨在广泛地开展更深入的交流,容易在不同社会领域积累交流经验,使得好的交流方式能制度化、常态化,在新媒体时代的互动作用下,进一步密切了个体与个体、个体与群体之间的联结纽带。

“体验式交流”的提出是推动两岸青年交流优化升级的“及时雨”,为后续开展青年交流工作打开了一个新的思考空间。由青年交流带来参与行动,在行动中产生体验,再对这种体验进行共享和探讨(库伯,2008),推动两岸青年产生共鸣和共识,再催生更积极的主动性行动。“体验式交流”的关键在于激发台湾青年在交流中的生命体验,因此,两岸青年的交流活动要切实从台湾青年的需求出发,透过体验式的深度交流来化解隔阂、增进认同,让台湾青少年多参与多分享祖国改革开放的成果和发展机遇,促使两岸青年共同承担起推动两岸关系和谐发展的责任,为两岸关系的和平发展贡献心力。

参考文献

库伯,2008.体验学习——让体验成为学习和发展的源泉[M].上海:华东师大出版社:15.卢启程,2009.建构主义的体验式教学设计模式与ERP沙盘教学[J].中国冶金教育(6):17-20.沈玲娣,陶礼光,2005.体验学习的理论与实践[J].北京教育(Z1):20-22.唐桦,2017.群际接触与偏见:交流中台湾青年的心理机制[J].台湾研究集刊(6):8-14.陈键兴,2014.习近平会见宋楚瑜:两岸青少年寄托两岸关系未来[N/OL].新华网,05-07[2016-10-11]. http://gx.people.com.cn/n/2014/0507/c229247-21157361.html

新华澳报,2017.以实际见闻做好台湾“迷失青年”的转化工作[N/OL].华夏经纬网,08-07[2017-0809]. http://www.huaxia.com/thpl/mtlj/2017/08/5422008.html.

俞正声,2016.开展面向台湾青少年的体验式交流[N/OL].中国新闻网,03-03[2017-06-02]. http://www. chinanews.com/gn/2016/03-03/7782542.shtml.

张志军,2016.沟通之道从心开始[N/OL].海峡之声,03-12[2017-03-01]. http://www.vos.com.cn/ news/2016-03/12/cms873277article.shtml.

PIAGET J & INBELDER B,1970. The Psychology of the Child[M].New York:Basic Books.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