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一切都找不到了

Youth Literature - - 小气 说象 PHENOMENONFICTION - ⊙文 / 李治邦

李治邦:河北省安平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现任天 津市群众艺术馆馆长。出版有长篇小说《逃出孤独》等, 发表中短篇小说百余篇。与人合作的电视连续剧剧本《苍 茫》获中宣部“五个一工程奖”。 一

这座城市四面环山,像是一口大铁锅卧在那儿。冬天特别冷,夏天热得要命。最关键的是风从外边吹不进来,城市就成了不散风的没有窗户的屋子。二十世纪九十年代,要是从这座城市出去只有一条国道,勉强从山的缝隙钻出去。从这座城市到最近的另外一座城市,需要乘车六个多小时。在这里居住的人就有了一种被封闭的感觉,爱吵架,动不动就发脾气。后来有研究人员说,这缘于没有风吹进来,人就会显得疲惫和缺乏耐心。

在这座城市住着一个叫轴子的小伙子,长着一颗大脑袋,眉毛黑黑的,眼睛也显得透亮,像是水洗的,透着憨厚和执着。他住在城市的东角,家门口有一个落日湖,湖面好大好大。每当夕阳落在湖里,轴子就跑去傻乎乎地看。他父亲在机械厂是车工,技术很好, 老伴出车祸死得早,他就带着轴子生活。他爱轴子,但又觉得轴子心眼子太实了,一点弯都不会转。而且脾气也暴躁,动不动就爱摔碗。父亲对轴子说,我是你爹,说不顺你都会拧眉毛瞪眼的,换别人你怎么办?轴子说,我就这脾气。父亲说,那你就没法在这个城市生活,你能不能顺溜点儿?轴子说,我早就想出去走走,在这里生活太闷。父亲说,你走啊,四面都是大山,你说你怎么走?轴子说,我不愿意在这里囚着。

轴子高中毕业后,父亲要他上大学。轴子挠挠脑袋,回答道,我不是上大学的料,你给我找个中专读吧。父亲悻悻地说,你不是要出去吗,你不考上大学怎么出去啊?轴子难为情地告诉父亲,我是想出去,可我没那脑子。父亲咂咂牙花子,没辙,找了一所学计算机的中专。轴子起初还高兴,没上一年就跑回来,对父亲说,我看那电脑就脑仁儿疼,别让我活受罪了!父亲说,机械厂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