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公和沈阳的那些年

Youth Literature - - 出发 DEPARTURE - ⊙文 / 信思涵

信思涵:二 年出生,辽宁沈阳人,作品《苟且与 远方》曾获“为学杯”全国中小学生创新作文大赛全国 总决赛三等奖,《庭有枇杷树》发表于《中学生》杂志。

小雨淅淅沥沥地下着,在泥泞的路上溅起一圈又一圈的泥巴。巷子里充斥着黏糊糊的雾气。馒头的香气顺着窗户溜了出去。巷口摆着一个早已被塑料布盖上的摆满了八王寺汽水的手推车。收音机里传来时断时续的新闻播报。远处戏曲演员吊嗓子的声音,清亮而悠扬。

永远忘不掉外公回忆过去的沈阳时,那半眯着的眼睛和炯炯有神的目光。

回忆的大幕一旦拉开,恍如一部默片悄然上演,回忆便会翻滚着涌来。

远处在人群中拥挤着的,穿着平整的学生装斜挎着蓝布包的男孩,便是外公。

知了叫嚣着向磨人的高温宣战,隔着布鞋也能感受到土路的燥热。树荫是马路上唯一的阴凉,下面挤满了高举纸币的推搡着的学生。那绿色的、小小的贰角钱纸币,鲜艳而夺目。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一瓶橘子汽水竟是不可多得的东西。每双闪闪发亮的 眼睛都紧盯着盖了棉被的箱子,生怕一不留神汽水便被一抢而空。哄闹声中夹杂着拧开汽水瓶“嘶嘶”的声音,那是二氧化碳逸出的声音,是青春的躁动。

手上牵着年幼的女儿,脚下的步伐矫健而有力。一道灰黑色身影由远及近,这是外公。

一部老式放映机,一张用铁架撑起的屏幕,几趟板凳。这便是所谓的影院了。此时人还不是太多,但凳子已经满了。一些年轻人坐在上面,穿着洗的发白得工装低声交谈着;远处孩子们在马路上放着纸糊的风筝,在余晖的映照下,祥和得像一幅画;放映员一手端着搪瓷水碗,一手拿着烤饼。夜幕降临,整个广场都结束了等待,露天电影里主人公的独白,间或夹杂着咳嗽声和人们踩在瓜子皮上“咯吱咯吱”的声音。茫茫夜色中,只剩下这一个不安静的角落。

便利店鹅黄色的牌匾下,一个微微驼背的身影踌躇着,那是外公。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