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学类型与类型文学

——类型化写作三人谈

Youth Literature - - 气声 象音 PHENOMENONVOICE - ⊙文 / 张永禄 丛治辰 卞晨绚▲张永禄

张永禄:评论家,现供职于上海政法学院文学与传媒学院。 丛治辰:评论家,现供职于中共中央党校文史教研部。 卞晨绚:评论家,现供职于河北省作家协会。 特邀栏目主持:金赫楠

类型化写作和旧体小说,经由网络文学这种新的生产传播介质,又一次全面满血复活;这既是对我国旧体小说传统的继承延续,也是与国外发达的类型写作和畅销书文化的借鉴呼应。纯文学和类型写作,精英文学和大众文艺,在一个正常的社会文化生态结构中,本就应该层次分明又并行不悖。且在历史经验中,二者相互支撑、影响、渗透,共同参与着文化脉络的演进。作为大众文化原创力基本源泉的通俗文学、类型写作,与作为时代思想力、审美力标杆的精英文学,二者的共存和交互,也该成为当下文学、文化的常态。本期“青年漫笔”,我们邀请到张永禄、丛治辰和卞晨绚三位青年评论家,从各自的角度谈论类型化写作。

类型写作的美与罪

从类型学角度看,所有的文学作品都应有“类”,也应有“型”。无规矩不成方圆,无类型不文艺。这是由社会生活的成规属性决定的,也是由艺术的内在规定性决定的,并且是由作家艺术才能的有限性与特殊艺术偏好决定的。对于那些不能以类型命名的写作,要么是该作品达不到类型水准,要么是它标志了某种新类型的诞生,人们暂不能从理论上命名和界定它。好的类型写作或类型化的作品体现了文学艺术创造的成规之美与创造之美的辩证,坏的类型写作则暴露了对艺术创作成规的违背,对艺术创作自由权利的滥用,对艺术创造性意涵的曲解,这既是创作之罪,也是恶俗艺术之罪。

类型写作本是中性行为,无所谓好与坏,也无所谓美与罪。但把类型艺术放在价值系统中考量,就不仅有高下之分,也有好坏之别。对类型写作的好与坏、美与罪要历史地、具体地分析,不宜笼统地臧否,否则的话,很容易陷入虚无主义的泥沼,这不利于类型写作的发展,也不利于文学艺术的繁荣,更不利于文化事业和文化产业的健康。

类型写作是古已有之的事,并不是网络时代的新宠。今天能流传下来彪炳千秋的作品,可以说都是类型的经典。以小说为例,比如《三国演义》之于历史小说类型,《水浒传》之于英雄侠义小说类型,《西游记》之于神魔小说类型,《红楼梦》之于世情小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