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拉格文学漫步

Youth Literature - - ESSAY - ⊙文/葛 芳

车厢里的人很少,可以自由入座。我随便找了一个空位,开始阅读克里玛的《布拉格精神》,内心有等待恋人一般的慌张。偶尔抬头看窗外,一个又一个站台过去。火车行驶得极其缓慢,慢得可以让人清晰瞅见窗外花朵的形状。似乎是骑在马背上,四处溜达,很悠闲,停停走走。手机上短信来了,告知已经到了斯洛伐克。上来了四个本地小伙子,唱着歌,衣着朴素。他们喧哗着,坐定后开始打纸牌说笑话。我迷迷糊糊打着盹,不时被他们爆发出的一阵阵笑声吵醒。隔着沙发缝隙看过去,一个小伙卷曲着头发,笑得两眼眯成了一条线。他们许是刚刚劳作回来,身上还携带着青草的味儿。又一站台,上来了三个女人。女人们的脸暗黄,相貌普通,她们简单交流后各

葛 芳:一九七五年出生,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小说 多次被《小说选刊》《中篇小说选刊》等杂志转载。 著有散文集《空庭》《隐约江南》,小说集《纸飞机》。 曾获江苏省紫金山文学奖。现居苏州。

自找个最舒适的坐姿,打开书阅读。应该是小说,书很厚,封皮包着。她们翻阅书籍时动作小心翼翼。

我和对面的老太太心照不宣,她的脚尖抵着我的行李箱,以防火车拐弯时行李箱滑到其他地方。她意思是,让我放心睡她会照看我行李,我无法用语言和她交流,只能向她微笑,以示谢意。窗外一大片一大片绿色绵延,天空低矮,忽然,跳出一望无际的黄色,原来是成片的油菜花迎风招展,“那是春天,树林飞向它们的鸟”,我想起了策兰的诗。我在布拉格的一间阁楼住下来。阁楼的天窗不错,将日光和黑暗第一时间传递给我。我躺在床上,什么也不想,光看天色也是件很好的事情。阁楼空间很大,有专门书写的桌子,我把随身携带的几本书拿出来。《布拉格精神》(克里玛)、《小说的艺术》(米兰·昆德拉)、《卡夫卡全集》。我反复交替阅读着这些书。气味、气息、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