骑木鸟飞走的梅巴丹——读《骄傲的人总是孤独的》(评论) / 黄德海

Youth Literature - - 气象 PHENOMENON -

汽车,转身回家,再也没有出来。

又过了半年,梅巴丹骑着一匹黄杨木做的木马出现在望江路。葛毅发现,半年过去,梅巴丹的技术有了质的飞跃,她上次做的小汽车外形像面包,线条也不够流畅,从气质上看,像个刚进城的傻小子。这次的木马完全不同了,线条流畅,细节精致,饱满而结实,富有设计感。最主要的是,木马精神极了,浑身上下散发出七彩光芒,特别是它的眼睛,只要与它对视一下,魂魄立即被吸走。它有一股非凡的魅力,不像人世间应该有的。梅巴丹骑着她的木马,走上了江堤,在江堤上奔驰。半路上,又被上次那个交警拦下了,交警告诉梅巴丹,城市里不准骑马。梅巴丹说,这不是马,是木马。交警说,木马也是马,我得将你的木马扣下来,你去我们交警队一趟,办个手续,将上次那辆小汽车一起开回去。

见交警这么说,梅巴丹下了木马,什么 话也没说,转身回去了。

半年后,梅巴丹用黄杨木造了一条小木舟,她坐着这条小木舟,顺着瓯江水一路向东,刚刚进入东海,被一个浪头掀翻了。幸好有一条渔轮经过,将她捞起来。小木舟一沉下水,了无影踪。

半年以后,一天早晨,天微微明,有人看见梅巴丹骑着一只黄杨木做的大鸟,从家里翩然飞出,那大鸟有桑塔纳汽车那么大,两只翅膀像飞机一样张开来,像老鹰在空中飞翔。看见的人说,那一天,梅巴丹一身白衣,骑在大鸟上,绕信河街上空一圈,然后朝东飞去,再也没有回来。

梅宅的门从那以后再也没有打开过,院里荒草杂生,台阶上爬满青苔,散发出浓重的霉味。

一年后,葛毅出资将梅宅改造成梅巴丹和她父亲的黄杨木雕艺术馆。他以梅派传人身份,自任馆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