聚栖(短篇小说) / 陈思安

Youth Literature - - 气象 PHENOMENON -

你就那么喜欢他。上学时候就是,你什么都随着他,随他吃随他穿,连说话语气都随他,我都要怀疑你们俩是一对儿了。”

“你怎么就知道我们俩不是一对儿呢?”

“你给我少来,”杨冉翻了个白眼儿,假睫毛都要翻下来了,“幸亏你们后来走远了,不然就他成天吊儿郎当那样儿,指不定把你带哪条沟去了,你还能有今天?”

今天怎么了?今天我可以吃虾米,甚至可以吃小鱼了对不对?可今天也有无数个声音在我脑袋里像烟花一样轮番炸开着,告诉我虾米和小鱼比蛇拉的屎还要腥臭难闻。

我伸出手,招来服务员。“加一盘醉河虾,一份鲜生蚝,要鲜的,刚撬开那种。”

杨冉在桌子底下伸出脚踹我小腿:“今儿来劲了是吧。”

以前在杭州陪客户的时候见过他们吃西湖醉虾,讲究醉着黄酒的虾,玻璃盅儿端上来,虾还未醉死,一掀盖子,能扑出桌面来,众人在桌面上捕着吃。我从来看热闹,一次没捕过。北京的馆子还是差点意思,盖子掀开,虾还在抽动,但蹦不出盅子来。我钳住一只抽动得最活泛的,叨进嘴里。虾 子翻进后槽牙之前,好像浑身都是刺,四处扎。刺又刺不狠,扎也扎不疼,嚼吧两下子,满嘴只剩下一口渣子似的腥香。

“我的底线是只能借钱,不能合伙。打借条,按手印儿,最好做公证。可以没利息,两年得还清。”杨冉长呼出一口气,露出了太后恩赐般的表情,等我接茬。我笑着看她,回想我最初爱上她的理由。

真是没有比蛇更安静、更简单的动物了。我想起下午马樾两手插着兜儿,蹲在黄金蟒的缸子前对我说。什么都省了,连四肢都省了,真他妈简单,多好。他伸手摸着玻璃罩子,里面的蛇兀自盘着,不会搭理他。真他妈希望被这个世界淘汰得再快一点啊。他是跟谁说呢。跟蛇。跟自己。还是跟我。

鲜生蚝的盘子上摆着四分之一颗切开的柠檬,还有一瓶研磨海盐。蚝肉在自己的壳里微微颤抖着,周身一圈儿黑色的卷边不停地搐振,壳底的汁水随之向上翻涌。我没有挤柠檬,也没有撒盐,直接捧起岩石质感的蚝壳,吸吮着将蚝肉吞下。咸嗒嗒甜滋滋冰沁沁还有些奶油香气的蚝肉滑在我的舌头和牙膛间。

我没有嚼,一口将它咽下。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