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人物选择的道路与场景重绘城市的精神地图(访谈) / 周 瓒 陈思安

Youth Literature - - 气象 PHENOMENON -

马、摆头。舞步绝算不上优雅好看,但也不算丑到露怯。也许她小时候还学过跳舞,芭蕾,民族舞也有可能,在少年宫一类的地方。她跳够了停下来,吃东西的动作也停了下来。女人站定在落地窗前,一动不动,向对面的楼宇望着,不知道在看什么。正对着她的这栋十一号楼共有三十层,每层十二户,有六户的窗户面向着她家的方向,她住在八楼,所以理论上来讲三楼以上二十楼以下的住家可以凭肉眼就能看到她,一共是十八个楼层乘以六总计一百〇八户。这一百零八户当中,有多少人看到她的此刻呢?她此刻又到底想看到谁?安珂把窗帘拉好,躺回到了床上,努力让自己睡着。

来到北方上大学之前,南方人安珂从来没有吃过叫作煎饼馃子的这种食物。大学时候她一度很喜欢吃,不管爸妈怎么唠叨她那里面夹的炸馃子不干不净千万要少吃,她还是忍不住每天至少吃一顿。工作以后她不再吃了,不是觉得不体面太凑合,大概只是大学时候吃伤着了。搬进这个小区以后,她又开始吃了起来。因为小区里做煎饼馃子的小伙计实在太吸引她了。同样都是摊煎饼,砸鸡蛋,涂酱料,放馃子,折吧折吧卷起来的工序,这个小伙子完全做出了艺术的高度。不是他摊煎饼的手艺有多高明,只是他做起这些事来的状态,无限接近脑子里被各种疯狂的想法充斥着而激情爆发陷入迷狂的艺术家或诗人。小伙计的头发永远是油腻腻的,总是长到能遮住眼睛跟耳朵,他的脑中似乎 持续高响着动感激昂的劲舞金曲,只有他自己能够听得见,脑袋不住随之晃动。在整个摊煎饼馃子的工序中他高强度地调用起了全身的能量,肢体动作幅度惊人。舀出面糊的动作像是歌手巨星垂手谢幕,旋转出面饼仿如功夫大师推手摆阵,砸开鸡蛋似乎傲世侠客取下人头。吃着这样做出来的煎饼馃子,一口连饼带薄脆馃子咽下去,仿佛服下了一口真气。在搬离小区之前,安珂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赶到小伙计的煎饼馃子摊,买了他一只煎饼馃子。小伙计一如往常地发挥稳定,哐哐哐地把煎饼卷好递到安珂手上。安珂吃下一口,才觉得有力气回到那辆装满了她家具行李的金杯车上,离开这里。生活缺了我们的,总有食物补回来。这是爸爸以前给她做各种好吃的时常说的话。

这套公寓在过去的三年间,房租已经涨了将近百分之五十,大大超过了安珂的预算。安珂很喜欢这里,但也没有喜欢到要付出超过预算百分之五十的代价来换取。生活的河水又推着她向前走,那就继续走呗,太过较劲……嗨,不说了吧。新住房的条件还算不错,租金跟她的预算相符,房型不大不小一个人住正合适,比之前的小区离公司远了四站地,也算可以接受。其他也没什么了。偶尔吃饱了饭,卧在沙发上,安珂会想一会儿泰迪阿姨、七号楼阿姨、广场舞大爷、大白奶奶、维尼熊小伙子、赤身女人和煎饼小哥,想想他们现在正在干什么呢。但也就想一小会儿。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