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内心仍留有一片纯净

——童心与写作

Youth Literature - - 气声 象音 PHENOMENON VOICE - 黄土路

只有三岁的儿子坐在马路边,信口雌黄:树万岁

河流万岁

蜘蛛万岁

蟑螂万岁

空气万岁

汽车万岁

摩托万岁

小鸟万岁

蜻蜓万岁很多年以后,我应邀去一个写作体验营教孩子们写诗歌时,我提到了多年前我儿子信口念出的句子。它是诗吗?我觉得是诗。如果一定要分析它的诗意在哪里,我甚至可以这样说:这是一个孩子对万物万事的赞美!

参加写作体验营的二十八个孩子,年龄八至十二岁,来自广州和桂林两地。

我选择在一个湖边的亭子里给孩子们讲怎么写诗歌。这些孩子,他们大多数都没有写过诗。在短短的一个小时的时间,他们会弄明白什么是诗歌吗?他们可以写诗吗?

神奇的事出现了,当我讲到十五分钟的时候,开始有孩子往上递他们写的诗。到四十多分钟的时候,二十八个孩子,一共写了近百首诗歌。其中一个名叫卢君珂予的孩子一口气写下了三首:

假如我是爸爸,我就叫儿子写作业,而我就在吃糖。假如我是妈妈,我就叫儿子洗衣服,而我去看电视。可上班的时候,我该怎么办?

——《假如我是大人》 彩虹是可以吃的吗?红色是苹果味?橙色是橘子味?黄色是香蕉味?绿色是西瓜味?青色是香草味?蓝色是蓝莓味?紫色是葡萄味?

——《彩虹》

西瓜边上的藤是什么?是电线吗?西瓜也要充电吧。

——《西瓜藤》还有一位名叫康君麒的孩子写道:灵魂也是分种类的,坏人下地狱好人上天堂。地铁是坏人的灵魂的火车,飞机是好人的灵魂的飞机。

多么令人震惊。康君麒写的这首题目为“灵魂的世界”的短诗,包含着自己对人性的理解。简单、粗暴,却充满诗意。这样的诗歌难写吗?其实,我不过是让孩子们把自己脑子里闪过的奇怪的念头,把他们的胡思乱想,把他们的想象,把他们的心情,用分行的形式记下来。

后来,应邀去给几所学校教高中生写作。应该说,孩子们都是喜欢诗歌写作的。课,他们听得清清楚楚,但一提笔,落下的字几乎是一模一样:岁月、青春、迷茫、祖国、大地等等。符号化,“大词癖”,充斥着他们的写作。

原来从背着书包上学开始,老师和课本就要求孩子们记好词好句,写作的时候一定尽量用好词好句。于是我们看孩子们写出来的,都是好词好句,却看不到孩子们的内心,

这是一种符号化的写作。

原来我们多年的作文教育,并没有教会孩子们学会写作,而仅是掌握了一些与自己内心无关的好词好句,和一些作文套路。

原来我们的教育,就是这样一点点地抹杀掉了孩子们的想象力、创造力的,即:用好词好句。

我告诉孩子们,不要考虑好词好句了,内心里怎么想就怎么写。或许这样写出来的,才是他们真正的好词好句?

然后,怎么分行呢?我告诉孩子们,凭感觉,凭呼吸,分行后觉得念起来舒服了就是对的,不舒服就再接着分。

于是一个孩子写道: 我来到镜子前,

突然,镜子里出现了第二个我。我跟他打招呼,

我走了,

他也不见了。我找来找去,

找不到,当我回到镜子前,才找到了他。用自己的语言,让孩子们在镜子里看到真正的自己。这或许就是教孩子们写诗的最好的方式。

这或许也是不断丢失了天真、童心的大人们,需要学习的。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