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住本分也是一种美德——读陶丽群小说的一点感想(评论) / 陈集益

Youth Literature - - CONTENTS -

么影响了。”拉丽说。

杨老太笑起来,“我的父母,没有一天不吵架的,我父亲甚至会砸东西,我妈妈常常离家出走,有时半个月,有时整整一个学期,他们从根子上败坏了我对婚姻的向往。我还有一个姐姐,结过两次婚,都离了,没有一男半女,人也已经去世了。她一辈子活在恐惧中,总是担心她的丈夫会随时离去……我觉得我适合一个人过,我对婚姻没有足够的信心。”

拉丽惊愕万分,她没想到杨老太会这么坦诚,她觉得她这性情应该是应对万事万物都游刃有余的,没想到她也有无法克服的心理阴影。“但您是特校老师。”拉丽说。“特校老师也是人,”杨老太说,“而且,那时候我还小,小时候落在你生命里的阴影很可能会伴随你一生。特校老师这个工作,给我的好处就是能够让我正视内心的阴影,选择适合自己的生活方式。”杨老太站起来,到小饭桌上给自己倒了杯水。

拉丽沉思着,从来没人这么有启发性地和她谈话。杨老太睿智、理性,假如她是一位妈妈,无疑会教育出很出色的孩子。没想到小时候的遭遇,让这么美好出色的女性也有无法克服的软弱。她的上善,她还不到六岁的上善,以后会成为什么样的人?拉丽深深忧虑起来。

屋内的光线不知什么时候暗下来了,上善从房间里走出来,手里拎一把蓝色雨伞。拉丽 和杨老太才发觉天似乎要下雨了。杨老太微笑着把上善拉进怀里。

“要下雨了,是给妈妈的吗?”杨老太摸摸上善的辫子,“我们的上善知道关心妈妈了。”孩子显得有些羞涩。“是给我吗,上善?”拉丽朝她伸过手,上善松开雨伞,目光划过拉丽的腹部。杨老太忧虑地看了拉丽一眼。

“上善,你不愿不愿跟妈妈回家?”拉丽问道。

上善一下子紧靠到杨老太怀里,两只胳膊抱住杨老太的手臂,仿佛拉丽此刻就会把她强行带走。刺痛从拉丽心底蔓延上来,她几乎要哭了。

从杨老太家里出来不久,雨就下了。拉丽一直攥着那把蓝色雨伞舍不得打开。她湿漉漉地上了公交车,在城中的环球超市站下来。她在超市收银台处花了两块钱买了一把飞人牌刀片。会有点疼,她想。但还有什么比得上生她那时候疼?那种疼就像二十四根肋骨同时折断了。造成一条疤痕的疼,应该要比生她那时的疼轻得多,应该要缝针的,必须要缝针,就当是重新再生一回吧。

哦,亲爱的上善,只要你肯相信妈妈是爱你的,什么疼妈妈都能忍受。她想着,剥开刀片的包装纸,薄薄的刀片看起来并不锋利,闪着乌黑的光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