汪星花园(短篇小说) /李樯

Youth Literature - - CONTENTS -

我二爷总是说自己老了,干不动了,也从不干涉现任村领导的工作,我们村里的人都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后来我二爷真的老了,七十三岁那年他生了一场重病,不仅花完了家里的积蓄,而且欠下了一大笔债,出了医院之后,我二爷一边干活还债,一边养息身体。那么大年龄了他还到建筑班去干活,人家照顾他,只让他干些轻省的活。家里人劝他不要去干了,他总是摇摇头,说干点活还能活动活动身体,怎么也比在家里坐着强。家里人拗不过他,也只能让他去干。后来实在干不动了,他才不再去建筑班了;但是他又养了几只羊,每天早上,他赶着那几只羊上山,在山上放一整天羊,等到天快黑了,才赶着羊慢慢下山。我不知道,当他拄着拐杖站在山坡上,看着三级水泵的废墟时,看着小机械厂的废墟时,看着村里的诊所和学校的废墟时,是否还会回想起他当支书的那些年,他叱咤风云的那些岁月。在后来的日子里,范医生、郭铁头、苏教授也都回来过,他们都 成了县城乃至省城里的专家或领导,他们带着美好的回忆来村里转一转,看一看。他们来时,村里的人总会让我二爷作陪,我二爷跟他们在山前山后走一走,看着今昔的巨大对比,相对唏嘘感叹一番。他们问我二爷是否需要帮助,我二爷总是摇头。

我二爷和公家发生的最后一次接触,是在他八十六岁那一年。那年在驻村工作组的建议下,我二爷被划为我们村精准扶贫的帮扶户,为他建立了扶贫档案,每个月他可以领到二百元的扶贫款。那年我回去看他,我二爷正倚着墙根晒太阳,见我来了,他站起来领我往家里走。看着他佝偻着身体拄着拐杖,一步一挪地走,我很心酸。在他家里坐下,我二爷指着挂在墙上的扶贫表说,这么多年了,国家还没忘记我这个老党员,我也就知足了。他说得很平静,我心里却很难受。我静静地望着他,我二爷坐在树荫下,却不再说话了。阳光轻轻地洒落在他身上,四周是微微的风,吹动了树叶,发出了哗哗哗哗的声响。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