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嘉宁:女性和男性都有属于自己性别的秘密区域,两片区域之间或许有着不可沟通性,

Youth Literature - - 集束 COLLECTION -

是拒绝外来者的,也杜绝被理解的可能性,是向内发展的。即便女性与男性都抱着轻松宽容的态度欢迎对方到自己那一小片秘密地带来看看,对方也或许都找不到进入的途径,因此涉及秘密区域时,总会有微妙的误解或者迷失感。

我和很多女性写作者一样,最初写作时无畏天真,凭着最原始的本能描述着那片秘密区域的风景,却没有自觉的意识或者能力保护那片区域不被侵犯。也因此在某种既成的规则笼罩下造成了一些误解或者伤害。而同时,男性的秘密区域却因为被男性主导语境的反复描述而被认为是人类普遍特征的一部分(或者也可能是一种误解)。

我近期都在写一些第三人称男性视角的小说,并不是说我对男性的性别有完整认知,而是因为我作为女性,在用男性视角写作的时候,其实是一种去性别以后的人类共同视角,是撇开两个性别的秘密之后而形成的中间地带,是人类本身公平的命运。在这个过程中我也继续探索着女性的性别秘密,那里有一些长期被忽视的东西,对书写来说依然是模糊和未知的,也因此值得期待。对女性区域的描述,不是占领、争夺,而是认知和确定。我不在乎自己的写作被称为什么写作,命名不太重要。但是我希望当我有能力去书写作为女性的命运时,我能呈现秘密区域的美和力量,并能做一位守望者。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