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频:说句实话,我现在不太愿意谈论这种关于女性的话题。一个原因是这个社会整体

Youth Literature - - 集束 COLLECTION -

上表现出对女性主义的一种压制和歧视。就拿写作这件事来说吧,在我刚开始写作的时候完全

没有去考虑性别写作,也没有考虑过所谓的女性主义,完全是凭着本能在写作,既然是一种原始的本能,那表达的一定是自己当时最想表达的东西。比如我写女性的疼痛,写女性在社会中的挣扎,是因为我看到和感知到了这些东西,所以我愿意把它们写进小说里。我觉得写作对于女性来说其实意义更大,因为在一个传统的男权社会里,女性对自我的认知更艰难、更缓慢,也更无所适从。在这个认知的过程中,必定是充满了怀疑、犹豫、否定、愤怒还有畏惧。我之所以这么说,是因为我在写作的过程中这些感受都会体会到,当然我不能代表全部,但我相信自己的感受起码会代表小部分人。

文学与艺术的力量就是抚慰人心的,就像那些敦煌的石窟一样是需要在黑暗中取火凿洞,一笔一笔画下那些壁画的。但是有时候你表达的东西越真实越会被诟病,一个女性作家的写作尤其容易被诟病,你写疼痛会被诟病是狭隘,你写女性在男权社会中的自我分裂会被诟病为黑化女性,不美不善不是正常人的生活。有些女作家倘若敢写得私人化一点,那便需要很大的勇气和强大的内心,因为你终究要畏惧一些东西,比如别人的揣测和诟病,哪怕它仅仅是小说和艺术作品。这就是为什么几乎所有的女作家都不愿意被扣上女性主义的帽子,因为在目前的价值体系中,这并不是一件光彩的事情,甚至代表着可笑与羞耻。

即使在刚开始写作的时候具有一种自发的女性意识,在后来的写作中这种意识也会逐渐变淡,甚至刻意变成了无性别写作,不希望读者看出自己是女性。所以有时候我会想,这个社会和这个时代究竟给了女性什么。另一个原因是谈论这种话题时我会有一种强烈的虚妄甚至荒诞感,就是你知道说这些都是空的、是起不到作用的,却还在徒劳地诉说,自然会有一种无力感,甚至是自我的厌恶感,个体的力量太微薄也太脆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