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做梦的小镇少年

Youth Literature - - 出发 DEPARTURE - ⊙ 文 / 蒲末释

在《鱼塘》这篇小说里,阿峰做了一个梦,梦到自己变成一条鱼,是什么鱼,他意识不清,只是他在水里使劲往前游,明明岸就在眼前,却始终游不过去。阿峰向朋友叶航袒露这个梦,叶航却又告诉他另一个梦,“我梦到自己变成了一匹马,醒来后裤衩湿了一片”。少年的成长,迷离在一场梦中。开头我写:“阿峰有点傻,一点点。”其实阿峰不傻,他只是比同龄人晚熟,或者说他与家庭成员缺失的叶航相比,在一个尚且正常的家庭中长大,成长也相对缓慢一些。

只是生活的暗涌,隐隐中注定漫过这群在小镇生长的少年,父辈的爱恨情仇,势必催促着他们成长。阿峰不止一次做这样的梦,即使他被叶航诘问“为什么要游过去呢”,也没有打消他沉溺在那种孤独中的探索感。

小说之外,在生活中,我的童年时期,八岁还是九岁的时候,我有过几次溺水的经历。我的家乡在湖北一个闭塞的小城,乡下有许多鱼塘,似乎每一个跟着我一同长大的小孩,都有过溺水的经历,掉下去再没起来的人也不少。让我印象最深的一次溺水,是我站在水塘边,赤脚摸索插在水中已有年岁的木桩,哧溜一下就掉了下去。我当时还没来得及闭眼,看得到水中有浓稠的灰尘。身 边的人来不及搭救,我却自己浮了上来。我记不清自己当天是如何穿着湿淋淋的厚重衣服回家的,细节早已忘记,可身边被水包裹住的窒息感一直挥散不去。那种无人可说的孤独,挟裹着我,伴我走过了灰暗的青春期。当我再次回到故乡,面对汛期过后的鱼塘,想起年幼的自己,就想到了一个阿峰这样的人物,“有点傻”,一开始对周边的反应迟钝,可还是被逼迫着成长,过早地沾染人情世故,像打了催化剂。

有了阿峰这样的人物,就有小镇里常见的早熟青年叶航,他们大多数是留守儿童,或父母离异,跟着爷爷奶奶生活。少年老成,早早学会了料理自己的生活,为人处世学着父辈的模样。他们身上有别扭的一面,却也衬托出少年时期该有的纯稚,少年之间的友情真挚又珍贵。

可我想,即使是再漫长的青春期,都有苏醒的时刻。梦醒了,心怀远方的人也会踏上去远方的征途。这种觉醒精神,是具有传染性的,即使在小说的结尾,阿峰喝完鱼汤,兀自说,“怕是一辈子要困在这里了”。我也隐隐希望,叶航对他的期望可以引导到他,不要被困在这个地方。要游向自己的天地。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