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咏梅:如果女性写作这个称呼中,女性仅仅是一种性别的划分,我觉得无所谓,但这当

Youth Literature - - 集束 COLLECTION -

然不可能,前置的定语就意味着一种既有的定义、定论乃至固定的偏见。就我个人而言,女性跟男性一样,只是一个写作的角度或者视角,是小说中的“她”或者“他”。然而,这种女性立场的想法显然不能实现。历来,女人扮演的是以男性为中心的社会与文化传统赋予她的角色,她通过“自我隐忍”使其生命形态呈现于世。这个根深蒂固的看法至今依然大行其道,男性评论家喜欢用“隐忍”“悲悯”“善解人意”这样的词汇去表达对作品中女性形象的欣赏,而“野心”“刚烈”“心机”这样的词汇,往往是用来批判的。他们读到让他们感叹、默许的女性形象,几乎也都是前者。现在社会上很流行一个词“女汉子”。这个词在女性看来,是一个夸赞的词,表现一个女人的豪爽、大气;但是,在男人的眼里,“女汉子”就成了一种不男不女的怪物。所以,从这个角度来看,我不愿意我的写作被称为女性写作。

作为一名女性写作者,敏感、细腻的特质使我们跟文学有着天然的接近。我们应该很好地把握这种天性,握好手中的叙述权力,站在女性的角度和立场上,书写出一切关于人类的、时代的、历史的感受,而不应该在女人的某些偏狭的情感里兜圈。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