付秀莹:因为性别的原因,女性作家大多更加柔软,更加敏感,更加细腻,对生活更容易

Youth Literature - - 集束 COLLECTION -

有同理同情之心。都说女人是情感的动物,女性写情感经验大多更加贴心贴肺,有切肤之痛。我甚至以为,女人大约就是天生的小说家。女性惊人的直感,曲折的心思,她们内心里那些小动作、小表情那么丰富复杂,微妙有趣,不足为外人道,最好写在小说里。打着虚构的幌子说谎话,以写小说的名义飞短流长;这对于女作家来说也算是福利之一种吧。

至于缺陷或不足,通常会认为,女性大约会更多地关注局部和细部,在对世界的整体把握上往往力不从心。相较于男性作家欲“得天下”的雄心壮志,女性更多地沉迷于“内部”,当然我并不觉得这有什么不好。女性写作容易犯的毛病就是,自恋。这个问题男作家也有,但女作家更明显。女作家总是忍不住把笔下的女主幻想成她自己。可能这也是因为,女作家总是逃不脱被窥视的命运,即便是最专业的读者,也会忍不住好奇心,她笔下的那些故事,是她自己的吗?那男女主人公,跟她本人有多大干系?无论是专业读者还是普通读者,他们总是会有意无意地混淆现实与虚构的边界。他们固执地认定,女作家肯定是有故事的。她写下的,就是她的人生。我不想信誓旦旦地否认,我小说中的那些人和事与我无关——这怎么可能;我只能说,小说不过是生活的某种可能,那里面一定有我的影子。好像男作家就很少这样的干扰和困惑。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