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 鸿:

Youth Literature - - 集束 COLLECTION -

学 者,作家,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教授。出版有非虚构文学作品《出梁庄记》《中国在梁庄》,学术著作《新启蒙话语建构》《外省笔记》,小说集《神圣家族》等多部作品。曾获华语文学传媒大奖、《人民文学》奖等奖项。

面的机会都没有,而在西方,女性也是二十世纪才获得财产继承权和选票权,就更不用说女性在家庭中的位置了。二十世纪以来的女性解放运动一直在如火如荼地进行,到二十一世纪初,看似好像女性已经获得了充分的地位,工作权、生育权、家庭权,有许多人甚至哀号,女性在家庭中的地位已经远远超过男性。但是,当“Me Too”运动开始在全球范围内发酵、扩大之后,人们才突然发现,在权力结构的深处,女性地位并没有真正得到提高。这一权力结构包括男女之间的权力结构,社会制度设计中的隐性权力结构,文化缝隙深处根深蒂固的不平等,等等,几乎涵盖了生活、文化和政治的方方面面。在此意义上,我认为,如果“Me Too”运动能够真地深入下去,那么,将发生的社会变革决不仅限于男女关系层面的变革,而是对深层文化偏见的动摇,对权力结构的重新设计都会产生巨大影响。它是人类文明发展的又一次契机。

但是,失望的是,你会发现,在中国,“Me Too”运动似乎没有机会得到真正的、相对健康的发展。人们仍然抱着一种猎奇的心理去围观那些当事人,情绪性的、谩骂式的发言远远多于理性的发言。而彼此之间的纷争更远远大于共识。其实,纷争并不可怕,可怕的是纷争过程中非理性思维的蔓延,它会动摇并且摧毁这场运动。一位学者发表了一篇关于“Me Too”相对理性的文章,被各方人士围追堵截,对其的仇恨甚至远远超过了“Me Too”中的性侵犯者,这样一种围攻很容易把一场社会思潮引向夭折。因为,在中国,知识分子参与社会思潮本身就是非常艰难的事情,这是其一。而更重要的是,一场社会思潮或社会运动,如果没有理性思维的支撑,可能很难长远地走下去。当事人诉苦式的故事被听多之后,就像围观“奇观”一样,当失去新鲜感之后,就会很快被遗弃掉。时至今日,“遗忘”已经开始了。尘埃落定,漫长的探讨、思辨开始了。但是,让人担心的是,如果“Me Too”只是被当作一段时间内的“新闻”的话,那么,灰尘下落之地,将无人涉足,也注定会被遗忘。

在楼群中歌唱(东紫著)

梁光正的光(梁鸿著)

持微火者(张莉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