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长诗)

Youth Literature - - 气象 PHENOMENON - /晨曦

晨 曦:原名王洪曦,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原人民武警报社编辑,文学及影视作品先后在解放军文艺出版社、经济出版社、山东文艺出版社、中国炎黄文化出版社等出版发行。

一九六四年鲁西北一个寒冷的冬天 据说那是一个让人吃不饱饭的年代 那年我来到这个世上整整一百天 后来长大我才知道父亲也在那天离开了人间 襁褓中的我还不懂悲痛的字意 直到懂事后母亲告诉我 这辈子忘了谁也不能忘了奶奶 儿时的记忆总是那样清晰可见 从记事的那天起 我便每天看到裹着一双小脚的奶奶 没有片刻的空闲 远在城里的母亲微薄的工资抚养着 大我几岁的两位兄长 落地到这个世界 奶奶便承担了祖母和母亲的双重角色 奶奶喂养的一只母山羊 成了我活下来的依靠 后来奶奶说 那是咱家唯一值钱的家当 从墙上挂着的那把镰刀开始 从风雨中背回的那筐青草开始 从粗糙的双手挤下第一滴羊奶开始 春夏秋冬 奶奶硬是一口奶一口粥喂进我的嘴里 让我长大成人 乡邻说我命硬克死了父亲 也有人说我命大生在了奶奶家里 记得一对城里的夫妇想让我过继给他家 奶奶知道那是一个殷实的家庭 可奶奶说就是要饭俺娃也不送人 奶奶总是说这是俺家的宝呀 送人对不起俺王家的祖宗 直到现在每每忆想我还会泪如泉涌 奶奶一生为人和善 也深受村上人的尊敬 我记得那时家里只有爷爷一个劳力 曾经是教书先生的爷爷

繁重的农活对年迈的爷爷是个负担 农忙季节奶奶便成了田里的一把好手 那个年代还没有收割机 一里地长的麦垄奶奶挥舞的镰刀 在金色的麦穗下上下飞舞 硬是把强壮的男爷们儿落下很远 掰玉米摘棉花刨地瓜奶奶都算得上一把好手 村里人说奶奶不是力气大 靠的是永不倒下的那口气 还有那蹒跚学步的苦命的娃 我知道奶奶是为了多挣点工分 好在年底多分些粮食 过个温饱的年头 苦难的日子奶奶却过得有滋有味 从我记事起就没有听到过她一句的埋怨 这个被外人看来总有一天会倒下的家 硬是在奶奶的辛劳操持下一路走来 虽日子过得清贫寒酸 但从未看到奶奶流过泪 即便是过得再苦笑意总是挂在奶奶 那布满皱纹的脸上 奶奶总跟我说日子总有好的那一天 奶奶的预言在她七十五岁那年兑现 那年天总是那样的晴朗 关在牛棚的大伯平反上任某市主要领导 被劳改的叔叔也昭雪回到领导岗位 消息传到奶奶的耳朵 没想到一直苦着的奶奶竟镇定得 让所有人出乎意料 甚至都没有一点的惊喜表情 说得最多的一句话就是受点苦不算啥 这天终究是共产党的天 有黑就有明 直到今天我也为几乎大字不识的奶奶 能说出这样富于哲理的话感到震惊 一年后的春天 奶奶做了一件让全村人震惊的事 甚至惊动了乡里的领导 七十多岁的奶奶第一次走出小村 去了大爷所在的那个城市 找到了大爷和大爷的两个兄弟 也就是我的二叔小叔 春耕前的一天下午 一辆崭新的50东方红牌拖拉机被运回村里 在那个年代拖拉机是绝对的奢侈品 全乡仅有的两台 每年春耕秋种各村都要抓阄排队 甚至为了争抢先后还闹出过人命 事后才知道我年迈的奶奶 为了让村里不再为耕地运粮发愁 为了让乡亲们少些打斗 让大爷叔叔凑钱给村里置办的 奶奶说你们挨斗的那些年多亏了乡亲们的帮衬 感恩就得回报 村里人说奶奶就是奶奶 一些过去曾经伤害过奶奶的人 主动上门求奶奶原谅 奶奶笑着说那时都不好过 现在是党领导得好呀 再后来县乡有些领导想通过奶奶 让大伯办些私事 奶奶便热情地倒一碗红糖水 递给客人 却对大伯闭口不谈 奶奶总是说他是国家的人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