敦煌印象(组诗) /北乔

Youth Literature - - 气象 PHENOMENON -

敦煌的鹰

翅膀下是敦煌 翅膀上是布满敦煌的暗语 飞得再高,也飞不出天空 一个翻飞,把敦煌驮在背上 一个俯冲,黄沙纷纷闪躲 经书里的文字,还是沉默不语 每个偏旁,每个部首 都是来自远方的鹰 壁画,依然沉浸在自己的故事里 无人时的石窟,鹰站成两扇门 一片羽毛落进月牙泉 开讲敦煌 驼队在大漠上留下神迹 点灯,吹熄灯,黑色的火焰穿过月光 天空的秘密不断被重新书写 敦煌静默地收藏

神秘,安然在臂弯里 荒凉之地,无尽的澄静 那黑风黄尘,也会止狂于耳畔

阳关

驼铃声托起大雁的翅膀 黄昏时分,风沙燃起火焰 无数人的身影 与河流一起干枯 残存的身躯 曾经的繁华被一寸寸剥落 孤独,唯一的永恒 消失的那一刻,开始永生 这巨大的荣耀 在天地间,也只如一根肋骨 从时光里走来的尊严 吐纳泥土的芳香 沧桑,如此清晰 迷离的是,从指间流过的黄沙 所有的故事,都是时光的恩赐 终将交还给时光

鸣沙山

风沙一路狂暴之后 成为忧伤的歌手,还是 伏地诵经的忏悔者 红黄蓝白黑,五色沙子 天地间的五线谱,还是 那虔诚舞动的经幡 听过那声音 好似从远古走来 翻动泛黄的纸页,身影模糊 一切都在静止间 这是一阵风 拨动麻木僵硬的心弦 我们都从远方而来,日夜兼程 疲惫,或无助,兴奋之后的淡然 停下脚步,倾听自己的回声 把千山万水还给神秘,还给来处 一声声叹息,一幕幕回忆 是一首歌,也是无尽的诉说 总有些时候 不需要白天黑夜 所有的颜色,都可以 聚集在声音里,盛开无从触摸的花瓣 抓一把沙子抛向阳光 五颜六色的雨,爬满天空

莫高窟

黄沙的血色,阳光的一种颜色 坚硬的石头,怀念大海的浪花 那些强悍,早已倒下,消失 那些怒吼低吟,沉默在大地之下 这里的惊奇,原本很平常 因为遗忘,丢弃 我们陌生了自己 谁能回到坐化千年前的那个午后 无数的人前来,走过千万里的路 迈不过的是千万年的迷茫 带走一些惊叹,画面 留下的,是另一个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