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想家 / 阿微木依萝

阿微木依萝:一九八二年出生。四川凉山人。初中肄业。自由撰稿人。作品散见于《钟山》《花城》《散文》等刊。出版小说集两部。获第十届广东省鲁迅文学奖、《民族文学》年度散文奖等。

Youth Literature - - 气象 PHENOMENON - ⊙文 / 阿微木依萝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

从我们这个山谷往上差不多可以碰到天空的地方,空气和水草最肥。那儿有人养牛但是耐不住寒冷,牛可以穿着它的厚毛过冬,人不行啊。你比牛还牛吗?毛大胡子就是这么说的,他是耐不住寒冷回来的。原本他打算在山顶养一大片牦牛,比这儿的野杜鹃还旺盛的一大片牦牛,让那些偶尔爬到那里看风景的闲人望见杜鹃花的时候无法避免地望见他的满山的牦牛,让他们对那片盛景来一番赞美,让他们远走几千里还在羡慕他。可惜他干不了啦,他从山顶回来了。我已经做好了准备。“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这句话是陈老大说的。是他告诉我们,他已经做好了去山顶养牛的准备。失败是成功它妈。何况头一个失败是毛大胡子。陈老大说,毛大胡子的 失败和他没有半点关系,毛大胡子太老啦,人老怕冷,那样的山顶天生就是给他这样强壮体魄的人准备的。天将降大任于他,必先壮他。陈老大就是这么跟我们说的。

我们无比激动,激动得耳朵都有点热乎乎的,在我们这片崇山峻岭,任何一个熟人发财就跟我们都发了财一样使人高兴。我们仿佛看到了陈老大的牦牛在杜鹃花旁边,在高原海子旁边甩着尾巴吃草呢!你是我们当中最有头脑的一个。我们说。陈老大很高兴我们这么夸赞。许多年来,他说他已经很少听到有人这么表扬他。

这是个夏天快要过去的日子,山中的天气逐渐转凉,我们是顶着一半热和一半清凉在院坝里说话——在陈老大的家门口。这个家已经修建了快四十年,墙壁表层的泥土正在偷偷脱落,前一阵子有人来这儿给我们免费抹墙灰。这儿所有的人家都免费抹墙灰。那些人就是这么跟陈老大说的,陈老大就让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