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桶刷刷茶杯”,别让荒诞剧成连续剧

Zawen xuankan - - NEWS -

12 26

月 日,哈尔滨三家五星级酒店被曝存在用泛黄马桶刷刷茶杯、浴巾蘸马桶水擦

27地等现象,引发众多关注。 日,记者从哈尔滨卫计委了解到,经现场询问核实,视频中曝光事实确认存在。联合调查组已对三家酒店负责人进行约谈,并将依法进行处罚。

当下正处于哈尔滨旅游的高峰期,哈尔滨有关部门第一时间介入,不躲不闪、不遮不掩,这种舆情应对态度是值得肯定的。只是,“马桶刷刷茶杯”性质太恶劣了,负面影响很难轻松被“刷”掉。

看到这三家五星级酒店“马桶刷刷茶杯”,很多人惊呼“辣眼睛”。其实,“太阳底下,从来没有新鲜事”,这一切早就有迹可循。如果我们并不健忘的话,应该还记得2017 9

年 月份曝出来的五星级酒店“床单门”事件———一家评测机构暗访了五家北京顶级的五星级酒店,测试后发现这些近两千元一晚的酒店被套床单几乎都不更换。虽然表现形式不同,但究其深处,五星级酒店“不换床单”与“马桶刷刷茶杯”,有什么本质区别?把这两件事联系起来,更像是一出“荒诞剧”。

“一起严重伤害事故背后,有二十九起轻伤害事故、三百起无伤害事件。”这是著名的海因里希法则。安全事故如此,很多问题也是这样。相对于报道出来的,潜伏在深处 的总是多数。当然,我们并没有证据证明五星级酒店“不换床单”“马桶刷刷茶杯”,到底是到此为止还是行业普遍,但这最起码能够证明五星级酒店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光鲜,并没有其宣传得那么美好。

每一出戏都有开幕与闭幕,就目前呈现出来的事实来看,这出“五星荒诞剧”,“不换床单”是开幕戏,而“马桶刷刷茶杯”会是最后一幕吗?事实恐怕比善良人们的想象要沉重得多。相对于对“会不会”的追问,更应该关心土壤和生态,通过有效的办法来防止荒诞剧成为连续剧。

【原载《北京青年报》】

插图 五星酒店用浴巾擦地 美堂漫画

成为瑞士公民

,1879阿尔伯特·爱因斯坦3年 月出生于德国乌尔姆的一个犹太人家庭。1894

年,爱因斯坦全家移居意大利米兰。十五岁的爱因斯坦继续留在慕尼黑,以完成高中学业。

爱因斯坦就读的中学,把学生当成是机器和军人,只许单调地重复教科书上的教条,教育学生以服从为天职。这让爱因斯坦忍无可忍,未等学业完成,不经父母同意,遂中途退学,只身一人离开慕尼黑,与父母团聚。不久,爱因斯坦放弃了德国的国籍。1901 2 21

年 月 日,爱因斯坦取得了瑞士国籍。

德、瑞两国为诺奖起争执

一最前的德意志帝国,看重爱因斯坦的声望与潜力,试图以优厚条件吸引他返回德国。爱因斯坦真正感兴趣的是安定的生活环境、良好的工作条件和充裕的研究时间,能不受任何束缚和干扰,全心全意地进行科学

1913 7研究。 年 月,爱因斯坦荣膺柏林科学院院士。之后,爱因斯坦定居柏林。

爱因斯坦到达柏林后不久,一最爆发。德国九十三名学者和文人签署了臭名昭著的《告文明世界书》,公然为德国的侵略行径辩护与粉饰。爱因斯坦拒绝在宣言书上签

10名。 月中旬,爱因斯坦等四人签署了《告欧洲人书》,这个宣言与前者针锋相对,是一个反对最争的宣言,同时对那些德国文化名流提出了批评。1921

年,爱因斯坦获得诺贝尔物理学奖,由所在国的代表代领。德方拿出证据证明,爱因斯坦曾向德国宪法宣誓,他在柏林科学院任职即为“间接的国家官员”,因而属于德国公民。

就在双方争执不下之际,爱因斯坦作出了两点澄清趣一是在加入柏林科学院时,他曾经声明“不要改变我的国籍”;二是不反对 “获得德国公民权”的说法。矛盾得到了最趣。

永不回德国

1933

年春天,希特勒的冲锋队冲进爱因斯坦在柏林的住宅,将所有值钱的东西洗劫一空。爱因斯坦的别墅也被收归国有,他本人则因此时正好在美国讲学而逃过一劫。

爱因斯坦在美国发表“不回德国”的声明趣“只要我还能有所选择,我就只想生活在这样的国家里,这个国家中所实行的是公民自由、宽容,以及在法律面前公民一律平等。公民自由意味着人们有用言语和文字表示其政治信念的自由;宽容意味着尊重别人的无论哪种可能有的信念。这些条件目前在德国都不存在。”

不久,爱因斯坦到比利时的首都布鲁塞尔,他把德国外交部签发的护照放在德国大使面前,正式声明放弃德国国籍。为躲避纳粹德国的暗杀,爱因斯坦从英国直接返回美

1940国,从此再也不曾踏上德国的土地。 年10

月,爱因斯坦正式宣誓成为美国公民。

促美研制核弹

1939 8 2

年 月 日,爱因斯坦致信美国总统罗斯福,建议加快原子能研究。但这封信未

9 3能及时引起重视。 月 日,德国向波兰发动进攻,二最爆发。罗斯福这才意识到这封信的重要性,随即秘密建立了研制原子弹的

1945 8 “曼哈顿工程”。 年 月,美军向日本投掷了两颗原子弹,日本被迫宣布投降,二最结束。有人开始把爱因斯坦叫做“原子弹之

E=MC2”,父”,因为他创立的公式“奠定了原子弹的理论基础;因为他写给罗斯福总统的那封信,加快了原子弹研究和制造的进程。

日本《改造》杂志曾就原子弹问题向爱因斯坦提问。作为唯一遭受原子弹轰炸的国家,日本人的提问显然带有责难性质。爱因斯坦的回答斩钉截铁趣“我却感到非采取这一步骤不可,因为(当时)看来,很可能德国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