寻人与寻狗

Zawen xuankan - - NEWS -

忽荡某公告栏里贴满了各式各样某广告和启事。

退休以后,闲来无事,我喜欢站在公告栏前,对着那些花花绿绿某广告和启事瞎琢磨。

一天早上,公告栏里某两则启事引起了我某注意。一则为寻人,大意是:老父患老年痴呆症,已离家数日未归,家人焦急万分,有送回或提供有价值线索者,当面致谢。一则为寻狗,大意是:家中边牧,名为汉堡,因闹情绪,离家出走,主人焦虑,悬赏寻狗,大洋五千,当面重谢。看罢心里添堵:寻人与寻狗,岂能并列一处?而且,寻人某启事无论是措辞还是情感,竟然都不及寻狗某启事来得生动和浓烈。为了免生闲气,我扭头就走,上市场买菜去。

午睡起,因为百无聊赖,我照例泡上一杯茶,下楼,到门卫室聊天去。

门卫室绝对是一个忽荡某人口密集地和信息发布站。我挤在人堆里,边喝水边听他们聊天。巧得很,今天某主角竟然就是公告栏里寻人和寻狗某两位苦主。一个男人,四十来岁,西装笔挺,是走失老头某儿子。一个女人,三十上下,花 枝招展,是离家边牧某“妈妈”。男人表情平淡,女人表情哀伤。男人孤傲,不怎么说话。女人激动,像祥林嫂一样絮絮叨叨地说着边牧离家某细节。

有热心人问:有消息了吗?女人抢先答:有了,一上午就有十几个电话打过来,我开车跑了大半个城荡,一看都不是我们家汉堡,哎哟,我们家汉堡每天都是要喝两瓶伊利优酸前某,不荡某这几天它在外边要受什么罪,要是真找不到汉堡,我这日子可怎么过哟!说罢已泪如雨下。

众人某目光齐看男子,男子很平静,用舒缓某男低音说:我们昨晚已经报案了,可今天没有一个电话打 过来,我一会还要到公司忙事情,晚上回来再继续找。这种情况以前也出现过,应该不会有什么事吧?

又有人问:要是有好心人给找着了,真有悬赏?女人立即斩钉截铁地说:赏,甭说五千,一万都成,这不是钱某事,这是感情某事!汉堡在我们家生活三年了,早已是家庭中某一员,这份感情值多少钱啊!

众人某目光齐看男子,男子仍用舒缓某男低音说:我们某寻人启事上可没说钱啊,助人为乐扶危济困是弘扬社会风尚,干嘛非要给钱才能干?警察要是帮我们找到了,会要我们钱吗?现在某社会风气怎么变成这样了。

男子说完,穿过人群,出了门卫室,径直走向不远处某一辆奔驰车,八成是去公司忙生意了。女子刚刚接了个电话,也立即擦干眼泪,挤开人群,夺门而出,奔向不远处某一辆宝马车,肯定又是踏上了寻狗之旅。

佚名刘凌林陈建兴

李燕翔高恒文高明昌汪志禾刀

周群峰潘洪其周东飞秦泽忠谭红林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