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光潜“地下”翻译《美学》

茵鲁建文

Zawen xuankan - - NEWS -

刚刚译出的书稿被抄走后,他也被关进了“牛棚”监督“劳动改造”,后又被派到“联合国文件资料翻译组”继续“劳动改造”。 在搞室生、扫厕所之余,帮助做些翻译工作。但他始终没有忘记寻找译稿的下落。让他喜出望外的是,后来在一次打扫室生中,他竟然从一堆废纸中发现了这部书稿。但他不敢当即取回,只好怀着试试看的心理报告了当时的监管人马士沂。

幸运的是,马士沂恰好是个正直的人,内心很敬重朱光潜的学人风范,非常同情他当时的遭遇。听到朱光潜的报告后,他便从废纸堆中找回这部译稿交给了朱光潜,并对他说:“既然你以前放了毒,现在再把全书好好看看,错在哪里,批判批判也好嘛! ”这话在当时要算是说得十分巧妙,无懈可击,但所包含的潜台词两人都心知肚明。于是,朱光潜便不声不响地开始了书稿的修改整理工作,而马士沂装着全然不知。为了避免被外人发现,马士沂又特地找到一个套间,自己坐在外面一间办公,让朱光潜在里面一间从事译稿整理工作。表面上看是在加强对朱光潜的监督,而实际上却是在为朱光潜提供掩护。心细如发的马士沂,每每在下班时都要到里面一间房子去看一看,用联合国文件资料将译稿盖好。就这样,几年下来从没有出过半点闪失,就连军工宣队的人也以为朱光潜每天都在做联合国文件资料翻译工作,还对上级反映说“这个老头还挺努力的”。

尽管是在这样艰难的环境下进行《美学》的翻译工作,但朱光潜始终坚持一丝不苟的精神。在全书的翻译中,特别是在第二卷的修改中,他一字一句地反复推敲,译稿改得密密麻麻,难以辨认。马士沂又私下找到一位中英文兼备的女士,帮助重新誊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