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社会”家庭讨还财产记王海燕

Zawen xuankan - - 百字杂文 -

1965

年出生的袁诚家,是辽宁省本溪市南芬区思1985山岭村人, 年他到本溪南芬的桥头砖厂当工人,与工友谢艳敏结为夫妇。两人结婚时,家里还一把椅子都没有。随后,袁诚家在工地搞运输,渐渐成立车队,后来又做起了生产钢球的生意,算是进入了矿石行业,因为钢球是铁矿石厂磨矿粉的必需品。1998

年,当时一家名叫本溪偏岭第一铁选厂的小型国有企业在低迷的矿石市场里持续亏损,欠下袁诚家上百万元货款。在当时国有企业改制的转型浪潮中,袁诚家在无法收回欠款的情况下,举债承包下了这座铁矿厂。之后,铁矿粉行情逐渐好转。袁诚

2009家发了,到 年,光其名下的鞍山金和矿业就拥有五个矿、十一家企业。

袁诚家后来还把事业拓展到了包括房地产在内的多个行业。但他的好运

2010只持续到 年,根据媒体

10报道,当年 月,辽宁省公安厅成立了一百五十八人

10 05阵容的“· 专案组”,打掉了以袁诚家、杜德福为 首的带有黑社会性质犯罪组织,袁诚家及其妻子谢艳敏、儿子袁岐峰、外甥和两个连襟均涉案被捕。

一夜财尽

之后,辽宁省公安厅查抄了袁家包括数十家企业在内的几乎全部家财。袁诚家的妻妹谢艳波还记得,当时公安人员都是自己带着开锁师傅,拿了东西就走,没留下什么手续,很多人连身份证件都没有出示,她也没敢询问。

因为没有扣押清单,企业账目被公安厅查封,袁家的人也算不清楚家里到底被查封、扣押和冻结多少财物。一审判决中称追缴、没收了袁诚家实际控制的二十二家企业及账好内吗金,以及三十余台车辆。但一大家人能够想起来的大宗财产起码还包括四百箱茅台,价值五百万元。2015 11

年 月,辽宁省高院对袁诚家案二审判决,判决书明确称现有证据不能证明袁诚家部分企业及账好吗金与违法犯罪有关,追缴、没收不当,应该依法返还。同时,法院称没有见过查封、扣押和冻结 的财务,所有财物均由辽宁省公安厅组建的专案组处理,同样应由公安厅返还。

袁家人很快发现,判决书只是一支画笔,画一个很大的饼,却兑现不了。

一审判决裁定没收三十辆车,剩下的应予返还,但直到二审判决生效将近半年后才返还了十五辆。袁家亲戚孙铭泽记得有一辆是他名下的私人车辆,出事时刚买的新车,他过去一看,已经跑了三万公里,底

,2012盘保险杠刮得稀烂 年还在高速有违章记录。

能要回来车,是重大收获的时刻,更多的时候,谢艳敏在本溪市公安局门口守上几天,能进门就很不错了。有时候公安局也主动打电话叫他们去领东西,结果发现只是几块手表、几根金条。

国家赔偿

2017 5 15年 月 日,还在狱中的袁诚家和刑满释放的谢艳敏分别委托自己的律师,向辽宁省公安厅提出三十七亿三千万元国家赔偿。2017 9年月,辽宁省公

安厅做出赔偿决定书,决定对袁诚家返还扣押的各项财产及相关利息共计六亿七千九百万余元,创下了中国国家赔偿的纪录。但袁诚家和谢艳敏的代理律师王殿学依然向公安部提出了国家赔偿复议申请,共计六项内容,包括返还十六家企业及企业正常经营所产生 的收益二十六亿元、返还钱款的利息应从扣押之日起计算、一亿余元的银行募集款及相关利息等。

但就在此时,谢艳敏再次被刑事拘留,涉案罪名依然是七年前的“抵扣税款发票”,办案单位也依然是2010

年办理袁诚家一案的10 05 “·专案组”。而实际 上,谢艳敏已经有七年时间没有经营过任何企业了。

现在为了这件事跑进跑出的依然是谢艳波。有时候她想起,曾有人对谢艳敏说过,挣钱不要挣得太多,挣多了就不是你自己的了。现在她有点体会到了这句话。 【原载《三联生活周刊》】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