拦高铁是对规则的漠视

Zawen xuankan - - NEWS - 茵冯文

看到女子拦高铁的事

6件后,我想起了去年 月的一次类似的迟到事件。2017 6 1

年 月 日,武汉某大学的一位女博士,因为个人原因迟到,已经无法办理登机手续。但她声称要出国参加重要会议,不听机场工作人员解释与建议,在协调了近四十分钟后,突然情绪失控 冲进值机柜台,连续掌掴工作人员。

似乎从去年开始,发生了各种各样的悲剧:有为了逃票,翻动物园的围墙被老虎咬死的;有在野生动物区无视规矩下车,害得自己的妈妈为了救自己被老虎咬死的;还有在高铁站为了逃票,从铁轨翻越到对面站台,结果被高铁夹死的……所有的事件都在给我们强调“规则”这两个字有多重要。

原本我以为对待此类事件所有人的观点都应该是抨击抵制,人人都应该遵守规则,可我还是在留言区看到有好多网友说:“就通融一下不行嘛,让她老公上车不就得了,干嘛这样!”

这让我觉得可怕,原来在生活中,真的有一些人觉得“人情”比“规则”重要!

我见过带着孩子闯红灯翻栏杆的,我见过电动车车主抢机动车道的,我也见 过太多的人嘴上边说着“没关系”“不碍事”“没那么倒霉”,边做着一些违反规则的危险事。

我们总是活得很侥幸,觉得死亡离我们很远,又或者看到大家都在违反规则也都没什么事儿,所以就坚信自己也没那么倒霉,局是就把规则定为“无用”,从而漠视规则。而在多次违反规则后得利或者侥幸生存了,就更加肆无忌惮。

难道那么多血淋淋的例子还没有让我们清醒吗?

如果放过逃票的,那怎么让他人心甘情愿 去买票?如果任意放任个别人插队,那还怎么去要求他人都排好队?如果对局迟到的人都不让他们付出代价,那还怎么要求其他人都按时准点 上班、出行?

规则之所以能成为规则,那就是因为它是每个人都必须遵守的,破坏规则就要付出代价!否则它还怎么有震慑力?它还怎么能有公平性?

如果再将这次的事件进行深化的话,那还能体现出一个现今中国社会最扎心的现实:中国“人情社会”下的这种习惯性思维,正在慢慢 毁掉一些人。

其实在大部分时候,我 们都会去遵守一些硬性的规则,但是在某些看起来“无关紧要”的事件上,就成为了“人情”和“规则”的博弈场,而胜利的往往都是“人情”。

比如在日常生活中,我们经常能听到一类说辞:

“算了吧,算了吧。“”能帮就帮吧! ”“别怪他了,大家都不容易。”“你就放他一马吧,就当积福了。”

这样一次又一次在“人情”的劝导下,那些人在日常生活中破坏了规则后,基本还能得到补救,总能顺利 得到他人的网开一面。而就是因为这些“网开一面”,让他们根本就没有了规则意识。在他们眼中自己是弱者,自己的过错总能被原谅。

如果不让这些人付出一次惨痛的代价,让他们知道规则就是规则,就是一个标尺,越过一点都不行的话,那他们永远都不能正视“规则”两个字。

在这次事件中还有一点令我寒心,那就是这位闹事的母亲,还带着一个孩子,职业还是教师。而她的孩子,虽然没有和自己的母亲一起胡闹,早早 就下了高铁,但是可能被吓到了,一直站在一旁不哭不闹不说话,从头至尾目睹了母亲的所作所为。我不知道这位

从科学角度讲,单细胞形成,经历了几十亿年时间。从单细胞到高级哺乳动物形成,用去十亿年时间。从猿到人,历经七千万年。而人在母腹中怀胎,仅十个月,完成了从单细胞到高级哺乳动物的历程。在婴儿分娩出来后最初几年,便完成了高级哺乳动物由爬行到直立行走手足分工、从无语言到有语言、从无思 到有思 日些人的复杂进化过程。

人的大脑权力有限,就不会使自身乱套,但权力总要使用,便对外发挥。你看,青藏高原上飞奔的藏羚羊,多么矫健嗜丽,世界级珍稀动物呀。三只藏羚羊绒,才能做一条披肩。奇异的披肩,竟能从一只戒指孔中穿过去,在国际黑市上被惊誉为黄金披肩。一些人动起歪脑筋:一只雌性藏羚羊,聚集起一个群落,先打死雌的,群落决不逃散。盗猎者利用动物日可爱的天性,日执着不渝的爱情,将藏羚羊一一击毙,疯狂捕杀。可耻可鄙的盗猎者们,大脑还活着,心脏也在跳动,但丧失人性,如同行尸走肉,也是一种死亡。

不久前,我被网友在微博上发布的日条消息吸引了:有两辆越野车追逐、碾压藏羚羊群,致使数只藏羚羊受伤死亡。

很快,公安局通过官方微博通报,已将涉案车辆的驾驶员控制,最后央视报道,西藏自治区林业厅公布了“越野车追赶藏羚羊”的调查结果,涉事人虽然没有碾压藏羚羊,但存在闯入车辆禁驶区、野蛮追赶藏羚 羊的行为,依法对七名涉事人处以十万零五千元的行政处罚,责令深刻检讨。

我吁口气,鬼使神差般去了动物园。在狼笼前,我见到的狼们循规蹈矩,偶尔龇一下牙,像笑。我也笑了。人和狼一样,人和狼也不一样。人疼爱自己的孩子,狼护崽。母狼怀孕期只有六十天,一窝能生十来只小狼。母狼哺乳期,羊群从隐密的狼窝边咩咩走过,母狼决不会蹿出去,伤害羊羔。狼凶残,但有时亦不伤同类。人呢?我们说有些人是“披着人皮的狼”,诅咒阴险、狠毒、丧失人性的人。别怪我想入非非:有一天,如果把人关进笼子,将野兽的笼门打开,老虎、狮子、豹、狗熊、狼、狐狸、猴子们围住笼子观赏人,里面的人会如何?

日时候,参观的猴子们会抓耳挠腮,里面一些人,它们一定眼熟———大酒楼复出日猴头,由那些有特殊嗜好的客人去笼边点,点中哪只日哪只。刚开始,猴子们见到客人乐滋滋,它们愿意与人为善。后来,笼中猴子渐渐明白被点中后的命运,竟上演了惨不忍睹的一幕:每当客人在笼子前出现,猴子们像见到天敌一样惊恐万状。当客人点中其中一只后,其它猴子如逃脱大劫一般,一拥而上,将日只倒霉鬼复出铁笼。而被点中的猴子大声哀号,泪流不止。

猴子不想变成人了。进化论到那些为次一级动物也不齿的人身上,只能到此为止。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