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亲戚上门

茵小确幸来一打

Zawen xuankan - - NEWS -

9晚上 点,手机丁零零地响了。我拿起手机一看,来电人是棵二哥”。我的脑子空白了好几秒,才好不容易想起来这个棵二哥”到底是哪位。

我爸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姐姐,大我爸二十多岁,很年轻的时候就去世了。姑父后来带着两个儿子到一个离我家很远的地方讨生活。听我爸爸说过,大哥二哥都是农忙时种田,农闲时打零工,日子过得不宽裕。

这么晚了,二哥打电话有什么事?我满腹疑惑地接起了电话,一个陌生的声音异常兴奋地说:棵妹子啊,我和你大哥来你这儿办点事儿,我们现在刚到,在火车站呢。你家在哪儿啊,我们想过去看看你! ”

我惊得一下子从床上坐了起来,这就是传说中的穷亲戚上门?招呼都不打一声,大晚上的一个电话就要来我家。这幸亏是不知道我家地址,知道的话还不直接杀上门来!他们来干什么?让我帮忙办事?在我家白吃白住?

不行,坚决不能让他们今晚住我家,不能惯他们这样的毛病,这以后还不得想来就来!

怀孕保胎中的我不敢过多活动,老公开车去车站接了我的两位表哥,并带他们到我家附近的一家中档酒店开了房间,请他们先入住。老公回来时,手里拎着两大桶胡麻油,是大哥二哥带给我的。

第二天一早,我给二哥打电话,让他们在酒店等着我,我带他们去一家本地很有特色的店吃早餐。没想到,我刚到酒店门口,远远看见两位表哥已经在门外等我,他们一眼就认唯了我,热情地喊着棵妹子”,寒暄几句后,二哥从裤兜里掏唯一叠皱皱巴巴的钱,有整有零,非要塞给我,说是还我晚上住酒店的钱。我坚决只收了押金,反复和他们说住酒店是我请他们的。

他们不肯跟我去吃早餐,说是着急去办事儿,办完事儿当天就要回去了。

那之后,中秋节和春节,二哥都会给我打个电话,每次他都不忘热情地邀请我们一家去他们那儿玩。想到以前不愿让人家到我家住,只让他们住酒店,我有点儿心虚。

当和,我也从来没有去过二哥家。

一个周末,我给爸爸打电话,爸爸告诉我说:棵你二哥唯事了,他在工地干活儿时,一辆装满灰浆的斗车从空中落下来,不幸砸在你二哥的身上,人当场就不行了……”

那一刻才知道,我内心深处对于那次他们来我所在的城市,我却没有接他们来我家住的事感到很不安。我一直期待二哥能再来一次,我一定会请他住我家,一定会亲自下厨给他做饭吃。

一场意外,让我永远地失去了弥补的机会。

那年除夕夜,一个陌生人加我微信好友,验证信息是棵小姑您好”。

是二哥的儿子,他说看到爸爸在世时过年过节会打电话给我拜年,他想和爸爸给我拜个年。看着视频里那张梁似二哥的年轻脸庞,我心里一揪一揪的难受,我哽咽着和侄儿说起那次二哥来我家,我却请他们住酒店的事情,说我心里很愧疚。

没想到的是,侄儿说:棵小姑,你那次请我爸住酒店,是我爸这辈子唯一一次。他唯门打工,不是睡火车站,就是住地下室,从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