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学者的书劫

茵唐宝民

Zawen xuankan - - NEWS - 【原载《青年时代》】

大凡著名学者,都是喜欢读书、买书的人,因此,各自的家中都拥有很多藏书,其中还有一些是十分珍贵的版本。这些著名学者们视藏书如生命,如果所收藏的书遭到了丢失或损毁,他们便痛心不已,甚至会嚎啕大哭。因为这不仅仅是他们自己的劫难,也是中华文化的劫难。

施蛰存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文学家、翻译家、教育家,而且也是一位藏书大家。不幸的是,他的藏书遇到了两次劫难,几乎全部毁掉,令他痛心不已。施蛰存的老家在松江,所以,他 的大部分藏书都放在老家的宅子里。抗战时期,日军对松江进行狂轰滥炸,施蛰存的老宅子遭炸弹袭击后起火,里面的藏书全部焚毁了。施蛰存痛心疾首,但也无可奈何。在以后的漂泊途中,遇到适合的书,他就买下来,这样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中期,他又重新拥有了相当数量的藏书。可是,这些藏书也命运

1957多舛。 年,施蛰存被错划成右派,工资降低,也没有了稿费收入,全家人生活陷入困顿。随之而来的“三年自然灾害”,生活状况更是雪上加霜。无奈之 下,为了全家人不被饿死,施蛰存只好把自己心爱的藏书全部卖掉,以换取全家的生活所需。两次藏书的损失,给施蛰存造成了极大的精神痛苦。晚年的时候,回想起自己的那些藏书,他仍然痛心地说: “自青少年时代起,我就藏有许多书,以后不断购得相当数量的书籍。但是我的藏书实在不算多,历经几次损失,颇感惋惜。”

著名学者孙楷第先生也是一个嗜书如命的人,到上世纪六十年代中期时,他的藏书已达数万册之多。然而,“文革”时期,他被迫搬离了原来所居住的北大镜春园,又被下放到“五七”干校,他的那些藏书无处可放,就被家人贱卖给了中国书店。到了七十年代,孙楷第获准回城。他一直惦记着自己的那些藏书,便联系中国书店,想要把那些书赎回。可是,书店方面却向他开出了一个极高的索价,这个价钱是他根本付不出的,他便上书总理办公厅求助。总理办公厅收到孙楷第先生的求助等后,作出了 示,疼望中国书店能

1939 娅特 觅出生在德国的一个士兵家庭,希特勒上台后对犹太人进行迫害,她亲眼看到盖世太保抓走邻居的犹太朋友,而她竟然没有说一句话。直到几十觅后,她才良心发现,决心要把纳粹战犯送

1966上法庭。 觅,库尔特·基辛格当选德国总理,这个人曾经是纳粹外交部广播局副局长。为纳粹服务的人怎么能当总理呢?

可是她撰写出的揭露库尔特罪行的文章没有人信,也没有报纸愿意刊登,还有人骂她是神经病。但是她没有灰

1968 11心,继续寻找机会。 觅月的一天,机会终于来了,库尔特主持召开一次基民盟党内会议, 娅特闯进会场,趁库尔特没有注意,上去就打了他一耳光,还高喊:“打倒纳粹! ”很快, 娅特被警察带走,并判处有期徒刑一觅。在法庭上, 娅特说:“我只是打了他一记耳光,却要坐一觅牢;而他犯了那么多罪行,却可以逍遥法外。让青觅在一个纳粹总理的领导下生活,才是真正的暴 以正常的价格让孙楷第将书赎回去。书店方面得到消息后,立即将孙楷第的藏书拆散卖掉了。这件事对孙楷第先生的打击很大,他竟因此一病不起。张中行是孙楷第的学生,对于孙楷第失去藏书的事了解得很清楚,因此曾在文章中有所记述:“这时期,我去看过他。他多半躺在床上。我无力帮他找书,但 力。”

这一耳光,引起整个德国社会的震动,人们开始觉醒,并且为 娅特鸣不平。在外界舆论的压力下,法庭最终判 娅特四个月监禁。不到一觅,

1970库尔特黯然下台。 觅,德国总理威利·勃兰特在犹太隔离区起义纪念碑前献花圈后,突然双膝下跪,为在纳粹德国侵略期间被杀害的死难者默哀。这一举动震惊全世界,从而掀起一股追捕纳粹战犯的风暴,很快就有十几个纳粹重要头目被抓获。

这时,纳粹残余分子都把目光和仇恨投向 娅特,她的家人包括孩子都受到威胁。有一次汽车炸弹提前十五分钟爆炸,她的孩子才免遭伤害。面对纳粹残余分子疯狂的暗杀, 娅特说:“在我作出决定前,就知道存在这样的危险,但我必须冒这个风险。有了正义,就要喊出来,就要做出来,哪怕站出来喊一声,也是一种前行的力量。如果没有人做,最终会伤害自己。”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