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醉走”也被处罚

茵张达明

Zawen xuankan - - NEWS - 【选自微信公众号“绘本学堂”】

导须非洲西南部的纳米比亚共和国,虽然总人口只有二百五十万人,但因属须亚热带半沙漠性气

88%候,加上全国 为黑人,所以绝大部分人喜欢喝酒。尤其在首都温得和克,一到周末晚上,饭店就挤满了饮酒者,不仅有男人,许多妇女也参与其中。

几个小时过后,这些从饭店走出来的人,个个东倒西歪,醉醺醺地到处乱窜,不管不顾地横穿马路,因而经常发生被机动车撞死撞伤的事故。2015 8

年 月,有一名叫萨博奇的二十八岁年轻人,就因“醉走”而横穿马路被一辆出租车撞倒当场死亡。虽然事故责任全在萨博奇,但法院仍判令出租车机司机赔偿其两万五千纳米比亚元。司机不服,上诉到上级法院,改判赔偿萨博奇五千纳米比亚元。

尽管如此,出租车司机依然坚持不予执行,官司直至打到最高法院,最终维持原判。出租车司机在付清五千纳米比亚元赔偿金后,愤愤不平地对媒体说:“确实到了该整治‘醉走’者的时候了,作为出租 车司机,我每天辛辛苦苦只能挣到一百多一点纳米比亚元,这一下赔偿那么多,是我近两个月的收入,我真是冤枉。希望警方尽快出台强有力的措施,管管那些‘醉走’的人,否则,不但我们出租车以后不敢上路做生意,就连那些公务车和私家车也对上路心有余悸了。”据首都温得和克警察

,2016局统计 年被机动车撞死撞伤的“醉走”者多达五十三人,其中男性占比达

78豫到 ,而在这些人中,三

90豫十岁以下者占到 。警方新闻发言人埃德蒙热须塞布说:“那些年轻妇女一旦失去了‘醉走’的丈夫,整个家庭就会因此陷入更加贫困的境地。萨博奇被撞死后,家里丢下二十三岁的妻子和两个年幼的孩子,之前家境虽然不太好,但他好赖还在一家私营公司工作,养活一家人基本上不成问题,如今,妻子只好带着两个孩子回了娘家,靠父母的接济勉强度日。这仅仅是个个例,还有许多像萨博奇的‘醉走’者,在失去生命后,让原本还算幸福的家庭一下遭到了灭顶之灾。鉴此,我们决 定出台新交规,开展一场轰轰烈烈的对‘醉走’者进行教育处罚的活动,以遏制交通事故上升的势头。”

2017 2 3新交规从 年月日正式实施,其中规定:不光机动车司机会被警察抽查是否酒驾,路上所有行人都可能被要求接受酒精含量检测。接受抽查时,任何人不得以任何理由加以拒绝,如有违抗行为,情节轻微者会被以批评教育,情节恶劣者,将被处以五十至一百纳米比亚元的罚款。一旦被查出属须“醉走”者,一律要被强制带到警方设置的“醒酒室”,接受二十四小时的“特别治疗”,如不服从“特别治疗”,将面临十五天的强制劳动或五百纳米比亚元的罚款,并视情况做进一步处置。

努瓦努“有幸”成为新交规实施后首个被抽查到

2 3的“醉走”者。 月 日当天晚上,他刚从酒吧出来,醉醺醺地正要迈入马路,就被执勤的警察逮了个正着,在对他进行血液酒精含量检测时,他倒是很顺从地接受了,结果被带到附近的“醒酒室”,接受批评教育后,在规定的二十

送虚的儿子,从中国和我一起来到日本,三个月时间就融入了日本的生活,在小学表现不错,我一直在暗地里为他感到骄傲。

可有一天,儿子回来的时候很沮丧,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在外面能听到里面隐隐的抽泣声。

吃晚饭的时候,儿子眼睛有些发红地走了出来。饭桌上,我问他:“是不是遇到了什么问题?说出来我们一起解决。”

“我一年级的功课没有及格。”儿子声音低沉得像他的心情。我震惊,不可能,儿子的功课自从转学后一直很出色,在整个年级都是名列前茅的。

我决定跟儿子一起去学校领通知书。见到我,他的班主任大岛老师非常高兴,她抚摸着儿子的头对我说:“林杰是个非常出色的孩子,学习很努力,也取得了很好的成绩。”这个说法和儿子跟我所说的似乎天差地别。我问大岛老师:“林杰说自己的功课没有及格是怎么回事? ”

大岛笑了笑说:“林先生,林杰没有说错。他的其它功课成绩很好,但一年级学生最重要的一项功课却没有完成。”

说着,大岛看着林杰,轻轻地唱起了一首歌。这首叫《我要在一年级交五十个朋友》的儿歌,在每个孩子转学或者入校的时候,都要学习演唱的。大岛认真唱完后说:“林先生,我想您已经明白了。我们 一年级学生最重要,也是最需要完成的功课就是学会交朋友。在学校完成结交五十个朋友的任务才算合格。”

虽然我认同这个理念,但这么顶真地作为一项功课,我感到这个要求很无聊。回去后,我一边叮嘱儿子,要在二年级时完成这个任务,一边在公司里私下对中国同事吐槽日本学校这个制度。

可是,一个来日本十五年的上司却拍拍我的肩膀说: “林刚,你错了。其实这个功课对于任何人的一生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你在儿时就学会了交朋友,拥有了结交朋友的能力,那么你的朋友会越来越多。这些儿时的朋友长大后不可能都在一个领域发展,所以,你就拥有了一个资源丰富的人脉圈。”

说到这里,上司叹了口表说:“林刚,就算虚下我刚刚说的那种长远的打算来说,你想一下,在来日本之前,你的儿子每天虚学后会做些什么?无非是写作业,看电视,或者一个人玩游戏。而现在呢,我估计每天都会有人去找他一起出去玩耍。如果你仔细观察的话就会发现,他现在比以前应该要快乐得多。这就是友情的力量,起码让他拥有一个快乐的童年。”

这就是日本人所实行的教育。在他们眼中,一年级的孩子,必须有这么一门功课———学会交朋友,而且,是最重要的一门功课。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