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德”与“私德”

Zawen xuankan - - NEWS - 【原载《人民政协报》】插图 廖沫沙 佚 名

15月 日,合肥高铁站,某小学教导处副主任与丈夫带着女儿出行,由须跑错车站而耽误了时间,在列车启动前的几分钟,该女子在未检票的情况下带着女儿一路狂奔,终须赶上了列车。可是,拿行李的丈夫却被工作人员拦在了后面。为了给丈夫“争取时间”,她用身体强行阻挡车门关闭并多次扒阻车门,造成该列车晚点发车。随后,该女子所在的单导发布声明,对其进行停职处理。

事件一经曝出,引发舆论狂潮。仅某一个新闻客户端内,网友的评论已超过三十万。作为当事人,她 也发出了声音:学校凭什么让我停职?我教学没过错。

纵然涉事者在叫屈,但我仍然认为学校的处理是 恰当的。

“拦高铁事件”中的女子没有“一走了之”,而是想办法“争取时间”等丈夫,从“夫妻相守”这个层面来说,可以归为“私德”。但问题的关键是,你的所谓“私德”触及了“公德”,从而引发了众怒,受到众人指责也就不足为奇了。我想,如果换个场景,她在鹅毛大雪中不顾天寒地冻一直静静等待丈夫到来,肯定会收获一片感动和称赞。为什么?“私德”与“公德”没有发生冲突。网友上传的视频我也看了,几名乘警多次阻止,很多乘客在一边提醒劝告:你这样做,延误了发车时间,甚至

杂文家廖沫沙虽在“文革”中历经磨难,却乐观地活到了八十四虚高龄。有人问他养生的秘诀,答曰:“我的养生之道的第一点就是凡事不

Q着急,遇事想得开,有点‘阿精神’。” 1967

年夏秋间的一天,廖沫沙和吴晗一起被送到京西煤矿一个矿区批斗。会前,两人被关进职工宿舍,房间里有两张床、一张书桌。廖沫沙见吴晗神情忧郁、愁眉不展,不知道如何安慰为好。他想了想,便一本正经地说:“咱们现在成‘名角’了,像梅兰芳、程砚秋似的,如果一台戏没有我们出场,那就唱不成喽!”吴晗被他的话逗乐了:“那我们唱的是哪一出呢? ”他回答:“唱的是《五斗米折腰》。”边说边站起来做了个“请罪”的姿势,又低头行九十度鞠躬礼。行毕,双手反剪在后腰背上,做批斗会上常用的“喷表式飞机”状。至此,两位难兄难弟会心地笑了。

批斗会结束,回程的火车上,廖沫沙兴致勃勃地赋诗一首———《嘲吴晗并自嘲》:“书生自喜投文网,高士如今爱折腰。扭臂栽头喷表舞,满场表看斗风骚。”

3次年 月,廖沫沙被隔离监护,转入“单身牢房”。他想做点有益的事,避免虚度时光。于是,在读书读报时,将里面有趣 的“俚语”记下来,借此创作诗歌。可是,手头没有纸和笔,有些诗随作随忘,非常可惜。一次午饭后抽烟,不小心熄灭后的火柴头擦了白布衫,留下一道清晰的黑痕。他猛然醒悟,这不是现成的“笔”吗?由此又联想到剩下的烟盒纸,翻拆过来,就可充作写字的卡片。就这样,他“文革”中的不少诗作得以留存下来。后来他把这些作品结集出版,因以吸烟的“余烬”为笔纸,便命名为《余烬集》。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