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裸贷”乱象

茵李 超 郭阳琛

Zawen xuankan - - NEWS - 【原载《中国青年报》】插图 “裸贷”乱象 佚 名

刚过去的寒假,对十九岁的扬州姑娘张凡(化名)来说有些不平静。上学期,她欠下一万多元的“校园贷”,为了偿还利息,多次借钱,最后被借款人拍下了裸照。

“实在是太想买新手机了”

2017

年底,张凡心里盘算着换部新手机“迎接新年”,但是她每月只有三四百元的零花钱,对须买时新手机来说是杯水车

1 7薪。她想到了“校园贷”。 月 日,在朋友介绍下,她联系上了一名从事“校园贷”的中间人,这名中间人也是一名在校大学生,这个大学生“出没”在各个大学校园活跃

QQ的 群里,负责高校的学生贷款。

当天中午,张凡如约见到中间人,一导自称“专门做贷款”的中介季某也一同前来。她随后被带到一家投资公司。这间只有五十多平方米、几张桌子和沙发的办公室,让她记忆深刻,公司给她的第一印象就是“不太正规”,“两个三十多岁的中年人一看就不是正经人。”

张凡心存顾虑,贷款人便拿出了一些借热,这些借款人都是跟她一个学校的大学生。“每张借热都有签名和红手印,有一张金额甚至达到了六万元。”张凡回忆。

一开始,张凡打算借三千元,可实际操作并没有那么简单。上门费、中介费等额外费用总计三千元,这些都要算在本金里。她算了一下,每周要偿还四百二十元利息,本金和利息都必须在一个月内偿还。

犹豫再三,张凡还是同意了。李良拿出一张借款金额为三万五千元的欠热,要求张凡“签字画押”。他解释说:“有好多学生最后没钱还,我们这么做只是为了保障公司利益,不会真要三万五千元。”在新手机的巨大诱惑,以及贷款人一个多小时的“软磨硬泡”下,张凡最终签下欠热,并拍摄了手持身份证的照片。

当场,她拿到了三千元现金。第二天,一部两千五百多元的手机如愿到手。

裸照“陷阱”

“新手机”的新鲜劲儿没过去几天,第一次偿还利息的时间到了,对张凡来说,之前借的钱以及生活费所剩无几,无奈之

1 14下,月 日,她再次来到这家投资公司,想再借一千五百元解“燃眉之急”。

这次,只有李良一人在办公室。了解情况后,他立即用微信将钱转给张凡,却要求张凡“补拍裸照”。当时,张凡被吓蒙了,呆呆地站在那里,不知所措,“脑子一片空白”。李良拿来三张照片,告诉她这些都是借钱女生拍的,并承诺不会外传。“这些照片都是全身照,三点全露,而且露脸。”

西塞罗是古罗马时期的著名政治家、法学家和哲学家,他出生于罗马一个富裕的上层家庭,父亲是很有威望的执政官。然而,优越的生活并没能阻挡西塞罗成为一个调皮捣蛋的小男孩,他特别喜欢掏鸟窝,然后把掏出来的鸟蛋煮了吃。父亲很想教育他改掉这个恶习,但一直没能想到一个有效的办法。

有一回,西塞罗掏了个麻雀窝,看到麻雀太小,就把它送回窝里了。刚好在这时,父亲从外面回来路过这里,他看到眼前的情形后,顿时有了主意。父亲来到西塞罗的身边称赞道:“真没想到,我的儿子已经拥有了先贤的美德,真是可喜可贺!”西塞罗听后一头雾水,纳闷地问:“爸爸,我只不过没有掏到鸟蛋,而这只麻雀又太小了,所以就把它虚回去了,这和先贤的美德有什

“再给你一分钟时间考虑,要么现在还钱,要么拍照片。”张凡说,对方突然像完全变了个人。这时,她发现办公室门窗已经紧锁,窗帘也不知何时被拉上。最后,在这家投资公司的卫生间里,张凡被逼拍下一张裸照。此后,张凡一共三次支付利息,总计

1 20一千二百六十元。噩梦还没结束。 月日,张凡接到李良电话,“他说我违约了,必须立刻还一万一千元,否则就要带人到我家里要三万五千元”。

害怕裸照泄露,张凡吓得整晚都没睡着。第二天,她把事件前后一五一十告诉了父母,并向辖区派出所报警。办案民警告诉她,李良目前卷入多起案件中。有六名同学在这家公司贷款,有一名同学还是未成年人。

“我现在特别后悔,再给我一次机会,一定不会为了买手机,做这样的‘蠢事’了。”张凡说。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