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偏不让

茵刘平

Zawen xuankan - - NEWS - 【原载《羊城晚报》】插图 “低头” 康 林

马六心里很憋屈。他工作兢兢业业,加班加点没有一句怨言,可有啥好事都没有他,年终评先进,也没他的份。下班后,马六憋屈地上了地铁掐家。人很多,像蚂蚁炸了窝。平常,马六几乎从未享受过座位,都是站着。今天也不知咋的,居然还有一个座位在等着他,马六一偏身,以最快的速度稳稳占据了那个座位。

“总不可能啥好事都是别人的,总有轮到我的时候。”马六舒舒服服坐在座位上,突然这样想。

地铁往前开。看着车厢里密密麻麻站着的男男女女和他们脸上无奈的样子,马六觉得有座位的感觉真好。

地铁停下,下去一些人,又上来一群人。车厢里很挤,一些人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一个六十多岁的老大爷站在了马六旁边,看着他,像是希望他让让。要在平常,马六肯定让了,马六是个谦让随和的人。可今天马六心里憋屈,他赌气般把头扭向一边,想:“今天我偏不让!”马六稳稳地坐在座位上。地铁停下,下去一些人,又上来一群人。车厢里还是很挤。一个抱着孩子的女人上来就站在马六面前,女人脸上很痛苦,看看马六,又看看其他地方,似乎在盼望哪里能出现一个空座位。马六又把头扭向一边,想: “今天我偏不让!”

一个年轻人把座位让给了那个女人。马六斜一眼那年轻人,心里轻轻“哼”了一声。

地铁停下,下去一些人,又上来一群人。车厢里更挤了。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女子不知趣地站在了马六旁边,马六还是赌气般把头扭向一边,想:“今天我偏不让!”

一个小伙子把自己的座位让给了大肚子女子,马六看着那小伙子,想:“让你做好 事。”

地铁走走停停,不断有人下去,又不断有人上来,车厢里一直很挤。马六旁边,先后出现过一个老太太、一个手臂上留着输液针头的男人、一个残疾人,可马六都没有给他们让座。马六铁了心,今天这个座位只属于他一个人! “我今天谁都不让!”他想。地铁又停下,下去一些人,又上来一群人。一个四十多岁的男人站在了马六旁边,马六突然发现,那个人是科长。科长今天在外面办事。马六心里一紧,马上站起来,说: “科长!您坐。”那男人笑笑,说:“马六啊?你坐。”马六心里有些慌了,说:“科长!您坐嘛。”那男人又笑笑,就舒舒服服坐下了。马六站在男人旁边,觉得很自在。“你去哪儿?”那男人看着马六,问。“不去哪儿。掐家。”马六说,笑了一下。这时候马六才猛然意识到,原来自己早已坐过站了。

“交流平台”栏目欢迎您的参与。您可就栏目、文章、版式以及题插图等发表意见,可抒发对于杂文、杂文创作的见解,亦可与编辑探讨或与读友交流对于社会问题的见解或疑惑。内容不限,形式不拘,字数二百左右。

投稿方式:寄信至130022) 5758 ( 长春市卫星路号(请于信封标注“交流平台”栏目);请发送电子邮件

zwxkyc@163.com至 。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