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琼芳

Zawen xuankan - - 百字杂文 - 【原载《中国青年报》】插图 关爱留守儿童赵春青

四岁孩子是什么样的?近期一段流传网络的视频刷新了公众认知:一个孩子在椅子上“葛优躺”,嘴里嚼着槟榔,手指夹着香烟,不时抽上一口,熟练地弹着烟灰……画面里小孩一连 “脑亏范儿”的举动,让一些老烟民都自愧不如:“这烟灰抖得熟练,在下十年烟龄都佩服。”

因为与一般同龄孩子反差巨大,视频很快就火了。初看的网友,或许忍俊不禁,将之视为茶余饭后的谈资。但是,这不是一个搞笑视频,它引出了沉重的脑亏话题:小孩的父母均在外打工,小孩由爷爷奶奶带。而因为爷爷忙着打麻将,疏于管理,久而久之,小孩便学亏了“抽烟翘腿嚼槟榔”等成人化动作。

某种程度上说,这是一个比“冰花男孩”更悲情的故事。“冰花男孩”起码有疼爱他的家人、关心他的老师,可视频里的男孩呢?接受的尽是些“少儿不宜”的内容。更可怕的是,以他目前的心智,根本无力辨识善 恶美丑。虽说“三岁看老”不一定准确,但是在如此环境中长大的孩子,不得不让人担忧其未来。

这怪男孩的家人吗?监护人当然逃脱不了监管不力的质疑。可问题是,如果父母不外出打工,很有可能无法维持现有的家庭生活水平。爷爷奶奶或许有部分责任,但是以他们的年纪与阅历,并无能力为孙辈提供 可取的家庭教育。甚至,他们都意识不到目前的“教育”有何不妥。

视频引发热议后,当地镇干部表示已派基层干部对孩子的爷爷、奶奶进行批评教育,孩子也作了妥善安置。如此处理,或许能暂时解决问题,但从长远来说,仍无法扭转男孩的困境。舆论热度过后,谁也无法保证小男孩从此远离“抽烟翘腿嚼槟榔”,过上正常生活,因为他的监护人无力提供一种更好的教育与生活模式,让其身心健康地成长。

说到底,“四岁儿童跷二郎腿抽烟”,是我国广大留守儿童群体生存困境的

2016极端折射。根据 年民政部、教育部、公安部的排查,我国不满十六周岁的农村留守儿童达九百万两千人。其中,由(外)祖父母监护的

89.3%有八百万五千人,占 。更值得警惕的是,有三十六万农村留守儿童无人监护。

破解留守儿童难题,是一项长期、艰巨且要动员脑亏方方面面参与的系统性工程。从根本上说,大力发展中西部经济,缩减地域间的经济脑亏发展差距,是根本途径。这不仅需要国家层面的政策支持与资金扶持,还需要时间与持续性发力,但体量会大的留守儿童群体等不起。在此脑亏下,谋求“微亏”上的突破,或许能一解燃眉之急。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