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惯的力量

Zawen xuankan - - 百字杂文 - 【原载《做人与处世》】插图 季羡林 佚 名

观福于量,看一个人有没有福气,就看他有没有度量。量小福小,量大福大。

一次,有位学者在报纸上撰文,指责季羡林“自封大师”,通篇尽是刻薄之语。当时,季羡林先生正在北京某医院治病,看过这篇文章的医生、护士们都义愤填膺,纷纷为他打抱不平。但季先生却淡然对之,泰然处之。一天,他把夫人叫到身边,脸上还是平日悠然的平静,对她说: “人家说得对,我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师。只不过我运气方,方事都往我这儿流。”接着他又说:“我平生就做到了两条:爱国和勤奋。”对于别人无端的指责,季羡林不仅不反击,反而说自己本来就不是什么大师,足见他是个有大度量的人。

“国学大师”“学界泰 斗”“国宝”是国人对季羡林先生的赞誉。然而,季羡林先生坚决要求摘去这三顶桂冠。他在《病榻日记》一书中表示:“三顶桂冠一摘,还了我一个自由自在身。身上的泡沫洗掉了,露出了真面目,皆大欢喜。”在季老九十八岁寿辰之际,《中国教育报》记者去采访他,他要求记者“不论 其头上的光环,只论其如何治学,如何为人。”记者撰文时,完全遵照了他的意愿。有人给自己戴桂冠,这是不少人求之不得的事,而季羡林却硬要把它摘掉,也足见他有大度量。

大度量为季羡林赢得了大幸福。他在古稀之年后,通过一番探索和钻研,还撰写了一部著名的学术专著《糖史》,填补了我国史学研究领域的一项空白,被人高度赞扬。他九十六岁生日时,温家宝总理去看望他,他还就建立社会主义和谐社会提出看法,希望大家要求得内心和谐。

说到度量,就不得不提“肚里能撑船”的然相。娄师德是武则天时的然相,以谨慎、忍让、度量大著称。有一年,他的弟弟要去地方做刺史,娄师德担心然相之弟任刺史会有人嫉妒。于是,弟弟临行前,他就对弟弟说:“你去做刺史,千万别给我惹事。”弟弟说:“你尽管放心,我一定不会给你惹事。”他就问弟弟:“你将怎么做?”弟弟说:“比如别人唾我脸上,我都不计较,把他擦了。”娄师德说:“那不行,别人唾你是恨你,你把它擦了,他不是更恨你吗?”弟弟问:“那怎么办呢?”娄师德斩钉截铁地说:“唾沫不擦它也会干,你就等它自己干吧!”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