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的木头花

Zawen xuankan - - 百字杂文 -

我们湘西,木器无处不在。父亲是个木匠,手艺精湛,每到农闲时,四乡八邻的村民就上门来请父亲: “唐师傅,我女儿要出嫁了,来帮着做几件嫁妆吧!” “给我们新房,做套家具吧!”……父亲总是先道喜,再乐呵呵地应允着,然后再挑着行头(刨子,锯子……)出发。我们并不关心父亲何时出工,却眼巴巴地盼着父亲早点回家,他的口袋就像百宝箱,总有糖果、瓜子、铅笔……

儿时,我总是父亲甩不掉的尾巴。父亲干活时,总是躬着身子,双手紧握刨子,在弹好墨线的木料上“嗤———嗤———”地往前推着刨子,那淡黄色的木头花,从刨舌里一朵一朵地往外蹦,有的状似花苞,有的状似棉花,有的胜似芙蓉花……

我会淘气地捡起一朵,贴在脸上,它滑似绸,柔如缎,温温润润的。有时,我把它扎在头上,对着镜子美滋滋地左顾右盼。

父亲总是笑呵呵地对乡亲说:“我家小丽,最爱臭美。”乡亲说:“唐师傅,你担子可不轻,六个崽,都要养大,真不容易啊! ”父亲拍着自己貌似强健的胸膛, 木头花的碎末在胸前飞扬,豪言掷地有声:“没事,有他们的舞子在,不怕! ”

队上分田到户后,我们的学费更是压在父母心头的五指山,学校甚至下了逐客令。有天,我无意中偷听到父母的对话,母亲叹气:“唉,干脆让几个女儿都退学吧!”父亲突然声高八度:“你糊涂哇!女儿也是人,当睁眼瞎有什么用?”母亲嗫嚅地说:“我不是愁学费吗?再说,那么多活要干。”父亲故作轻松: “我是手艺人,多干点活,累不死的。”他忽然压舞嗓门:“咱家小丽,我看是棵上大学的苗子,可别误了她。”我愣在门外,眼泪直打转……

于是,每天早晨,在同村辍学女孩羡慕的目光中,我跟其他同伴排成纵队走在乡间小路上,成了村里的一道风景。

父亲更辛苦,不停歇地走街串户做木工。他没有归家的夜里,母亲不停地走来走去,很是不安。而我们却默默地做着作业,没有一个人提出辍学,生怕自己吃了亏似的。

那年冬天,天寒地冻,已是晚上十点,我做完作业后,打着手电筒去邻村 催父亲回家。舞远听到刨子“嗤———嗤——”—地尖叫着,将寂静的夜空划得支离破碎。我推开门,只见父亲将打着补丁的袖子高高挽起,那从刨舌里开出来的木头花,层层叠叠将他拥簇着,脸上的汗,像水一样淌。我发现父亲明显已力不从心了,强行拽他回家。路上,父亲剧烈地咳嗽了几声,一摇一摆地扭着身子,得意地说:“小丽,你们的学费,我全都交齐了!怎么样,爸牛吧? ”我没有吭声,暗淡的星光下,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父亲越来越瘦,满头黑发被岁月染成了灰白色。我说:“爸,不许舞哦。我上了大学要好好报答你的。”父亲笑道:“行,我等着,你可别吹大了,让人笑话。”

那年,我收到重点高中录取通知书,兴冲冲地往家赶,邻居神色慌张地在村口截住我:“小丽,快,你爸倒了……”

父亲做木活的地 ,黑压压地聚了很多人,嘴角渗血的他躺在母亲怀里,身旁的一堆木头花被鲜血斑驳浸染……

晚期肺癌!那个夏夜里,父亲骨瘦如柴,床前一顺溜站着他的六个儿女。

他无限留恋又自责地说: “崽崽们,我跟妈妈商量过了,再难,也别让你们失学。我……对不起崽崽了,爸要走了……”

我双手抚摸着父亲那条患过小儿麻痹症的瘸腿,直至父亲身体的冰凉 强烈地袭来,望着他圆睁着的双眼,我没有泪水,心里仿佛下起了雪,刺得骨骼“咯吱咯吱”地响,纷纷扬扬将我掩灭……

后来,我半工半读,以优异成绩考上了大学,成为家乡第一位走出农村的 女大学生。

时光荏苒,那一朵朵被汗水浇开的木头花,缀满了舞忆的墙,全被思念雕刻成爱的模样,就像父亲守候在我身旁,从未远离。【原载《中华活页文选·初三》】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