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柳州杀女的父亲画像

茵毛翊君

Zawen xuankan - - 百字杂文 -

6 8月日,广西柳州市里高镇东街后山,警察封锁了出入口,两个刻袋被吊在木棍上,由两个戴草帽的男子扛下山。

之前的四五天,韦越是跟镇上村民一起在寻找自己两个女儿的父亲。而这天早上,韦越以嫌疑人的身份指认了自己的作案现场,带警察找到了藏着孩子尸体的山洞。两个被杀害的女儿,一个四岁,一个六岁。在之后的供述尽,韦越承认自己和两个女儿上到“独山寨”山顶的废弃石房子处,用两手同时掐住两个女儿的颈部,致二人窒息死亡。

丢了孩子不着急

听说两个侄女失踪时,身为姑妈的韦音晚上又打电话询问情况,得知还没有找到孩子,很着急。

韦音听说:当天正午,堂弟去小卖部给孩子买了零食之后,带着两个女孩爬上后山玩。“太阳那么大,怎么在这么热的时候想到带孩子爬山?”韦音不能理解。韦越说,是孩子闹着要去,下山的时候小孩闹着要玩滑滑梯,跟自己分头下了山。之后发现孩子一直没有回来。

3柳江分局的警方上山搜寻到凌晨

8

点,又在第二天早上点接着搜寻,依然没有结果。在孩子失踪后的四天里,韦越和肖珍夫妇每天也都在镇上四处寻找。村民渐渐觉得奇怪,两夫妻并不着急,韦越经常低头看手机,肖珍有说有笑。

6 5 7月 日,里高镇派出所带走了韦越。日,警方到韦越家中告知他的家属,目前最大的疑点已经集中在韦越身上,但韦越始终只有一句话:你们认为是我做的就是我做的。

据韦音说,韦越在家跟家人都少有交流,相对沟通多一点的是韦音的父亲和妹 妹。韦音的父亲是韦越的大伯,在韦越十岁丧父、母亲改嫁之后,一直抚养韦越长大。韦音记得,父亲和妹妹回到家时,已经

2 6 8

是凌晨 点。 月 日一早,韦越向警方指认了自己带孩子买零食的小卖部,以及藏尸的位置。几天后警方通报称,嫌疑人共欠下十八万元债务,担心自己被控贷款诈骗罪后女儿无人照顾而作案。

家庭生变

韦音六岁那年,韦越出生。在她印象里,韦越袱格开朗,不会参与打架。韦越父母早年都在镇上的焊接厂做活,收入不错。

韦越八岁时,村民陆续听说韦越的父亲沾上毒品。那段时间,韦越父亲经常跟妻子吵架,甚至在大街上拳打脚踢。半年后,韦越父亲过世。村民称,他在镇上的一个山洞里,因注射过量的毒品而死。韦越的母亲出去打工,再也没有回来。很久之后,他们才得知,韦越的母亲是回了老家广西来宾市武宣县,早已改嫁,有了两个小孩。

初中毕业之后,韦越去广东打工,每

2011

年只有过年回家几天。 年,韦越带回了网聊认识的女孩肖珍,在老家的屋里同居。不久,韦越独自回到广东打工,肖珍在里高镇生下了第一个孩子韦诗珊。此后,韦越很久没有回过老家,只是偶尔寄些钱回来。邻居发现,肖珍喜欢出去打麻将,不太顾得上小孩。

韦诗珊长到一岁多,肖珍才带着她去

2014

广东找韦越。 年,第二个女儿韦慧珊出生,韦越夫妻把两个小孩托付给韦音的父母,说要专心赚钱。

今年回家,韦音察觉韦越更加沉默,根本不打招呼。“连最基本的礼貌都没有了。”出事之前,肖珍得了重感冒,韦越给

Newspapers in Chinese (Simplified)

Newspapers from China

© PressReader. All rights reserved.